《新写的旧歌》对人性和真情的触发

2018-05-25 09:44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5-25 09:44:54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爱地人

  上周,李宗盛发行了最新单曲《新写的旧歌》。

《新写的旧歌》对人性和真情的触发

  这是一首很李宗盛的作品,因为无论是行文走向,还是那种半念半白的演唱,都有着李宗盛才有的鲜明烙印。它不同于一般的流行歌曲,可以因为不同的编曲和演唱处理,衍生出各有千秋的不同版本。不信你可以试,如果你唱《新写的旧歌》时,李宗盛本人不来你的歌曲里“捣乱”,才怪。

  《新写的旧歌》,从创作体系来讲,也确实可以称得上一首“旧歌”。因为从创作的结构和风格来讲,这首歌曲与2010年的《给自己的歌》,明显有着血缘关系。当然,也同样包括2013年那首知名度更高的《山丘》。或者也可以说,无论是《山丘》还是《新写的旧歌》,它们都是现阶段的李宗盛,不同版本的《给自己的歌》。

  当然,《新写的旧歌》其主题并不是“给自己的歌”,而是李宗盛写给父亲的歌。以近似于书信体的创作,用想象来虚拟一段从没发生过的父子对话,李宗盛也因此用创作的方式,达成了父子关系的一种和解。这或者也是艺术家的一种特权,当平凡人只能说错过就无法弥补时,如李宗盛这样的音乐人,也确实能够通过创作的纠正,让自己的人生遗憾,多少没有那么遗憾。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新写的旧歌》里,完成与父亲和解的李宗盛,最终还是写了一首“给自己的歌”。

  其实,如果一定要追本溯源的话,《新写的旧歌》这首新作的源头,远非《给自己的歌》,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寂寞难耐》与《和自己赛跑的人》这两首歌曲。

  即使不是华语乐坛第一首独白体歌曲,《寂寞难耐》至少也是早期最成功的一首。在这首歌曲里,李宗盛“发明”了一种既不同于传统歌曲,那种以旋律带动文字的标准结构,也不同于说唱歌曲以说带唱的新创作方式。

  这种创作,在三十多年前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觉得听起来很怪,但习惯了以后,才发现这样的念白,不仅有着更强的倾诉感,而且特别有亲和力。从音乐的历史发展来讲,李宗盛这张破坏常规歌曲结构的写法,其实就是寻找新的音乐可能性。不管当时的他是不是自觉与自发的寻找,反正从结果来讲,都让他因此独树一帜。

  另一首歌曲《和自己赛跑的人》,从题材来说,就是标准的励志歌曲。只不过李宗盛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把这首歌曲写得太世俗、太口语,太接地气了,于是反而有种特别锥心的力道。像“人有时候需要一点点刺激,最常见的就是你的女友离你而去”,简直就是生活中未经加工的对话,但质朴的语言加朴素的道理,却因此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实际上,从《寂寞难耐》到《和自己赛跑的人》,再从《给自己的歌》到《山丘》,以及这次推出的《新写的旧歌》,李宗盛虽然是以著名音乐人、情歌圣手等标签闻名,但实际上在他整个音乐事业生涯中,却始终有另一条主线平行存在。

  这条平行主线,就是他还能够跳脱音乐人的身份,不断写“给自己的歌”。比如从《和自己赛跑的人》到《新写的旧歌》,明显就是一个人生命历程的两端。前者是热血青春、迎风向前,后者是岁月当歌、淡定从容。

  这其实才是一个音乐人,真正最让人羡慕的地方。除了“教父”这样的虚名之外,李宗盛始终让音乐记录自己的成长,见证了他由子到父的过程,同步了他与青春、与爱情、与父亲和解的经历。如果说人文的解读太空泛,那么用人性歌曲来形容李宗盛这一条线的创作,倒也是更贴切。

  五年前的《山丘》,让李宗盛迎来人生的又一次辉煌,一首半百老人的回顾人生型作品,竟然跳出了它原本的中老年受众群,成了一首全民K歌式的单曲,这既是一种“怪现象”,其实也自有它的道理。

  这几年的音乐技术是越来越强,无论是音乐人使用的硬件和软件设备,还是各种选秀节目里的歌手唱功表现,都让音乐在技术层面,呈现出犹如科技般的高速发展态势。很多音乐人挂在嘴边的玩音乐,也真的变成了现实,因为现在的音乐人,已经越来越喜欢用各种元素的组合,大玩音乐的融合游戏,让制作音乐的过程,变得就像用方程式解题那样烧脑、惊险和刺激。但音乐除了要有技术作为保障,更重要的还是一种灵魂的交流和升华。真实、灵性、人文,就是音乐在技术之上的一种必要存在,也是真正形成个人风格和音乐差异性的基础。

  李宗盛在五年前所推出的《山丘》,后来也成为情怀歌曲的代表作,就是因为这首歌曲的创作过程,并不仅仅只是和弦公式的运用,以及文字押韵的卖弄。虽然,这首歌也有文字上的讲究和匠心,甚至亦有推敲的痕迹,但《山丘》对歌迷最大的触动,就是可以听到李宗盛在音乐里的率真与坦荡。

  这一次的《新写的旧歌》,从旋律动听性上来讲不如《山丘》,也不如《给自己的歌》,但还是有很多人可以感动,甚至泪如雨下,就是因为这首歌曲里的李宗盛,对人性和真情的一种触发。

  这也让人想起这几年经常被讨论的话题,即人工智能作曲。从技术上来讲,用人工智能来实现创作,已经没有什么难度。在大数据的基础上,经过复杂的运算和组合,人工智能可以在理论上完成任何风格的创作。

  但人工智能显然写不出像《新写的旧歌》这样的歌曲,也唱不出李宗盛这样的半念半白,更不会在歌曲里完成与自己父亲的和解。音乐是由各种元素组成的,音乐除了像神曲那样好听、像抖音那样好玩之外,也需要带来一些积淀与沉思、自省与感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李宗盛在《新写的旧歌》里没有写到的,但却又是可以让人通过这首作品,让人联想到的。

  在人工与智能之间,听众一定会选择人工,选择李宗盛。(爱地人)

  注:原标题为《在“新写的旧歌”里 父子终于达成和解》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