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昼颜》为何遭遇口碑滑铁卢

2018-05-25 10:4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5-25 10:41:46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淹 然

  《昼颜》悄然登陆内地院线,这部电影在豆瓣上获得了6.4分,日本雅虎映画上的成绩是3.41分(满分5分)。与获得巨大声名的同名日剧相比,作为续集的电影版在口碑上并没什么值得夸耀之处。

电影《昼颜》为何遭遇口碑滑铁卢

  电影《昼颜》是同名电视剧的续集,由西谷弘执导,上户彩主演,斋藤工、伊藤步、平山浩行等共演,讲述了恢复独身的纱和偶然与北野重逢后,再次陷入感情漩涡的故事,于2017年6月10日在日本上映,2018年5月18日在中国公映。

  1

  2014年,日剧《昼颜》不但在本土收割大片好评,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也引发了不小的热议。这部剧独辟蹊径地将“婚外情”与“女性觉醒”结合起来,并力图从一个更客观的角度去描述出轨者这个群体,这些都让《昼颜》显得与众不同。

  时隔三年,《昼颜》在2017年推出了电影版,续写主人公纱和与北野的婚外情故事。同年6月,仅仅距离日本首映过去9天,《昼颜》电影版便登陆上海国际电影节,还制造了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主演上户彩与斋藤工也双双亮相上海。

  然而,《昼颜》的电影版被普遍认为是一部“狗尾续貂”之作。人们失望于它并未在婚姻制度与女性独立的主题讨论上做出更具深意的探掘,反而拍得更像是一部纯爱电影。不过,《昼颜》电影版依然占得了当年日本本土票房第13的位置,这样的成绩不能算坏,但《昼颜》这个IP到了电影版这一步,已经显露出走不下去的疲态。

  这似乎是一件既让人兴奋又叫人沮丧的事情——兴奋的是制作者与出品方,沮丧的是剧迷与观众。《昼颜》电影版遭遇的口碑滑铁卢,是不是意味着日本也存在着过度消费IP的迷狂?或者,这对我们的电影市场是否存在某种预警?

  在中国电影市场的语境中,IP是一个在狂热的资本游戏中被镀了金的超级词汇。随着“限韩令”的启动,一大批日本IP开始涌入中国市场,《深夜食堂》《求婚大作战》《东京女子图鉴》都有了各自的中国版“分身”。但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这些在中国落地的日本IP,相当大一部分并没能很好地完成本土化改造,最终招致广泛的差评。

  实际上,IP在中国越来越发酵成一个巨大而脆弱的“神话”。看看那些更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一个影视作品的文本来源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原创类、定制类、改编类——我们通常在说的IP指的是第三种,而IP独大的生态一定反映了某种失衡与扭曲。

  2

  在日本,小说改编、漫画改编以及电视剧衍生的剧场版,是IP文本开发链条上最重要的三环(暂且不论手办、游戏等IP衍生品开发)。同时,日本是一个出版业相当发达的国度,整个社会流动着浓郁的全民阅读氛围。偶像女团乃木坂46甚至会推出一系列文学特辑,诵读坂口安吾、中原中也、中岛敦这些大文豪的作品选段。

  2015年,漫才艺人出身的又吉直树凭借小说《火花》拿下当年的芥川龙之介奖。在宣布最终得奖人之前,一大堆记者分头蹲守在每个候选人跟前,这样的郑重其事大概很难在其他国家见到,而这些获奖小说也自然成了影视公司发现“好故事”的一条重要捷径。

  长久以来,松本清张与山崎丰子大概是最受影视改编青睐的两位作家。松本清张的一部《雾之旗》,前后就推出过好几个改编版,女主饰演者从倍赏千惠子、山口百惠到堀北真希,年代横跨昭和与平成两个时代。而山崎丰子最有名的《白色巨塔》,传奇演员田宫二郎在剧版与电影版两度饰演财前医生,富士电视台台庆50周年同样选中了《白色巨塔》来翻拍,至今是不朽的日剧经典。松本清张与山崎丰子的作品永远在拿人心的凋敝、时代的黑暗开刀,这样沉郁哀痛的故事居然一直受到欢迎,大概也是日本独有的风景——沉痛与轻盈,都为其所爱。

  就像全世界正在弥漫的“青少年文化”潮流,日本轻小说的崛起也顺应着这股潮水的方向。轻小说的概念至今缺乏一个明确的界定,大体上是一种面向ACG(ACG为英文Animation Comic Game的缩写,是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爱好者、阅读起来很轻松并伴有插图的类型小说。这些小说往往有一个悬空架构,相比真人改编,轻小说的调性更适合动画,《凉宫春日》系列、《空之境界》《狼与辛香料》……待这些改编动画赚取高人气后,自然也会带动一波原作的销量上涨。

  3

  与此同时,这十年也是漫改IP近乎井喷的一个阶段。如果粗暴地做一个比较,漫画相对轻小说还是更为主流,而日本始终存在着一个亚文化不断“吞并”主流文化的趋向,也就难怪《银魂》这样充满戏仿与吐槽等亚文化属性的漫改真人电影可以有如此强劲的势头,一举拿下了去年本土电影票房季军的成绩。

  当然,漫改并不是从这十年才起步的,早在1987年,《比波普高校》拉开了漫改的序幕。而在这十年,诞生了真人版的《浪客剑心》《钢之炼金术师》《进击的巨人》,也有越来越多的少女漫画迈向了大银幕。

  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山崎贤人、菅田将晖这些“小鲜肉”往往是漫改的主角首选,这似乎与在中国流行的“IP+小鲜肉”的商业公式不谋而合。是的,这并非巧合。这是因为人气漫画主角的年龄设定往往与受众相仿,而这也决定了无论从商业考量还是原著契合度,人气“小鲜肉”一定是最佳首选。同样的,在中国被追捧的IP中,青春恋爱文学(也包括结合了奇幻元素的)占了相当大的比例,由青春偶像担纲主角不过是一个“正确”的商业逻辑下的选择。

  不过,这两者之间仍有差别,关隘就在于日本“小鲜肉”往往对“演技”怀着莫大的虔敬与追求,而中国不少的“小鲜肉”就在这点上差了一口气。在纯爱电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中出演绝症少女的滨边美波,要到今年8月才满18岁,而她一转身就能在漫改连续剧《狂赌之渊》中,很好地诠释出一个邪魅的“狂赌魔女”——这不是因为滨边美波有着无人可及的表演天赋,而是她一直在努力。

  4

  相比小说与漫画改编,电视剧衍生出的剧场版大概是中国观众相对陌生的一类IP开发。在日本,即便当年引起巨大反响的《昼颜》,最终话收视率也不过16%,但有一类电视剧的日常收视率,轻轻松松就有16%以上,那就是以《相棒》为代表的国民级电视剧。2000年开播的《相棒》目前已更新至第十六季,剔除外传系列,去年推出了第四部电影版。

  很难说清《相棒》能获得如此长久成功的根本原因,一切能说出的理由似乎都像是一种事后追认。而另一部在1997年1月问世的《跳跃大搜查线》也有着与《相棒》类似的国民好感度,总共推出过7部电影版,2003年的第二部电影版更是创下了史无前例的173.5亿日元的票房奇迹,至今仍是日本真人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保持者。

  但通常来说,电影版的口碑似乎永远赶不上电视剧版,而电影版最大的受众引力大概还是角色。《相棒》中的杉下右京与《跳跃大搜查线》中的青岛俊作,都是与官僚体制格格不入的“边缘人”,这样的人设本身就充满魅力,更何况他们对观众而言又是何等亲切。

  类似的例子还有《名侦探柯南》。从漫画到动画再到动画电影,走上大银幕后的《名侦探柯南》,推理分量越来越轻,而动作片元素越来越抢眼。从制作者角度出发,当然是希望充分利用大银幕的优势,尽可能制造视觉奇观来满足观众。但观众真正想看的是什么?是像詹姆斯·邦德一样上天入地的超级特工柯南吗?推理崩坏的《柯南》还有什么看头,真正留住观众的是人物,只要那个外表看起来是小学三年级却拥有一流推理头脑的江户川柯南永不退场就足够了。

  所以再回过头看《昼颜》,从电视剧版到电影版,这当然是一次精密的商业计算,但吊诡的是,《昼颜》电影版却陷入了某种“自我审查”,它丢掉了再度向婚姻制度发出微弱的质疑声的勇气,这么一来,它也就丢掉了被电视剧版培育起的支持者们。《昼颜》电影版正是对《昼颜》这个IP的最大背叛。

  老一代日本大制片厂出身的电影人,对眼下日本影视界原创类作品匮乏的境况,始终抱有一种“不合时宜”的抱怨与微词。但IP统领天下的格局势如破竹,太平洋彼岸的好莱坞,用一个超级漫威电影宇宙,筑造起一个无人能犯的IP超级堡垒。

  还是回到那个根本的问题上,到底什么才是IP?如果一个IP能贡献出一个好故事,一个让人难忘的角色——那么,IP与原创并没有真正的分歧与冲突,因为它们的终极目标是相同的。但要是IP不过是皇帝身着的那件“新衣”,那么这个不堪一击的“神话”迟早会被戳破。(淹 然)

  注:原标题为《“昼颜”或者“深夜食堂”:大IP崩坏路线图》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