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形式需要创新

2018-05-25 13:34 来源:江西日报 
2018-05-25 13:34:43来源:江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刘洪彪

  我确实想在形式构成上面有所发现和创新,有别于他人和古人,创作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的样式。

  古代书法,以实用为主。写书信文稿、写奏折碑文等,实用是第一功能,其次才会有审美这个“附加值”。古代的许多作品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书写方式、规格。写诗是一个格式,写信是一个格式,写奏折是一个格式,写碑文是一个格式,那是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如果不符合这个格式,就会被人嘲笑。

  在当代,用毛笔写字实用价值不大,主要是审美价值,书法已成为一个纯粹的艺术品类。所以我们每个人拿毛笔写字时就是创作作品。它最终是要被挂在墙上、挂在展厅里供人欣赏、收藏的。和古代书法相比,现代书法的性质变了,功能也变了,所以现代书家必须讲究形式,改变单一的古旧的形式(并不是说旧形式不好,而是它单一)。如果展厅里几百幅作品都一个模式,那会很乏味。更何况当代书法比赛、展览竞争激烈,如果作品样式都一样,很难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坦率地说,古旧形式的书法作品在一定条件下是没有竞争力的。于是,当代书家才想方设法把古人的那些不经意间的东西放大,并充分运用,进行合理的整合。所以仿古、做旧、拼贴、划线、打格等各种手段都出现了,丰富了当代书法作品的形式。

  但是,不管你怎么落款,怎么变色,怎么留空,都要合情合理,这是原则。不要不入情理,搞形式主义。举一个例子,我经常在大幅草书作品中用朱液落小款,在作品的某一个部位,把整个作品的正文、款文用朱液楷书写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曾经想过,历史上,草书没有盛世。秦代是篆书,汉代是隶书,“二王”时代是行草,唐代是楷书,什么时候是草书盛世呢?至今还没有。虽然唐代有张旭、怀素,宋代有黄庭坚,后来还有文徵明、祝枝山、徐渭、王铎等,但他们只是所属时代很突出的书家而已,草书大面积地占据整个时代的高标现象没有出现过。为什么?

  最重要的原因,草书是一个副体,而古代书法又是以实用为主,草书这个副体不易辨识,一般人认不得,它就担当不起这种全面交流沟通的任务。草书是高端文人间的一种书法交流,他们用来竞技,用来显示自己的书写能力。草书的“专有符号”,以及不同书家书写状态又不同,使得草书不被一般人所识,普通老百姓更接受不了。怎么办?难道我们就永远甘于曲高和寡?草书必须让更多的人接受,这正是我的创新动机,于是想到用楷书落款,为草书作品写楷书释文。

  中国人书法审美有一个习惯,要认字,看你写什么内容,所以我们就要想办法引导人们欣赏。当欣赏者面对一幅好草书作品,却有字认不出怎么办?这时,作品里作注的小楷字可以让他对照着草书看。这样,他就获得了双重审美感受。欣赏者在不断地对照中积累了识草的经验,这就起到了普及草书的作用。这是第一个好处。

  好处之二是什么?现在的展厅作品尺幅往往巨大,但是印章不可能太大,太大的印章,印泥盒也没这么大,携带也不方便。还有,中国书法传统的黑、白、红三色,也不能比例失调。八尺丈二的作品,如果盖这么小的印,红色少了,不协调,所以用朱液行款这种方式来协调书法的黑、白、红三色。不管是方块的、长条的、横条的,有这么一块红色的面积,相当于钤上一个大印章,这样黑、白、红就和谐统一了。

  第三个好处在于平衡局面。八尺丈二的大作品在桌子上不好写,有的人习惯写完一两个字让人家抻纸,这样写大草把握不了全局。所以我写大幅大字都在地上。提着大笔踩在大纸上弯身书写,就很难把这张字排布得非常和谐、合适。挂在墙上看整体,就会发现哪个地方空了,哪个地方歪了,不和谐。怎么办?就用朱液楷款来弥补、填充、平衡。

  我还会在作品的不同位置——左、右、上、下、中落款,这样形式变化无穷无尽,这是第四个好处。这一种方式,可以衍生出许多形式。而这个形式入情入理,能自圆其说,有动机,也有效果,因而能被人接受。

  第五个好处是能让观众欣赏到草书之外的另一种书体,也让作者在一件作品中表现多种书体的书写才能。

  一种形式的发现,获得了多个好处,这为我们书法作品的形式构成提供了多种可能。我将这种方式归纳为草字楷款,大字小款,黑字红款,纵字横款。试想,有了这样的举一反三,书法创作形式还怕单调吗?(刘洪彪)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