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电影:明机巧而不用

2018-05-25 16:39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5-25 16:39:23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刘莎莎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属于是枝裕和。戛纳当地时间5月19日,是枝裕和导演的《小偷家族》摘得金棕榈最佳影片大奖。这已是是枝裕和的第5次戛纳之旅。他凭借《距离》《无人知晓》《如父如子》《海街日记》《小偷家族》先后5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15年的《如父如子》还曾获得评审团大奖。是枝裕和是20世纪90年代日本独立电影涌现出来的优秀代表,中国影迷对是枝裕和并不陌生。他的作品题材多具社会关怀,充满人文主义色彩。从纪录片起家的是枝裕和是怎样一步一步走来并在戛纳“封神”的?

是枝裕和电影:明机巧而不用

《小偷家族》

  A

  比起小津,与侯孝贤距离更近

  毋庸置疑,如今是枝裕和是在中国人气最高的日本电影人之一。中国影迷也熟悉岩井俊二的青春片,北野武的暴力与柔情,还有一夜爆红的新海诚,不过是枝裕和的安静和从容是特别的,近年来几乎一年一部的稳定产量也使他的人气居高不下。比姜文大一岁的他早年就读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文艺科,毕业后,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专注拍摄电视专题纪录片。

  其中最著名的一部,也是对是枝裕和本人创作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就是《当电影映照时代:侯孝贤和杨德昌》。这部拍摄于1993年的关于台湾电影新浪潮运动最有代表性的两名电影人的电视纪录片,让是枝裕和得以与自己的偶像侯孝贤近距离接触,侯孝贤也成为他今后电影创作重要的领路人。

  是枝裕和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上世纪80年代,我大学毕业时,正好是侯孝贤的《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悲情城市》、杨德昌的《恐怖分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出现的时候,他们的电影出类拔萃,我感到他们作为亚洲导演,竟然能创作出如此优秀的作品。而当时在日本的同时代,并没有真正让我感到震撼的导演。当时受侯孝贤杨德昌的影响很大。”

  有中国观众曾将是枝裕和比对小津安二郎,对此,是枝裕和说:“对外国观众来说,有这样的认识大概也没办法,但我在拍电影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小津。而同时代的侯孝贤的电影反而离我更近。”1995年,是枝裕和拍摄了剧情长片《幻之光》。拍摄完成,是枝裕和在第一时间就将这部影片放给了自己仰慕的侯孝贤。侯孝贤看过之后建议他将影片投往威尼斯电影节,结果收到了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机会。是枝裕和作为新一代日本电影导演,首部长片就已经在国际电影节上崭露头角,也铺平了他之后的道路。

  B

  纪录片起家,细节堆积起来的大师

  在拍电影之前,是枝裕和一直是电视纪录片导演。纪录片的特点是:戏剧冲突不明显、生活细节特别多。这两个特点在是枝裕和拍电影后几乎是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时至今日,是枝裕和仍觉得自己是一名“电视人”多过“电影人”,电视的印记已经深刻在DNA中,作为电影人就不那么纯粹了。“我所运用的电影语言,显然跟那些以电影为母语的正统创作人不同,而是有着电视腔的自成一派。”他在《我在拍电影时思考的事》一书中写道。

  在首部剧情长片《幻之光》之后,是枝裕和致力于探索属于自己的风格。接下来的两部长片作品《下一站,天国》(1998)、《距离》(2001)都是偏实验色彩的电影。在这两部作品中,是枝裕和充分发挥了自己纪录片导演出身的特色,选择了视听风格上更加粗粝的手持镜头。“摄像机摆放在哪里,是在现场看了演员的表演之后才能决定的,而并不是在进入现场之前就决定好的。”侯孝贤点评《幻之光》的金句让是枝裕和记忆深刻。

  《步履不停》被很多人誉为是枝裕和最优秀的电影之一。这部怀念母亲的电影被认为是“典型是枝风格的形成”。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只慢悠悠的,用生活的细节和人物的日常交谈来讲述平淡的生活。不像戏,而像纪录片一样,只有生活的点滴。导演从此以后找准了自己的节奏,认准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他的电影都获得了一种散文样的神韵,不见层层相叠的矛盾,也没有环环相扣的情节。靠一个个生活细节与你产生共振、共情。

  他的作品从不预设主题,他说,“主题是在堆叠细节中产生的”;他也不试图去批判,或者发人深省,这些都不是目的。再悲惨和戏剧性的故事,如《无人知晓》《如父如子》,他关注也是普通日常。这般“定力”,本身已包含着诸多启发性。曾有观众向是枝裕和提问:“您认为什么样的电影才是好电影?”是枝裕和想了一下,说:“我认为好电影,就是会让人看完之后,长久不能忘怀的,会真切地对你的人生造成一点点改变的电影。”

  C

  明机巧而不用,对非公式化电影有执念

  《步履不停》之后的2009年到2016年,是枝裕和走上了创作生涯中产量最高的一个时期,7年之中5部长片外加一部600分钟时长的日剧。快马加鞭之中还保持着稳定质量的是枝裕和慢慢甩开了同辈的日本电影人,逐渐成为了日本电影的符号性人物。在这7时间里,是枝裕和在每部作品中都倾注了其不同的表达,《奇迹》中对孩子成长过程中内心的悸动的细腻描写;《如父如子》对血缘关系的深入探讨和社会不同阶级家庭之间的对比;《海街日记》中对生命的闯入和离去的平淡描写;《比海更深》中失败的中年男人对自己生活的反思与拯救和一家人永不断离的羁绊……

  相似的主题却又截然不同的表达,是枝裕和拍起家庭戏,可谓信手拈来。在平凡的事中拍出生活的味道,在生活中悟出人生的道理。在这几年之间,是枝裕和将他的这个长处发挥到了极致。生活流的情节人人都能写,但能够依靠平凡的文本挖掘出巨大的能量,才是是枝裕和戛纳“封神”的原因。

  是枝裕和曾说,对家庭关系的表现是自觉行为,“这10年来,我的父母亲去世,自己成了父亲,在家庭关系中,经历了激烈变化,对于自己能够做一个怎样的父亲的思考也好,对去世的父母的思念也好,都是自己私人的关注点。”而在《宛如走路的速度》一书中,他亮出了自己的创作观:“我不喜欢主人公克服弱点,守护家人并拯救世界这样的情节,更想描述没有英雄、只有平凡人生活的、有点肮脏的世界忽然变得美好的瞬间。”

  影迷们公认,是枝裕和是现今日本导演甚至亚洲导演中不多的、在创作频率超高的同时还能保持非常稳定的质量的作者导演。如今,他能够近乎完美地拍出公式化故事,但还是对非公式化电影有执念。大音希声,明机巧而不用。是枝裕和就是典型的,李安推崇的“大格局”——以小见大的“大”。(刘莎莎)

  注:原标题为《是枝裕和:我的电影没有英雄》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