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演员雷佳音的逆袭

2018-05-30 09:35 来源:文汇报 
2018-05-30 09:35:1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惊雷

  因为《演员的诞生》这档综艺,“演技”成了普罗们可以随便谈论的议题——“这个演员演技糟糕”“那个演员有整容般的演技”,评价起来斩钉截铁,畅快淋漓。可究竟什么是“演技”,始终是很玄乎的事情。哪怕是好莱坞的金牌演技教师伊万娜·查伯克也得承认:很难轻易定义演技,“然而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感知到好的表演和不好的表演”:为什么这个人演的角色让人感同身受,那个人演的角色却枯燥乏味;为什么有的演员将情绪准确地转达给了观众,有的演员却让观众频频出戏呢?

演员雷佳音的逆袭

  按这种主观的、情绪化的标准去衡量演员,可以分辨出同台竞技的演员中谁更能打动我们,比如,从去年夏天才算真正红起来的雷佳音。

  早在2012年,雷佳音本人做好了红的准备,因为他出演了宁浩导演的《黄金大劫案》,故事围绕他的角色展开,是一部小混混的成长史。按宁浩前两部 “疯狂”系列来估算,《黄金大劫案》属于预定的爆款。看过电影的人多对雷佳音的表演赞赏有加,当时他意气风发了一阵, “想着如果火了,天天赶通告,打扮光鲜冲着镜头笑……”

  但雷佳音的红却整整被推迟了五年。“以为自己会红,但实际没红起来,同时还在幻想着自己会红”的情绪我们可以在他正在上映的新片《超时空同居》中找到。电影主要依靠一个设定,1999年和2018年意外联通,雷佳音和佟丽娅饰演的男女主角原本处于两个时空,因这个意外不得不分享同一间房间。我们选取电影中一片段,十分适合演员展现演技——

  雷佳音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1999年一事无成的建筑设计师陆鸣,一个是2018年功成名就的富豪陆石屹,陆鸣和陆石屹名字有差,其实只是处于不同时空的同一个男人。不同的人生经历,造成截然相反的性格,陆鸣憨厚温暖,陆石屹腹黑冷酷。电影中有场戏,1999年的陆鸣假扮2018年的陆石屹。

  这等于说,同一时刻,雷佳音既需要扮演陆鸣,还要扮演陆鸣扮演的陆石屹。这是演员有无天赋的考验时刻,时而在场,时而缺席,时而入戏,时而出戏。尤其当陆鸣被揭穿之后,还要继续演那个很难说清楚究竟是“在场”还是 “缺席”的陆石屹。雷佳音将分寸拿捏得很好,且借助错位带来的 “纰漏”营造出喜剧效果,这种喜感被放置在悲剧场景中,更让观众体会到角色的尴尬、挣扎和无力。当然,好的表演绝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描述清楚的。

  即便在单一场景中,雷佳音还是赋予了角色微妙的变化;在一个样板人物身上,依旧可以拥有复杂的性格。

  再拿令雷佳音翻红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来说。他饰演的陈俊生,是个 “人人喊打”的渣男,外遇、撒谎、抛妻、弃子,集各种被唾骂的行为于一身。通常这类家庭剧中,外遇男角色会受到一边倒的差评。观众的入戏程度常被视作“演技”的衡量指标,越是演得观众恨之入骨,越说明你的人物演到位了。真的是这样吗?雷佳音在采访中这样理解人物:“我不想给观众展现一个纯渣男角色,而是希望让观众看到陈俊生除了渣,有无奈和隐忍的另一面。”于是,雷佳音对陈俊生的细微处理呈现到荧屏上,包括对婚姻选择的两难、身不由己、不知所措,及他善良、仗义的一面,不再是对或错,黑或白,而是人面对某个人生处境时本能回应,这种回应带来的未必都是预期的好结果。

  有人说,陈俊生能引发同情,因为雷佳音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他又立刻在《和平饭店》里变了一张“脸”,回到了他最擅长的一类角色——痞里痞气、油嘴滑舌、自私、好色、脸上时刻挂着坏笑,自诩为“东三省唯一受过高等教育的土匪”,这和忍辱负重、愁容满面的陈俊生判若两人。雷佳音驾轻就熟把这样一个“坏人”演复杂了。

  “表演是在戏剧的既定情境中真实地生活。”演员通过演技要解决的是人物的复杂性,同时准确地传达自己的情感。复杂性源于他对角色的理解,不能按照固有模式重复演绎;准确传达则依靠身体,演员的身体如果看作工具,那每一块肌肉、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是塑造角色的零件,零件有没有使用恰当,才让高下立现。

  雷佳音是一个能把自己的真实形象 “输出”给角色的演员。在《我不是精英》中,邓家佳嘲笑雷佳音的角色:“大脑袋跟棒棒糖似的。”在《超时空同居》中,佟丽娅则劝告雷佳音的角色要多笑,“不然耷拉眼更厉害了。”正是凭着大头加耷拉眼的萌丧脸,雷佳音将各种 “土味情话”演绎得不尴尬、不油腻,甚至还有点俏皮。

  雷佳音自己说:“其实靠演戏演出来,挺有尊严的。”这种爆红和如今所谓的颜值不同——雷佳音是通过表演让我们去理解角色,有了理解,我们才觉得他越发“顺眼”。无论原本多么讨厌的角色,都是有可能让人爱上的。(陈惊雷)

[责任编辑:李姝昱]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