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清徐砖雕 青砖上的晋商背影

2018-05-31 17: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5-31 17:03:33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影子

  “无雕不成屋,有刻斯为贵。”漫步三晋大地,无论是晋商大院还是民间古宅,随处可见精美的砖雕。一处处古建犹如凝固的音乐,而砖雕则是这音乐中美妙动人的旋律和乐章。砖雕是一门古老的手工艺,要用手、用力、用技,更要用智、用情、用心。因此,每一幅砖雕作品都有手的温度、力的印痕、技的精妙,更有人的智慧、情的化育、心的灵性。地处晋商故里腹地的山西太原清徐县徐沟镇新庄村的晋韵砖雕传习所,就代代传承着这门古老的手工艺,延续着这古老的建筑装饰艺术。

  跌宕从容的砖雕技艺

  清徐砖雕延续着“秦砖汉瓦”的精工细作,之所以能经受数百年的日晒雨淋,因为它经过复杂的工艺流程制作而成。一幅砖雕的成型,从原料的选取到全部完成要经过十几道工序、30多个环节,且每道工序基本上是手工操作。

  初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清徐砖雕国家级传承人韩永胜,是在2015年第二届山西文博会上,砖雕展厅内精美绝伦的青砖瓦当和照壁,在光影的折射中展现着砖雕独特的雕凿之美。韩永胜是一位酷爱文化的企业家,从小热爱当地的民间文化。在国家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新形势下,他投资建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砖雕传习所,与新老艺人们一起对砖雕技艺进行保护与传承。笔者慕名来到位于徐沟镇新庄村的砖雕园内,近距离感受砖雕这门古老技术的独特魅力。

  走进砖雕园内,扑入眼帘的是一个砖雕博览园。偌大的院子里摆满了各种成品砖雕,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吉祥屏幅,件件古朴自然;花瓶台屏、古建构件、陈设摆件,块块画面精致,仿佛穿梭于砖雕历史的隧道。跟着砖雕传习所的李锁文进入工作间,几面宽大的墙壁上全都是砖雕作品,青灰色的砖石透着几分古朴,精致细腻的刀工让人赞叹。李锁文随手拿起一块月形“农家和乐”的小型砖雕让笔者细看,方寸之间,有播种的、拉犁的、赶骡的,还有欢叫的小鸟,不大的砖面上几个形象栩栩如生,饱含乡土气息的生活场景活灵活现地再现眼前。这些带给人精神和艺术享受的砖雕作品,其前身只不过是一抔抔不起眼的泥土,正是砖雕艺人高明精湛的构思、精雕细琢的刀工,才使它们化作精美的艺术品。

  砖雕首先要有上好的原材料青砖,从原料的选取到出窑,要经过选土、制泥、制模、脱坯、凉坯、入窑、看火、上水、出窑等一道道工序,样样马虎不得。进入雕琢成型阶段,还需蘸水“磨砖”使表面平滑,设计图案“打稿”,将画稿复印在砖面上“落稿”,接着就要在切割好的砖块上用刀、凿刻画出画面构图“打坯”,进一步精雕细刻“出细”,通过不同的“刀路”“刀法”技巧细微地刻画出景物的具体形象,最后经过修饰和粘补进行“拼排”安装,砖雕全部工序完成。于是,一坯泥土,在烈火的炙热里、铁锤的敲打下、凿子的开凿中,镶嵌在宅院的厅堂里、晋商的大门中、乡间的戏台间、山野的墙头上,跌宕从容、沧桑千年,明暗了亘古的岁月。

  精工细作的砖雕工匠

  本无形状的泥土,经工匠之手,便化作朵朵莲花,堪称神奇。晋韵砖雕不仅是山西古建艺术价值的载体,也承载了山西历代砖雕匠人的全部心血。

  今年47岁的李锁文从事砖雕已有30多年,虽然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却从小对民间绘画十分喜爱,十几岁就开始学习砖雕。“那时候就觉得好奇,以为很容易。”看到老艺人们雕龙刻凤,少年时的李锁文就动手雕刻,“什么事都要尝试后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一开始,砖硬得雕不动,他就先在泥巴上雕,没有工具,木片充当刻刀。怎样才能雕得像呢?“那时农村有些老式大门都有砖雕,我就把它们当样板,一遍遍模仿。”为了练习技法,没几天李锁文的手就结起厚厚的一层老茧。

  回忆学艺经历,李锁文说,干这活儿首先要喜欢才能坚持下来,其次要想做好,还要多练功夫。平时外出他总会把注意力集中在砖雕上,特别是有特色的老砖雕,从纹理到神态他都精心揣摩,再用心记下来潜心研究。怎么刻,刻多深,铲、挖、雕、挑各种手法怎么用、何时用,这门手艺的好坏全在手里的刻刀上,要做到心中有数,还要掌握下刀力度,没有多年积累是做不到的。

  李锁文正在制作一组两幅图组成的大型砖雕门神作品,从把砖打磨好到基本完工,纯手工制作花了近两个月时间,光刻刀就用坏了十几把。只见作品中刻划的山西传统门神图案秦琼和尉迟恭手执兵器,威风凛凛,脸上那份壮烈的神情通过几笔简洁的线条表现得栩栩如生。身上的盔甲更是片片清晰,明暗有序。秦琼美髯飘飘,尉迟恭怒目圆睁,两个人物各有特色,形象鲜明。

  说起这组作品的制作过程,李锁文感慨良多,他边比画边讲解,首先将砖块切割成所需尺寸,把雕面和四周磨成平面,然后用刀、凿在砖上刻划出画面构图,轮廓层次,确定景物具体部位,区分前、中、远3层景致。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打窟窿”,即用錾子将图案以外的空隙部分剔空到需要的深度,并将底部剖平,以显示出图案的大抵形状;接着是要“镳”,即对图案的深浅层次、遮挡关系进行大略表现;最后是慢工雕出大型物体上的细节部分。

  “在砖块上雕刻和在木质上雕刻技法基本相同。但各类雕艺技法中数砖雕最难。”经验丰富的李锁文虽然早已能够灵活运用阴刻、阳刻、高浮雕、浅浮雕、圆雕、透雕等技艺,但依然不敢大意,因为砖质坚脆易爆裂,一刀下去,落手无情,所以腕力指功要拿捏得准确,否则一件精致的作品完成在即,如果由于最后几刀失手而功亏一篑,就会前功尽弃、非常可惜。

  沧桑千年的砖雕文化

  砖雕在中国有上千年历史,特别是山西砖雕,规模大、运用广、构思巧、技法精,在明后期至清中期的200余年中,与晋商的崛起密切相关,山西境内建造宅院、寺观蔚然成风,尤其是晋商宅院,不仅因其庞大的建筑群令世人瞩目,还因这里蕴藏了大量卓尔不群、璀璨夺目的砖雕艺术精品而独树一帜。

  乔家大院、渠家大院、王家大院、常家大院、曹家大院等建筑中均有精美的砖雕制品。晋韵砖雕作为传统文化积淀的建筑装饰,特别注重民间实用美术和建筑装饰艺术的有机结合,可谓是山西民间艺术宝库里的一朵奇葩。

  晋商大院以王家大院为最,这组院落群坐落在灵石静升镇高高的黄土坡上,进了大院,俯仰之间都可以看到砖雕,有巨制,如门口的砖雕照壁;有小品,随处可见,形式多样。有的以砖块雕镂,有的以模型烧制,在每一处屋脊、望兽和房顶边沿上的瓦当,以及院中道路正对的墙体上,图案不同,寓意不同。它们为庞大的建筑群附着了灵性,为整体建筑增添了美感,以多、满、全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敦厚宅门前的照壁是一幅大型砖雕,中心是狮子滚绣球,大小3头狮子嬉戏相乐、栩栩如生,取俗语“狮子滚绣球,好事不断头”之寓意。顶部雕道家人物,背面为四季花卉,再配以公鸡、喜鹊、鸳鸯、鹌鹑,则谐音加企盼,寓意“功名富贵”“喜上眉梢”“鸳鸯贵子”“安居乐业”,人们祥和幸福的美好追求尽在其中。凝瑞居的大门两侧,镶嵌着名为“鹿鹤同春”的大型砖雕,构思精巧,采用高浮雕手法。画面上鹿跃松林,鹤唳寿石,鹿回头,鹤昂首,一呼一应,和谐对称,非常生动。鹿寓意福禄,鹤寓意长寿,此处鹿鹤与“六合”谐音,意为天地上下古今,春光共浴,国泰民安。

  走在一座座大院里,会发现每一面墙都会说话,每一块砖都在传情,凡纹路必具思路,是图像皆有意像。一座座大院就是一篇绝妙的文章;而一件件雕刻,正像是一首首抒情言志的诗歌,意味无穷。它们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或阴或阳,或浮或镂,集众家雕技和工艺于一体,不论何种题材表达何种意向,其造型独特而不怪异,雕工精细而不绮靡,画图充盈而不俗滥,意蕴庄重而不肃杀。

  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观念和民族心理的物化形式,雕塑嵌筑工艺不仅蕴含着生动而璀璨的灵性,而且也鲜明地折射出中华民族的建筑营构观念、风俗习尚、道德伦理、价值取向、审美情趣等特质。它将质朴与柔媚、强烈与恬淡、简洁与繁复、夸张与写实、粗犷与细腻、稚拙与成熟、神秘与直白、诙谐与庄重等有机组合于方寸之间,并达到完美的和谐与统一。建造者把儒释道思想与传统民俗文化融为一体,为自己建造了一座精神家园。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精神的当代启示,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方向和路线是决定一切的;第二,人活着应当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对艰难困苦,要经得起考验;第四,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详细】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