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童话和现实比邻而居

2018-06-02 11:20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6-02 11:20:50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朱艳琴

  有人说,优秀的童书可以给童年插上翅膀。这个六一儿童节,本版推出的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朱艳琴撰写的编辑手记,讲述的正是具有“童年之翼”奇妙力量的作品,是如何经作者与编辑用心打磨而成的一个实例。

  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长篇童话《布罗镇的邮递员》,被戏称为2017儿童文学的“大满贯”获奖图书。这篇编辑手记将那些奖项背后的故事为读者娓娓道来,既有专业的思考,也有温暖的情怀。

  认识了一位语文老师

  作为国内第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我们少年儿童出版社有一本被称为“儿童文学第一刊”的杂志《少年文艺》,相信很多人的童年都有过它的陪伴。自2011年起,《少年文艺》每年都会举办“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其规模和影响都可谓盛大。我所在的文学室作为儿童文学图书出版部门,和《少年文艺》有着良好的互动,因此我也常赴水乡周庄见证那些激动人心的颁奖时刻。

  记得那是2014年5月,第三届颁奖典礼举办,获奖作家代表们从全国各地陆续抵达周庄。典礼开始前的自由交流时间,我在摄像机镜头的背后,捕捉到一张笑意盈盈的脸,那笑容如同春天一般,立刻感染了我。

  我已记不清我俩之间是谁先打的招呼,总之我知道了她叫郭姜燕,来自江苏如皋的一位小学语文教师,优秀奖获得者。那次大赛我是复评之一,所有获奖作品都细细读过,所以,有的作家虽不曾相识,但报上名字,其作品立刻就会浮现在脑海中:郭姜燕,参赛作品 《幸运数字3》,作品贴近儿童生活,有一种明快的叙事风格和积极的情感表现……我们聊了起来,从创作到生活,竟时时心意相通。尽管她是会场里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优秀奖获得者,但那有什么关系?我欣赏她的创作,一如我喜欢她那明朗如五月阳光的性格。

  周庄的短暂相聚,开启了我和郭姜燕的亲密合作。她也如我一样,将周庄之聚视作我们合作的回忆起点:“回到那次的周庄杯颁奖活动吧。因为只得了优秀奖,所以没有发言啊这些任务,所以会前我高高兴兴地和编辑们各种畅聊,感觉儿童文学于我人生的重要性,在这里渐渐变得更加明晰……第二天,我终于和那位很有眼缘的编辑熟悉起来,她就是朱艳琴老师。我俩气味相投,连性格也是一样的随性开朗,所以虽然见面不久,就已经无话不谈。我和她说了很多,包括自己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儿童小说,非常希望到时候能给她看看。她一口答应……”

  这部作品归我了

  说起来,郭姜燕和我一样,进入儿童文学的时间都不算长。

  她是2009年在陪女儿做功课时,无意中写了一篇儿童小说,并成功发表。又得教学导师冯卫东鼓励,告诉她儿童文学创作也是一种教育科研的方式。从那时起,郭姜燕开启了语文教学和儿童文学创作的双重生活。

  而我虽然算得上是一名老编辑,但十多年来一直做杂志,对儿童文学几乎是陌生的。2012年,由于工作需要,我调到文学室,成了一名儿童文学图书编辑。当时我在电脑中建了一个文件夹,名为“2012年3月28日”——我新起点的出发日。它从起初一个空空的文件夹,到现在里面各种文件密密麻麻,犹如我在儿童文学编辑道路上留下的一个个足迹。

  周庄一别几个月后,经过细致调研和准备,我决定申报郭姜燕短篇小说集的图书选题。因为当时我手头正在筹备中青年作家系列图书,她的作品非常适合纳入其中。于是,郭姜燕儿童小说集《季悠然和她的猫》和童话集《猜猜我从哪里来》相继出版。

  通过短篇的不断磨炼,郭姜燕在创作上越来越成熟。当她在一个周五,带着几分不安如约将历时5年创作的第一部长篇校园小说 《我们的秘密》发过来时,我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开始阅读。说实话,非常惊喜。小说不但故事结构有张力,素材处理恰到好处,而且人物各有特点,情感饱满,既反映了当代孩子的生活,又细腻描摹出那些不得不心藏“秘密”的孩子如何面对不太美好的现实,完成心灵的成长。

  对作家来说,往往有几部作品是他们创作成长的关键点,而郭姜燕的这第一部长篇小说,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创作成长的节点。第二天晚上,我告诉郭姜燕:非常棒,这部作品归我了!

  车库里诞生的“邮递员阿洛”

  这三部作品的合作,让我和郭姜燕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我知道她的潜力所在,也对她意图挑战自己突破创作舒适区的想法大力支持。

  在一个特殊的生活阶段,郭姜燕说她心中有颗童话种子似乎要萌芽了——那是在她女儿准备高考的关键一年。为了让孩子上学更近些,她租了孩子学校旁边一间车库,一心一意度过高三的陪读时光。

  车库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和周围似乎断了联系。她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时候,要是有人能给我送一封信来,那该多么美好啊!带着这份期待,她创造出了少年阿洛,让他作为邮递员穿梭在一部新作中,这就是《布罗镇的邮递员》。

  我清楚记得,从郭姜燕手中拿到《布罗镇的邮递员》样章时的兴奋。这时的我,做了两年多儿童文学编辑,每天阅读大量稿件,已经不那么容易激发出阅读兴奋了。

  但《布罗镇的邮递员》一下击中了我。

  当我读完第一个故事,简直可以说瞬间爱上了它——纯正的童话意味和灵动的想象,超越了一般童话的叙述方式和故事发展。通过严密的生活逻辑,想象和惊喜一拨拨涌来,接着,轻盈落地观照现实,切换和衔接得巧妙极了。

  接下去的半年多里,《布罗镇的邮递员》成了我和郭姜燕的核心话题,讨论情节走向、人物设置,甚至一句话的叙述方式。她对我充满信任,我对她充满信心。精心打磨之后,终于定稿。

  手捧厚厚的书稿,我是有多欢喜呢?举个小小的例子吧:做过编辑的都知道,在审阅稿件时,除了审核内容,校对文字正误也是重要方面。但是在审校《布罗镇的邮递员》时,我常常被精彩的内容给“带偏”,变成了“赏读”,等回过神来,只好再回到前面重看一遍,屡屡如此,真是一种既痛苦又幸福的体验。

  越深刻的作品越要举重若轻

  2016年出版的《布罗镇的邮递员》是一部长篇童话。故事发生在小小的布罗镇和一片黑森林之间。小镇居民和森林动物彼此决裂很久了,没有人敢走进那片黑森林。主人公阿洛是个瘦弱的少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终于实现多年愿望,当上了小镇邮递员。

  有一天,当阿洛看到一封寄往黑森林的信时,虽然很忐忑,但责任感还是促使他踏进了那片据说“有去无回”的可怕森林……原来,一切都不是传说的样子。阿洛的一次次穿梭,帮小镇钟表匠特沃先生和森林里的松鼠先生和解了;为总是讲同一个故事、邻居避之不及的獾找到了源源不断的听众……作家通过15个故事,对人性中那些无知、自私、贪婪进行了有节制的表现,同时用更多笔墨展现善良的阿洛如何以自己的小小力量,不断接近“成为最优秀邮递员”的梦想。阿洛自我实现的同时,帮助小镇和森林弥合了多年的裂痕,成就了人和自然最终的美好。

  有人说这部作品具有标准的童话范式,是一部可以成为中国原创童话范本的优秀作品。的确,儿童文学是为孩子而写,越是深刻的作品越要举重若轻。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工业革命以来中西方普遍关注、不断反思的重要问题,已有非常多的文学呈现。而郭姜燕选择用童话这种最贴近孩子的文学形式,完成了一次高远主旨的贴地飞行,以及对小读者心灵的无痕“塑造”。所有创作意图的达成,凭的是作家对生活的敏锐感知力、对儿童情感的捕捉能力,以及独特的再创造力。看似舟行无痕,实则激流涌动。

  永远的儿童文学故乡

  2016年末,社里将《布罗镇的邮递员》送评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几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春节前,社里接到通知,《布罗镇的邮递员》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这一重要奖项!到北京领奖时,我第一次走进了中宣部。

  2017年“世界读书日”,央视一套举行“中国好书”盛典,现场揭晓2016“中国好书”名单。《布罗镇的邮递员》一路过关,最终入选,因为,“这是一本扎根泥土的中国童话……作者从丰富的现实生活中汲取幻想的力量,创作出这个想象力丰富、温暖动人的故事,凸显出卓越的情感力量和优秀的艺术魅力。”

  颁奖盛典是录播形式,我跟随社领导应邀到北京参加录制。在央视演播大厅里,随着一个个类别获奖名单的揭晓,我们的心越来越紧张,当念到《布罗镇的邮递员》时,我们几位都激动得站了起来,互相击掌庆祝。

  众所周知,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与成人文学的茅盾文学奖齐名,是每一位儿童文学创作者渴望赢得的荣誉。《布罗镇的邮递员》能再次夺魁吗?8月,第十届“儿奖”揭幕,《布罗镇的邮递员》以独特的东方童话审美,获得童话类最高票。

  时至2017年9月27日,中宣部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获奖名单公布。《布罗镇的邮递员》作为上海市委宣传部选送的图书,在评选中备受好评,一举获奖。

  片片捷报至,累累硕果繁。《布罗镇的邮递员》的获奖之旅仍未结束。“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上海好童书”、“紫金山文学奖”……它被很多人戏称获得了2017图书奖项的“大满贯”。而在市场上,它同样获得了成功,不到两年连续11次加印、16万册的销量,证明了它在小读者心中的不凡魅力。

  在一次采访中郭姜燕说:“《布罗镇的邮递员》接连获奖,在我意料之外,但或许是对作者和编辑耐心磨稿的另一种奖励。当越来越多人向我表示祝贺时,我的内心却升起一个越来越强烈的愿望:回到延安西路1538号,回到我的儿童文学出发地。这里,是我永远的儿童文学故乡。”

  小镇,总是充满故事,总令人产生遐想。

  如诗如画的古镇周庄和想象地图上的布罗镇比邻而居,让现实和童话交织出一段难忘的缘分。对我来说,自己和《布罗镇的邮递员》的故事,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以后的故事,将由它和无数小读者一起续写。(朱艳琴)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