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金性尧说《唐诗三百首新注》

2018-06-04 10:34 来源:文汇报 
2018-06-04 10:34:1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曹正文

  认识中国古典文学专家金性尧先生,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我在《新民晚报》主编“读书乐”专刊,几乎每周都要跑几家出版社,其中上海古籍出版社是我常去的单位。因为古籍出版社内汇聚了一批文史专家,而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编审金性尧先生,他的《唐诗三百首新注》,深受当时唐诗爱好者的喜爱,一本小书前后竟发行了300余万册。

  为普及唐诗作《唐诗三百首新注》

  我第一次与金先生见面,是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当时金性尧已年近七十,但还在担任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社外编审,协助做些书稿的终审工作。我知道他学识渊博,文字又特别好,就向他致意,并请他为“读书乐”专刊写点小文章。金性尧是位精瘦而有书卷气的老人,虽貌不出众,但一接触便知其才思横溢,又有点恃才傲物的文人气质。我作为一个年轻的普通编辑向他约稿,想不到他立刻笑着应允了。

1979年,金性尧在注释《唐诗三百首》。

  大约过了个把星期,金性尧写来了一篇谈文史的小品文《魏延无反骨》,以史实来反证过去多年流传的“魏延有反骨”的论调,认为这是读者的一个误解。金先生这篇文章简练而有新意,刊出后颇获好评。

  关于那本《唐诗三百首新注》,我与金先生曾有过一段对话。

  我问:“您怎么会想到对《唐诗三百首》作新注?”

  金性尧喝了一口茶,缓缓回忆道:“在《唐诗三百首新注》出版之前,已有好几十个唐诗选本,规模最大的是收有48000多首唐诗的《全唐诗》,当然这部庞大的诗集只有研究者才会拥有,一般读者只能看薄的选本。沈德潜编选的《唐诗别裁集》,因选了 1928首诗,仍然不适合带在身边常备。后来又有出版社出了《唐诗三百首新编》,这个选本从今天角度看,比较‘左’,影响力当然比不上蘅塘退士的《唐诗三百首》。我因为参加过上海古籍社《唐诗一百首》的编辑工作,又在1970年代末赴昆明出席了中国历代文论选的学术会议。会上,吴组缃先生提议编一本适合广大读者阅读的唐诗选本,我在翌日碰到吴组缃先生,就谈了自己想做白话文注释本的想法,吴组缃听完,高兴地说:‘很有必要。’我返沪即上报了这个选题。”

  我说:“听说您后来花半年时间为313首唐诗全部写了新的注解,又为各位诗人写了简介。”

  金性尧说:“我当时查阅蘅塘退士的生平,一时查不到有关详尽资料,特别要感谢胡道静先生,他是版本文献专家,他知道上海图书馆有《唐诗三百首》同治十二年的状元阁版本,便抱病去借出来,还有一本《名儒言行录》与《梁溪诗钞》,他亲自抄录,然后交给我。胡道静当时已65岁,比我大3岁,新注附录中所记载的孙洙简史,也是胡道静抄录给我的。”

  我问:“请教您的新注有什么特点?”

  金性尧侃侃而谈:“唐诗选本,历来众多,以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三百首》流传最广,读者最多,因其篇目选定适度而体裁兼备,所选唐诗内容丰富,作者众多,风格各异,因此我决定仍以此版本,将‘新注’在‘博而能约,浅而能切,迫而能清’方面作些努力。”

  我说:“我读过您的《唐诗三百首新注》,这本书的前言是写得较长的,也反映了您新注的思想观点,比如唐诗的各种风格、各种体裁、各种人物都能兼收并蓄;又比如所选的唐诗以浅近晓畅的风格为主;还比如很注重艺术表现的多种抒情方法。”

  金性尧说:“我将‘诗人小传’改为‘诗人简介’,对唐代各位诗人的介绍更为贴近其身份,我认为定语需要准确。还有我写的说明,有谈写作背景的,也有谈引述资料的,既有前人的评价,还有我个人不落前人窠臼的新释,即自己个人的独到见解。”

  我说:“我个人读了这本新注,感到您的前言与您写的说明,都很有您本人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