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外人”爆红,追问互联网狂欢 _看客 _光明网


“菊外人”爆红,追问互联网狂欢

2018-06-05 13:30 来源:新华日报 
2018-06-05 13:30:19来源:新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王慧

  现象级网红再次改变了传统词语的架构。近日,由草根选秀艺人王菊衍生而出的“菊外人”,成为判断某人是网红节目受众抑或是“局外人”的标尺。看起来风光不再的选秀节目,却因一位其貌不扬女孩的出现,再度引发观众聚焦。初期,王菊因其自身气质不符合主流审美而被大家忽视,此后却凭借自信开朗的笑容、普通人也能成功的感同身受,一路逆袭征服观众,成为过去一周的网络热点。

  一名看似普通的女孩,借助网络的风口就这样“起飞”,是换了“马甲”的炒作,还是网络受众的“集体无意识狂欢”,抑或是网友在追逐过程中,试图找寻自身价值的认同?

  1992年出生的王菊先后做过模特经纪人、互联网猎头等工作,原本只是节目的一名替补选手。相较于如今更容易在网络上吸引眼球的“白瘦美”,王菊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在一档偶像团体选秀节目中,似乎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正因如此,王菊在替补入围后,才会被不少网友吐槽,并被贴上了“最不适合做偶像女团”的标签。可是,正如决定女性美丽的绝不会是化妆包的大小,王菊用自己的良好心态成功翻盘。尽管屡被吐槽,但她在节目中依然自信表达,“独立,能干,关爱,优雅是我在读书时学校的校训。”对于拥有投票权的评委、观众,她则大声呼吁,“有的人说我不适合女团,但是女团的定义是什么?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权利。”

  不仅如此,王菊在节目中与马东的对谈更进一步展示了她与众不同的谈吐,让不少网友对王菊的高情商、坦率、独立的态度产生好感,开始自发成立粉丝团为其拉票。期间,甚至有网友评价,“王菊的出现,让网络上一成不变的女性审美,终于发生了改变。”

  网络时代,一个人的走红,注定会引发一系列亚文化的诞生。王菊的走红,也进一步创造了各类“菊”文化和新名词。不少粉丝把王菊称为“菊花”,“菊外人”被用来形容那些没有听说或者不了解王菊的路人,“菊菊可危”指的是王菊在节目中的排名有危险,可能会被淘汰。

  从濒临淘汰到领跑投票榜,王菊的经历堪称“经典逆袭”。不过,也有网友质疑,王菊的背后一定有营销团队或公关公司,她的走红,无非是此前所谓“草根艺人”爆红案例的又一次翻版。不过,王菊所在公司的老板坦言,“说实话,我们也想炒作。但要达到目前这么大的宣传效果,至少得花个几亿,我们没有这个能力。”

  其实,王菊的走红,从某种程度上恰恰反映了公众对流水线造星偶像的审美疲劳。在公众内心,希望有一个真实、不伪装、接地气的偶像出现。当荧屏上清一色的“大眼、锥子脸”之时,王菊的出现恰如一股清流。

  对粉丝而言,偶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仰望,而是一种“她和我一样,努努力我也能达到”的期待。在这样的平民偶像身上,很多网友表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那种默默努力,一路向前的坚持。王菊身上展现的不做作、独立、内心强大,也代表了很多普通女生不被关注,但渴望绽放光彩的内心。

  不过,有一点令人奇怪,尽管王菊粉丝拉票的阵势铺天盖地,但王菊的微博粉丝只有27万,所以也有人提出,王菊的走红更像是一场集体无意识的网络狂欢。传播学上有种“纯粹接触”假说,实验表明,一些外在的刺激,仅仅因为出现的频次越来越高,就能使个体受众的喜爱程度越来越高。对于王菊这样的网红,很多网民在从众心理的作用下,不知不觉就被裹挟其中。他们所谓对王菊的认同,或许只是在追赶网络潮流的脚步中,找寻自己的存在感和认同感。

  王菊的走红,也让许多人联想到上一个现象级人物——2005年《超级女声》冠军李宇春,她短发中性的形象颠覆了人们对女明星的传统印象。但在一时的新鲜过后,李宇春逐渐在用作品证明自己,让人们开始接受歌声中的李宇春。下一个王菊在哪里,明星究竟要为大众提供怎样的精神激励和价值引导,当互联网的狂欢平息之后,这才是我们应该真正思考的问题。(王慧)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