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生命的瞬间 _书虫 _光明网


鲁迅生命的瞬间

2018-06-11 11:12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6-11 11:12:02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黄乔生

  照相术的发明,使人的真实形象得以保存流传。在此之前,官府追捕逃犯,要“画影图形”,张贴通衢;无论画得与本人多么相像,也难以达到照片那样逼真。中国古代的人物画像,不重素描功夫,哲人文豪、帝王将相,各有模式,千人一面,难以分辨。在日文里,照相用“写真”两个汉字表达,但照相也会有走样和失真的时候。有一回,鲁迅的一位日本朋友写信给他,说在报纸上看到他的“写真”,形容瘦削,不像他本人。鲁迅回信调侃道:他本人的形象没有这么枯槁,可能是照相机枯槁了吧。这也提醒我们,照相机反映出来的人物形象,其真实性或有可疑之处。

  《鲁迅影集》

  黄乔生编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鲁迅生活、所处的十九世纪末期至二十世纪初前期,正好是照相术进入中国并逐渐发达的时代。尽管鲁迅并不十分热衷照相,但他一生也留下了不少照片。照片提供的直观人物形象,是一个人的档案性资料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研究鲁迅,应该将这部分资料收集完备,确定拍摄日期,梳理来龙去脉。文物出版社1977年出版了《鲁迅》影集,收录鲁迅114张照片。但实际上,鲁迅存世的照片数量并没有那么多,因为这本影集中有些照片是将合影中的鲁迅裁切出后局部放大的。从那时到今天,又有一些鲁迅照片陆续被发现。

  文物出版社《鲁迅》照片集影集的编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鲁迅生前照片的数量已不能确考,从有关记载看,最早的一张要算1902年4月摄于东京弘文学院的入学照片(现在尚未找到),……最迟的摄于1936年10月8日……其间几经战火,保存下来十分不易。现在本书发表的照片,极大部分是许广平同志生前珍藏的,一部分是北京鲁迅博物馆、上海鲁迅纪念馆、绍兴鲁迅纪念馆和其他单位历年征集所得,个别照片则是鲁迅生前友好以及外国朋友保存的。这并不是全部。有的照片至今尚未找到,前面提到的弘文学院入学照片就是一例。”

  该书还列举出几个线索:一、1916年正月“5日 雨雪。赴部办事,午后茶话会并摄景”。二、同月 “13日晴。……下午开通俗教育会员新年茶话会,摄景而散”。三、1923年4月 “8日晴。星期休息。上午丸山、细井二君来,摄一景而去。”四、1927年1月“23日星期。……午后梁匡平等来,邀至大观园饮茗,又同往世界语会,出至宝光照相”。五、同年3月“1日。……午中山大学开学典礼,演说十分钟,下午照相”。六、又提到鲁迅1927年9月25日,鲁迅致李霁野信中的有一段话:“投稿于《莽原》之饶超华君,(前回寄回的照相中,坐在我和伏园之间的就是他。)回家路经汕头,被捕,现在似乎已经释出。”许多年过去了,上述几次照相,除了通俗教育会员新年茶话会合影已经发现外,其余仍未显影。

  由于时代的局限,文物出版社的《鲁迅》影集也存在一些问题。最突出者,如该书编后记中所说:“个别照片有所剪裁。” 此外,该书中有些照片的说明存在时代错乱、人物混淆的现象。直到现在至今日,鲁迅照片使用中也还存在着诸如说明文字不准确甚至错误等问题。

  照片显示的人的神态、身体语言,及其与合影者的关系等等,都是具有参考价值的材料。鲁迅的照片将鲁迅的某些真实呈现给世人,让观者从中体察鲁迅的内心,有利于去除神化或丑化鲁迅形象造成的偏见的迷雾。研究鲁迅,离不开作为第一手的直观资料的照片。

  这本影集,将本书把鲁迅现存照片完整汇集,按时间顺序排列,并加以简要说明,目的是让读者了解其生平大概、精神状态,并从图片蕴含的信息中体会其所处时代的风貌。然而,把现有鲁迅照片的拍摄时间及照片中的人物等信息精准确定下来,难度不小。本书对照片的说明,主要依据鲁迅日记,必要时也使用鲁迅亲友的回忆录等材料。有些照片还无法具体到日期,只能说春,或秋,甚或某年。其中部分人物还无法说明其身份。如蔡元培、鲁迅、许寿裳与日本留学生合影,根据鲁迅日记等材料,确定拍摄日期是1923年1月7日,但照片上日本友人的姓名和身份,却难以一一认定。

  鲁迅照片的搜集能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要感谢收藏者、研究者多年的努力。本书的纂写,充分利用了他们的成果,并得到许多同行、友人的帮助。例如,刊登在日本《大阪朝日新闻》上的鲁迅照片,是日本记者与鲁迅会面时拍摄的,很可能就是他与日本友人通信中谈论“人还是照相机哪个枯槁”时的所指;朋友们或复印、扫描报纸,或翻译报纸上的报道,或搜集有关日本记者的资料,帮我确定了拍摄缘起和拍摄日期。

  我搜集和编辑鲁迅照片,起意于2009年赴纽约参加“多媒体鲁迅”学术研讨会。我在会上提交的报告《“开麦拉”之前的鲁迅——鲁迅照片面面观》,概述鲁迅现存照片,并对照片研究的一些问题加以讨论,虽然粗浅笼统,但也得到一些有价值的反馈信息。2013年,我对鲁迅的照片做了一次比较系统的整理和解读,出版了《鲁迅像传》一书(贵州人民出版社)。

  鲁迅的照片不但关乎鲁迅本人的生平和他所处的时代,同时也对当前的鲁迅研究产生着影响,这正是所谓“恢复鲁迅真实面目”的最基础性的工作。(黄乔生)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