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香亦馋人

2018-06-13 11:03 来源:长江日报 
2018-06-13 11:03:02来源:长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蓝紫青灰

  六月是栀子花季。在盛暑来临之前,伴着长江中下游适时的梅雨,栀子花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城市里,是七月的火伞高张、八月的蝉声鸣燥前最后的清凉。

  栀子常见,不离奇,城市绿地和公园中常种的是大花栀子,植株足有一人高,叶子浓绿,花朵雪白,花瓣肥厚,香氛甜腻;家庭阳台盆栽的则株矮花小,香气也稍淡。这倒不是地栽的栀子得了更多的营养和雨露,而是花大的本来就是大花栀子,花盆里种的,有雀舌栀子,也有白蟾花,这两种天生就矮小。

  栀子花的“栀”字,来自卮,是古代的一种酒器。栀子花的果子为长纺锤形,有7条棱,果子上部有束腰,束腰上有撇口,颇像上古之时的酒“卮”形,古人便借用为名,因是木本,加木为栀,便是栀子。

  栀子结果为黄色,古代用来作染黄的染剂,也称黄栀。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及名国万家之城,带郭千亩亩钟之田,若千亩栀茜,千亩姜韭;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栀子可以染黄,茜草可以染红,是当时主要的染料,在西汉,栀子是作为经济作物而非观赏花卉来种植的。现在染布都是化学染剂,栀子作为染料,只存在于西南少数民族煮的五色社饭里了。

  吴地有民歌“栀子花开六瓣头”,常见重瓣大花栀子的现代城市人,不太能理解这句歌词了。这说的原种单瓣栀子,花瓣为六,每一瓣中间有金色条索状雌蕊分割,这六瓣愈加的明显。段成式在《酉阳杂俎·广动植之三》中写道:“诸花少六出者,唯栀子花六出。陶真白言:栀子剪花六出,刻房七道,其花香甚。旧说草木花皆五出,惟栀子与雪花六出,此殆阴阳之理。”可见唐朝时的栀子花还多是单瓣,但也看出,这时的栀子已经是观赏花卉,不单是染料作物了。而栀子因和雪花都是六瓣,又是白色,便有雪之隐喻。南梁简文帝萧纲咏栀子花便用了这个意境:“疑为霜里叶,复类雪封枝。”

  受简文帝的影响,栀子自南朝之后就受到文人的推崇,唐代诗人卢纶有一首《送静居法师》诗:“五色香幢重复重,宝舆升座发神钟。薝卜名花飘不断,醍醐法味洒何浓。”薝卜花就是栀子花,为梵语音译,这个名字一直流传在佛教语境里,京剧《天女散花》中也有提到:“菩提树、薝卜花千枝掩映,白鹦鹉与仙鸟在灵岩神巘上下飞翔。”菩提与薝卜都是佛教寺院里常见的花木,天女去普陀山朝见观世音,要挑花,这两种自是首选。

  栀子在后世和释家关系非浅,南宋张元干有诗曰:“伊蒲馔设无多客,薝卜花繁正恼人。僧房长夏宜幽僻,杖屦频来顾问津。”薝卜花总是和僧房连在一起,以至南宋曾慥创造出“十花十友”之说,把栀子封为“禅友”,南宋王十朋咏《栀子》诗,就以禅友破题:“禅友何时到,远从毗舍园。妙香通鼻观,应悟佛根源。”

  栀子因为花香而被人喜爱,在长期的种植中有了重瓣变种,明朝刊刻的《群芳谱》中称为“白蟾花”,又叫玉荷花;另有一种矮树栀子,高不盈尺,叶尖细长,状如雀舌,叫做雀舌栀子,又名鲜栀,民间俗呼为“朝鲜栀子”或“高丽栀子”,盆栽的多是这两种,现在也常作为林下植物来种,可以覆盖泥土;如今最常见的栽培品种是大花栀子,花瓣肥厚,花朵硕大,花多而繁,香气浓烈,树高过人,旁枝逸出,一株便是一大丛。

  栀子花除了可供在佛像前,中国人什么都不放过地要想尝一尝。南宋林洪在《山家清供》中说:“旧访刘漫塘宰,留午酌,出此供,清芳极可爱。询之,乃栀子花也。采大者,以汤焯过,少干,用甘草水和稀,拖油煎之,名‘薝煎’。杜诗云:‘于身色有用,与物气相和。’既制之,清和之风备矣。”薝煎这个名字,听上去很是风雅,确实是林和靖的后裔才想得出来的名字。

  此法一来简单,二来原料容易获得,在栀子花季,我曾照此法煎过一回,采来新鲜初开的大花栀子,用淡盐水洗净,面拖油煎,成品色泽金黄,入口爽脆,真正颊齿留香。(蓝紫青灰)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