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把百姓喜剧进行到底

2018-06-15 10:39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6-15 10:39:43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捉刀人

  天下第一吃货洪七公说过这样一段话:“真正的烹调高手,愈是在最平常的菜肴之中,愈能显出奇妙功夫,这道理与武学一般,能在平淡之中现神奇,才说得上是大宗匠的手段!”所以黄蓉做出“玉笛谁家听落梅”和“二十四桥明月夜”时,洪七公听了食指略动,但黄蓉一说要做炒白菜和炖鸡蛋,老叫花子瞬间口若悬河(此处请使用这个成语的字面意思),美食如此,演戏亦如此。对于所有的演员来说,有一种角色是最难演的,那就是“小人物”。关于这一点,冯巩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冯巩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他那句“观众朋友们,我可想死你们啦”,足以跟施瓦辛格的“I will be back”以及灰太狼的“我一定会回来的”相媲美,30多年的春晚,他用这句话像巴甫洛夫一样把全国观众训练出了条件反射。而在影视作品方面,他的电影处女作《业余警察》上映已经31年,而那部让他真正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那五》也已经过去整整30年。30年间,冯巩所有的角色,无一例外,都是平民小人物。在中国,真正把小人物演出化境来的屈指可数,冯巩是其中一个。论草根,他可能比不上黄渤;论平民,他可能比不上葛优;论市井,他可能比不上周星驰。但在他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民和底层气息,由内而外的幽默和一点点儿掩饰不住的蔫儿坏,这些元素组合起来,只能用一个最天津的词来概括,就是:“哏”。

  他的小人物和“哏”,浓缩在他的一个个角色里,分布在30年的平民喜剧里:《离婚合同》《站直啰,别趴下》《没事偷着乐》,三部电影讲的故事分别是:房子、房子和房子。任何一部拿出来都能让被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房奴们一边笑一边哭;《狂吻俄罗斯》里冯巩老婆跑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里冯巩老婆又跑了,《谁说我不在乎》里冯巩老婆倒是没跑,可孩子跑了!此情此景,真的要为冯巩老师的所有角色掬一把辛酸泪。这些角色身上的那种善良和憋屈,以及笑中带泪的幽默,活生生地扎根在每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中国中年、底层男人身上。那种不平、不甘、无助、无奈,冯巩把他们诠释得入木三分。而在那部被严重低估的《埋伏》里,冯巩愤怒地痛殴陷害他的小人,同样做了很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在平民里面,不但有平民百姓,也有基层干部。只描述前者而忽略后者,会失之于片面。在这一点上,冯巩的眼光同样独到,他把艺术的触角伸向了这一部分人群:在《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和《生活有点甜》里,冯巩两次当上“工长”这个绿豆大小的“官儿”,到了新作《幸福马上来》里面,他又当上了“调解员”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官儿”,而且是退休的。

  众所周知,基层干部不好做,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资治通鉴》里郭子仪的儿子娶了唐代宗的女儿,驸马打了公主,郭子仪跑去请罪,唐代宗留下一句千古名句:“不痴不聋,不做家翁。”那些家长里短,那些鸡毛蒜皮,那些柴米油盐……连皇帝都憷得装聋作哑,但这些全都是基层调解员的工作。所以在电影里,你会看到冯巩忙得跟陀螺一样:有人跳楼他要管,有人碰瓷儿他要管,有人离婚他要管,有人打架他更要管……这样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做,而那些夹板气,可不像《幸福马上来》里被扣头上一碗重庆小面那么简单。

  这种属于小人物的琐碎,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但要把它表现在电影里面,却是难上加难:拍得真实,会显得无聊;加强冲突,会脱离现实。为此,冯巩采取了串珠式的群戏,一个故事带出另一个故事,一个人物带出另一个人物,更找来一群喜剧明星友情客串。而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他甚至以花甲之龄亲身上演跳车戏。当然,这其实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商业化,不是小人物电影应该去拓展的领域,但这种将平民喜剧与商业元素相结合的做法,却是市场大环境之下的一种可贵尝试。我们要欢呼中国电影市场的一日千里,赞美票房的日益高涨,与此同时,也要给小人物们以掌声,给平民喜剧以市场空间。关于这一点,罗素的一句话适用于生活,也同样适用于电影市场:“须知参差百态,乃是人生之福。”(捉刀人)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