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流行音乐不是洪水猛兽

2018-06-25 11:11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6-25 11:11:18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廖曙辉

今年12月是新中国电影音乐事业的开拓者、中国音乐家协会广东分会原主席张棣昌100周年诞辰,当年在人们对流行音乐议论纷纷的时候,他就已经大声说——流行音乐不是洪水猛兽

  儿童团团歌是他的代表作

  “准备好了么?时刻准备着,……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稚嫰的童声进行曲,坚定有力,充满信心。这是1957年摄制、1958年上映的电影故事片《红孩子》的主题曲,给当时儿童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部电影的曲作家是张棣昌,广东梅县人,1918年出生,1990年逝世,享年72岁。他是我国著名的电影音乐家,曾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广东分会(后改为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和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至今一直深受人们喜爱和广为传唱的电影歌曲《人说山西好风光》,也是张棣昌谱的曲。

  从1948年到1980年,张棣昌创作了27部电影音乐作品,其中5部是电影纪录片,22部是电影故事片:《回到自己的队伍》(与吴因、巩志伟合作)、《赵一曼》《保卫胜利果实》《丰收》《土地》《伤疤的故事》《神秘的旅伴》《边寨烽火》《试航》《红孩子》《党的女儿》《战火中的青春》《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上集)》《冬梅》《甲午风云》《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续集)》《独立大队》《伐木人》《艳阳天》(与全如玢合作)、《金光大道》《山村新人》(与高凤合作)、《春眠不觉晓》。

  在张棣昌创作的电影音乐作品中,不乏优秀精品,有的成为经典。例如《神秘的旅伴》插曲《缅桂花开十里香》、《红孩子》插曲《共产儿童团团歌》、《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插曲《幸福不会从天降》《人说山西好风光》、《党的女儿》插曲《兴国山歌》、《艳阳天》插曲《群雁高飞头雁领》等深受人们的喜爱,至今仍广为传唱。

  掌握一手材料注入新时代情感

  张棣昌在《我的电影音乐创作之路》中总结概括了他的电影音乐观:“电影音乐本身功能的特性,它最擅长表现什么呢?最主要的应该说是表现人、人的思想感情。”这是他的电影音乐创作之路,是从长期进行艺术创作实践中经过冷静理性思考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

  1950年张棣昌在创作电影《赵一曼》的音乐时,开始也读了不少抗联的书籍,听了抗联同志的报告,参观了烈士馆,虽然感动,但还没有把看到的听到的宝贵素材消化成自己的实感。后来到关押赵一曼的牢房和刑房及了解了杨靖宇事迹,激起了思想感情上最大的波动,产生了强烈的联想。他总结说:“要写好《赵一曼》这部反映东北抗联有代表性的影片,应该挖取和表现出它的思想内容,要看到敌人的疯狂嚣张正伴随着它即将崩溃灭亡的预兆,杨靖宇、赵一曼等烈士的伟大壮举赢来了光芒四射的革命火花。我就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完成了《赵一曼》影片音乐创作的。”

  张棣昌认为,电影音乐创作,首先要扎扎实实地到生活中去掌握第一手材料,然后再考虑其他问题。除此之外,要写好一部电影音乐,在处理好生活与创作关系的基础上,还要着重解决音乐特色问题。1956年创作《边寨烽火》的音乐时,张棣昌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从景颇族常用单筒竹子音乐中得到启发,根据它很有特色的音调结构,发展变化构成全影片的音乐,用这些音乐表现了景颇族的强悍的性格、居高临下长期在高山生活特定的情景。

  张棣昌在改编运用历史音乐作品中,既弘扬了优秀历史音乐作品的鲜明旋律和历史真实性,又注入了新时代的情感而赋予当代的价值。1957年他在创作电影《红孩子》的音乐时,有意识应用了当年苏区流行的儿歌《共产主义儿童团团歌》,做了整理改编。1962年他在创作电影《甲午风云》的音乐时,又成功地运用了历史名曲《十面埋伏》琵琶曲,来表现剧中主要人物邓世昌被罢官后的心情。

  对流行音乐要肯定、控制和提高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流行音乐在南方沿海一些省市尤其是在广东广州风靡一时。对此人们议论纷纷,各持己见,有的拍手叫好,有的盲目效仿,有的感到厌恶,有的则表示担心。这时,张棣昌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广东分会(后改为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是广东省音乐界的领军人物。他经过考察、研究、分析和论证,对流行音乐提出了鲜明和简明的意见:“一是肯定,二是控制,三是提高。”

  张棣昌从艺术形式、人民需求和积极作用三个方面做出阐述,认为“那种想把流行音乐一笔抹掉,甚至视为洪水猛兽的看法是不准确的”。他举例证明:“三十年代的黑人歌手保罗·罗伯逊演唱的《老人河》,曾唤起多少人对被侮辱被压迫的黑人的同情。当日本青年随着歌手唱着《与幻想的翅膀在火焰中消失》的时候,意味着他们不愿重蹈军国主义的覆辙,当军国主义的牺牲品。在今天,当四十个国家著名歌手在美国为非洲灾民募捐义演时,又唱起了《天下兄弟是一家》。在我国广为流行的《让世界充满爱》的歌曲,充分表达了中国人民追求正义、和平和幸福的美好愿望。”

  但张棣昌也指出,肯定流行音乐并不是任其自然发展,并非所有的流行音乐都是好的,都是受群众欢迎的,这就要引起宣传、新闻、教育、文艺部门,音乐工作者和人民群众的注意,需要对流行音乐加以控制。他认为“流行音乐无节制地发展,势必要干扰民族音乐和严肃音乐的发展。长期这样,音乐艺术就会畸形发展,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要坚决反对和抵制那些片面追求、盲目模仿不健康流行音乐的倾向。”张棣昌还从演出者、创作上、演唱上和管理部门等四个方面,提出了务实操作性很强的意见。

  张棣昌对流行音乐的这些主张,表现出他长期以来追求音乐的人民性、民族性、地方性特色的理念,为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流行音乐的健康发展和推动广东原创流行音乐的发展,起了积极的和重要的推动作用。(廖曙辉)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