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师的春光里

2018-06-28 20:12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6-28 20:12:38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乐 境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能够相信这位健步如飞、春风拂面登台的君特·赫比希老人,居然已是87岁高龄。上个月俄罗斯指挥大师费多谢耶夫在这里指挥深交的那场音乐会,已经让我为耄耋老人的精湛艺术而震惊不已。想不到这位赫比希老人比费多谢耶夫还要年长一岁。

  1931年出生于捷克的指挥家君特·赫比希在国际上享有极高声誉,他曾师从东德传奇指挥家赫曼·阿本德罗斯,其后,他又幸运地得到了“指挥帝王”卡拉扬的提掖,随同卡拉扬工作了两年。耳濡目染,得到真传。从而,他稳步走向事业的巅峰。

沐浴在大师的春光里

指挥大师君特·赫比希 深交供图

  看他的指挥,很多的气韵颇似卡拉扬,甚至那种银发闪闪的头冠,低垂闭目之时,幻若卡拉扬再现。怪不得西方乐评家认为他在“高度诠释与精准度的掌控上和卡拉扬极为相似”。

  在8日的音乐会上,赫比希以高贵典雅的绅士风度,举重若轻的指挥着深交这支成熟的乐队。第一首拉威尔的《鹅妈妈》组曲他没有用指挥棒,洒脱的指法更见心性。到了第二首克鲁塞尔《降B大调单簧管、圆号、大管交响协奏曲》作品3,上半场推向高潮。来自新加坡的艺术家马越、张晋民和韩小光三位年龄相仿,配合起来相当默契,东方人的心智与西方音乐的技巧,三人组合是那样精致默契,既凸显出每一种乐器的个性魅力,又汇聚了三种乐器融和之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三位演奏家的身份既是新加坡一线乐团的演奏家,又是新加坡大学的教授。能够登台演奏的教授担纲教学,显然更具说服力。

  深交的乐队也因新加坡元素加入而有所变化。乐队首席由资深的孔昭辉担纲。中提琴首席、长笛首席也由新加坡乐手加盟。二提的首席增添了新面孔:蕾西娅柯特。这位纤细苗条的美才女首次出场,便为深交二提带来新的亮色。

  下半场的重头戏是舒曼的《降B大调第一交响曲》,又名《春天》。

  众所周知舒曼出生在一个文学家庭,自幼便受到父亲在文学方面的影响。他很早就显露出文学才华,开始写诗写剧本。同时,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也不同凡响:六岁接触音乐,七岁就写出了钢琴小品,并能够在钢琴上即兴演奏。十三岁他能出色地指挥管弦乐队与合唱团的音乐会。儿子的多才多艺,居然难坏了父亲,迟迟不能决定儿子的未来道路。

  音乐与文学,双重滋养了舒曼,使他成为最具特点的作曲家。听他的音乐,就像欣赏文学作品。他的音乐闪烁着文学的魅力。在他25岁那年创作的《狂欢节》钢琴套曲中,就能够感受到文学的元素。到了舒曼创作“春天”之时,正是他生命的春天到来之刻——他与克拉拉冲破重重阻力,在莱比锡结婚,如诗如歌的生活就此开启。正是那一年,31岁的舒曼,连着写了两部交响曲:降B大调和D小调(D小调交响曲是在十年以后作了修订)。降B大调交响曲便是舒曼的《第一交响曲》,又名《春天》。

  据说舒曼此作是受到贝托嘉的《春之诗》的启发,获得灵感。他用四天时间写出第一稿。然后,他将各个乐章分别冠以“初春”、“黄昏”、“欢乐的游伴”、“暮春”等诗意小标题。后来虽然抹掉了,但从作品的四个乐章中仍可寻觅如诗的标题所示。

  三年前深交曾演奏过这首作品。这次在指挥大师的引领下,对作品的理解更趋成熟完美。各声部均有了出色发挥。

  这位87岁的指挥大师无疑是当今世界的“宝贝”,没有听说比他更年长的指挥家能够达到他目前的状态。他以诗人的视角在诠释作品,在高贵轻盈的点化间,指挥棒瞬间化作画笔,迸出万千色彩,瑰丽呈现。而随着节奏变化,一晃一点,灵性的指挥棒又神奇成为羽管笔,在线条清爽地书写着《春天》的优美诗句。我最喜欢第二乐章“小广板”,那是舒曼最擅长的笔触。那种慢乐章的忧伤音色,有着对灵魂的划痕,令人屏息。弦乐像夜曲,又有着虔诚的祈祷,于是更加深入骨髓。这一定是舒曼发自灵魂深处的音色。

  接下来的第三第四乐章重又回到了欢乐情景,那是对民间节庆的渲染。春天是美好的,也是短暂的,送别了春天,接续的是活力四射的夏日。那是唯美中的唯美,高贵中的典雅,一切都在自然当中发生,一切都是一个为音乐而造化的生命的经典传奇……

  观众拼命鼓掌,他就来回健步返场,高昂着头,有着气宇轩昂之感,只有一个内心装着春天的老人,才会走出如此青春勃发的步履。他那挺进式的台步,更像一位资深的将军,披挂上阵地重返他的军队——于是,深交又一次沐浴在大师的光芒之中,又一次在舒曼的“春天”里得以高水平的绽放。(乐 境)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