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诗意的灵动弹拨孩子的心弦——谈朱晋杰的儿歌创作

2018-06-29 10:18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6-29 10:18:50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侯修圃

  “小钢镚儿,不起眼儿,好像一滴小雨点儿。小雨点儿,连成串儿,装满我的储蓄罐儿。储蓄罐儿,抱成团儿,汇成小溪进校园儿。进校园儿,暖心坎儿,送给灾区小伙伴儿。”这首儿歌《储蓄罐》,荣获2013年中宣部等五部委优秀儿歌征集评选一等奖。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大教授曹文轩点评:“作者语言轻松跳跃,韵律动感流畅,浓浓的亲情爱意洋溢其中。”曹文轩诗意的评价,无疑是对作者的充分肯定。的确,作者朱晋杰把一件平凡的小事,用雨点、小溪等意象表达出孩子的行为美和心灵美,是值得称道的。除此之外,近些年来,朱晋杰先后荣获全国省市20多个奖项。无论谁编辑的全国经典儿歌选,朱晋杰的作品几乎都名列其中。

  资料图片

  朱晋杰,1942年生于天津,很小就跟随家人来到青岛。他的母亲是小学教师,很注重孩子的早期教育,所以在摇篮里小晋杰就受到母亲的熏陶。母亲一边推着摇篮一边唱着童谣,他常常在咿咿呀呀的童谣哼唱中进入梦乡。长期的耳濡目染,对他来说,不啻是心灵的滋补和兴趣的萌动;稍长,早年学画的父亲对他有不可或缺的影响,他的父亲保存的画册,诸如《三毛流浪记》《丰子恺漫画集》等是他从小吮吸的精神食粮。1949年进入小学,父亲在小床头给他打造了一个小书架,放上《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等书刊。他在上小学、初中期间迷恋上唐诗宋词,背诵了大量的诗词,并阅读了不少古今中外经典著作,因而就有了写作的冲动。1958年,《石榴笑》等3首儿歌刊发在《说说唱唱》杂志上,这对一位16岁少年来说,真像中了大奖,其鼓舞力量是不可低估的。他说:“从此,我练笔更加勤奋,经常通宵达旦。”

  朱晋杰创作不仅勤奋,而且多产。他从1958年发表作品至2017年8月去世,近半个世纪的业余创作生涯中,写作和发表了3000多首儿歌、童诗,先后出版了《大海动物园》《绘图童话儿歌150首》《幼教儿歌300首》等近40本儿歌、儿童诗集。其中《小扁担》《小牧笛》《巧妞妞》《堆雪人》等作品被编入幼儿园、小学和师范教材,影响了几代人。

  陆机在《文赋》中说:“诗缘情而绮靡”。就是说,诗是抒情的,因而要写得绮丽,有文采。既然诗是言志寄情的,儿歌也不例外。儿歌不仅要有诗的一般特点,还要有童真、童趣。这更增加了创作的难度,但朱晋杰迎难而上,一直守望着这块阵地不离不弃。

  情是何物?情,就是诗人触景而感悟,发自内心的一种喜怒哀乐的情感。说白了就是诗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闪光的东西,通过艺术手段凝聚成一种意境,诗有了意境,才有艺术感染力。朱晋杰的儿歌不乏这样的佳作,比如《风雨天》:“小花伞,手中擎,风里雨里路难行。盲人叔叔下班来,我和哥哥把路领。哥哥说:‘慢点走,叔叔走路看不清。’叔叔说:‘看得清,我有引路小星星。’”这首儿歌描写了很普通的一件事,就是兄妹两个学雷锋,做好事,给盲人叔叔领路。前四句写实,关键在最后两句,着重刻画了盲人叔叔的心理状态,两个孩子像星星一样是“我”的眼睛。诗人抒发了对孩子行为赞美的思想情感,诗中的意象,把小读者引到诗人设置的那一种艺术境界里去,颂扬了美好事物,给人以美的感受。

  想象是诗歌的翅膀,诗歌插上翅膀才会飞;反之,诗歌创作离开想象就会索然无味,儿歌更是如此。朱晋杰在儿歌创作中,运用想象塑造了大量的儿童典型形象,这些形象不一定就是孩子本身,很多时候是物件(包括动植物),诗人以拟人的手法,通过丰富的想象,让这些物件有思想、有感情,并使它们的思想感情和精神世界得到充分的、多方面的展现。比如,《好伙伴》:“我有一个好伙伴,天天陪我在身边,对着青石磨磨嘴,干活总爱跑在前。春到河边割猪草,冬进山里把柴砍,夏收麦子秋收谷,金山银山堆不完……我给伙伴取个名,爷爷笑着连声赞,只因富民好政策,我才叫它‘丰收镰’。”这首儿歌,不仅赞美了“镰”(实际是人)的勤劳,而且赞颂了党的富民政策。在写法上,诗人首先设置一个悬念“好伙伴”,然后逐次写出它的特点,最后点题。使读者有豁然开朗之感:啊,好伙伴是丰收镰呀!之所以出现这种神奇,在于诗人运用拟人的手法,给镰刀赋予人的一切特点,这样符合儿童情趣,这就使诗人所塑造的形象生动活泼、自然可爱。可说这首儿歌匠心独具。

  现代诗人郭小川说:“音乐性是诗的形式的主要特征。”“诗应当是叮当作响的流水。”其实,音乐性是诗歌先天的素质,音乐性的流淌,是通过诗歌的节奏、结构和押韵来实现的,儿歌是写给儿童看的,更应具有可读可唱的特质。我们不妨看看朱晋杰的儿歌《露水珠》:“露水珠,滚滚圆。落在哪?荷叶盘。挂在哪?草叶尖。还有一串真好玩,打湿我的小小辫。太阳公公咪咪笑,悄悄领它飞上天。”这首儿歌,前面是三字句,后面是七字句,节奏明快,韵律整齐,语言浅显、自然、口语化,符合低幼儿童的阅读习惯,正如诗人在《小学校园快乐儿歌》前言中所说:儿歌让孩子感受来自母语和音律的魅力“如入耳,植入心”,万籁千声在稚嫩的心田种下一颗爱阅读的种子。

  朱晋杰的儿歌有大量童话儿歌,如《大海的童话》《大海的寓言》等。所谓童话儿歌,就是让飞禽走兽、水族爬虫具有人的行为和思想情感。支撑童话儿歌的重要手段仍然是拟人化的艺术手法,对此,诗人运用得非常娴熟。我这里特别要提及的是,诗人在创作这些童话儿歌时使用的是一种漫画式手法,所谓漫画式的手法,就是抓住飞禽、水族的主要特点,几笔勾出轮廓,然后画龙点睛,使读者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如《海蜇》:“像把大伞,水上漂流。忽儿一张,忽儿一收。走不像走,游不像游。身子肥肥胖胖,没长一根骨头。”这首儿歌是典型的海蜇漫画,前面是粗线条的形态描写,后面一句“没长一根骨头”,起到画龙点睛之效,这就为儿歌创作开辟了新的领域和新的创作手法。

  朱晋杰当过小学、中学教师,一生和孩子打交道,对孩子们的生活习惯、喜怒哀乐了如指掌,而且融入血液中,这是他儿歌创作的丰富源泉。当然,诗人也很感激生活,他说:“既当老师,又写儿歌。永远感激孩子们,赐予我一份甜蜜的事业。”是的,诗人把他服务的对象——孩子们看作是上帝。正是诗人的反哺,才能坚持业余创作50年,实现了他在《大话儿歌》序言里说的“让诗意的灵动弹拨孩子们的心弦,让诗意的芬芳弥漫幸福的童年”,朱晋杰做到了。

  (作者系青岛市南区教育局原局长、作家)

[责任编辑:崔益明]

[值班总编推荐] 50人论坛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

[值班总编推荐]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 ...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