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逸的书写

2018-06-30 16:52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6-30 16:52:44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胡传海

  在当今的社会,能够静下心来写写楷书,已经成为一种人生态度,因为似乎整个世界都显得烦躁,求得一份心灵的静谧便成为奢侈。所以,我特别羡慕张宇年复一年,孜孜矻矻地去探索楷书艺术真谛的真诚。

  张宇的楷书写得细腻,他可以把点画间的细微变化,表现得入木三分。所以,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将其放大观看,它绝对经得起咀嚼和品味。正是由于张宇对书写品质高难度的追求,所以,他的作品也流露出一种委婉悠然的意趣存在——只要耐心地品咂,就会发现,魏晋书韵慢慢流溢在纸面上,不急不缓,洒脱自在。张宇虽然致力于《龙藏寺碑》,但是他对楷书由晋楷、魏楷、隋楷乃至唐楷,一路发展的脉络了解得非常清晰。这条由韵转力,由力尚健,由健立法的过程在张宇的笔下刻画得很有看头。这就引发出张宇的第二个特点:富有历史感——他把各个时代的楷书特性糅合在带有褚遂良美学意趣的范式上,刚健之中不乏婀娜多姿,妩媚里蕴含着浓郁的个性品格。张宇的多字数作品诸如册页、手卷、八尺等特别能显现其书写的功力,其前后气息一贯,始终如一,精神如注,非大手笔者不能为。张宇楷书的第三个特性就是坚持帖学传统,其书写的各种处理方法均是在确立书写法度的基础上,所以,他的作品无论是笔画还是结构乃至章法都是渊源有自,处理严谨,一丝不苟。那种尖峰入纸的轻盈飘逸,书写时来往挥洒自如,以致点画间的呼应变化和结构布势中的阴阳向背的矛盾处理等,都是晋唐古法。再加上张宇本身气质中的儒雅的文人化特质,所以,他的楷书的美学风格就是那种优美自然,柔中寓刚,一波三折,韵味无穷。“顿之则山安,导之则泉注”,一笔有一笔之气象,一字有一字之范则,内敛中有欲扬未扬之韵致,舒展时含一步三叹之变化。

  中国书法,特别是近三四十年以来,展厅书法为人关注,使得能够张扬人个性元素的行草书创作显得异常繁荣,在展厅里一眼望去都是满纸云烟和争奇斗艳,而对于能够体现人自身内心宁静的一些书体,比如篆隶和楷书就显得要落寞许多,这看似是一种书体上的差别,其实本质上是人内心里的审美观的不同。

  从对传统价值观的坚守这一特点来说,楷书有着自身发展的逻辑特性。自从唐代的楷书建立了完备的法则以来,便形成了两条线的发展,一条是以欧阳询为代表的北碑刚性书写,谨严端悫是其特点,颜柳都是延续这种美学范式。还有一条就是发端于《龙藏寺碑》延续至褚遂良的柔性书写,这是以帖学行草书写为依傍,讲究书写时的灵动飞扬,这种方式延续到宋代,就成为了“逸的书写”的基础了,特别能体现人的情感的宣泄和心灵的回响。到元代赵孟頫又将楷书写得非常的圆融秀逸,而至明朝末期王铎、八大的楷书已经不是公共意义上的楷书,其张扬个性已经成为时尚。但另一方面,由于科举制度的要求,馆阁体的兴起,也从另一方向扼杀书写的个性化,其借助于体制的力量,终于把楷书的心灵书写降到最低。所以后来的清代的楷书是将碑帖交融作为手段而重新崛起。

  如果我们仔细地回想一下,就会发现张宇承接的恰恰就是宋代的书写法则:强调心灵的静谧安详和书写的自在飞扬的统一。追求完美品质和对“逸情、逸趣、逸志”的深入探究。所以,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宇的楷书既体现了历史感也再现了逸的书写的深度。

  能够把楷书写得具有高度的人,也一定是个有温度、有深度、有广度的人,张宇如此。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精神的当代启示,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方向和路线是决定一切的;第二,人活着应当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对艰难困苦,要经得起考验;第四,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详细】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