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夏序忆长林

2018-06-30 17:05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6-30 17:05:22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王明明

  梁长林的名字在当今年轻中国画家中并不为人熟知,但他在短暂的一生中留下的诸多作品却值得我们研究和思考。其夫人邹爱茹女士携子在其逝世35周年之际把珍藏多年的作品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这不仅得偿心愿,也是我35年来一直惦念的事。因我与长林兄有着生死之缘。

  那是在1983年5月,中国对外展览公司在巴黎举办中青年国画展,选派我与长林兄代表中国画家参加开幕及交流活动。我俩初次相识并第一次走出国门,在10天的艺术交流中参观了许多博物馆和美术馆,每天都在兴奋中度过。我们畅谈感受和收获,以及对中国画创新与对西方艺术借鉴的认识。虽是初次接触,我却被长林兄的质朴与真诚所打动,他对我说,这次出来眼界大开,真想多留几日看看。

  5月20日我们到距巴黎两百公里外的小镇参观,晚餐后乘坐小轿车返回巴黎,上车后我和长林兄便睡着了……等我被剧烈的震动惊醒,在恍惚中被外面的人拉出车外,亲眼目睹长林兄躺在马路上当场遇难。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使我悲痛欲绝……急救车把我们送到医院,经检查我并无大碍。从第二天的报纸上我才得知我们的小车与一辆集装箱大车对撞。我庆幸自己还能活着,痛心长林兄的离世,倍感人的生灭无常。从那时起我顿悟到,名利都是身外之物,有什么比活着和开心更重要呢?

  长林兄大我一岁,年仅32年岁便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失去了一位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艺术家。他1974年考入中央美院,我们都是蒋兆和、卢沉、姚有多、周思聪等几位先生的学生,交谈起来倍感亲近。长林兄1978年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叶浅予先生在1983年长林兄遗作展后的文章中曾写道:“长林在教学之余,专心一意为中国画的推陈出新探索道路,值得特别称赞的是他对艺术事业和个人生活的态度:严肃认真,虚心钻研,埋头苦干,不图名利。自古以来,中国画的优良传统,除了称道画品,还讲求人品,所以有句名言:人品既高,画品不得不高。长林的可贵之处,正在人品与画品皆高这一点上。”

  为策划长林兄此次展览,我又重新认识了他的艺术。在为数不多的主题创作中,长林兄表现出他特有的视角与成熟的面貌:他的一些没骨人物小品,形象生动,笔墨酣畅淋漓,已形成了他独特的面貌与样式;他的课堂水墨写生学习了卢沉和姚有多先生的画法并独有建树;他的速写继承了叶浅予先生强调感觉和敏锐的传统,生动鲜活地记录了生活中的感受。从美院入学到去世的9年间,他已完成了向成熟艺术家的转变,这在同年岁的艺术家中也是不多见的。

  长林兄认为“速写是创作搜集形象、素材的重要手段,也是创作的一部分,是认识生活的过程,也是生活与创作之间的纽带”,这得益于他对中国画的深入研究与理解。他十分强调书法在中国画中的作用,用线造型是中国画的第一特点,线条要有中国书法的基础。他更强调中国画在素描和速写的基础上向毛笔的运用中转换,以达到随心所欲、运用自如、千变万化、游刃有余的境界。他所认识的中国画的高度与艺术实践在他的创作中得到充分体现,他对中国画充满自信并用自己的作品证明了当代中国画的发展前景。正如叶浅予先生评价他:他笔下的形象,既是现实的,又是有中国气派的。

  在巴黎相处的短暂时光中,我们直面西方经典艺术与当代艺术带来的震撼与困惑,讨论中国画发展中如何面对西方艺术的借鉴与冲击。我俩的共识是:中国画必须与西方艺术拉开距离才有自己的空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不可本末倒置的。时过35年,中国画在激烈的争论中发展了其多样性,拓展了边界的宽度;中国画教学中以素描色彩成为基础训练的模式,以观念更新代替笔墨功夫的锤炼,以摄影图像合成替代速写在生活中发现的艺术灵感;在传统的继承中更多地吸收样式,师迹不师心,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在中国画发展过程中,对于传统中国精神的把握与寻找中国画的本源和规律将是中国画发展中永久的课题。

  我在想,如果长林兄今天还健在,他的观点又如何呢?他的艺术又将走向何方?从其所存留的作品与笔记来看,他具备了出众的才华,继承了前辈人物画的优良传统。他从生活中吸取灵感与营养,用心去体会中国画的精神与艺术规律,以他的智慧找到了通向中国画本源的途径。

  三十五载弹指一挥间,时常会想到长林兄。艺术家都渴望把自己的艺术载入史册,但我国悠久的历史文明会那么宽宏地接受每一个人吗?在大浪淘沙的历史长河中,只有人品画品俱佳的人,有传承有创造,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具有中国特色、中国精神的作品才能够成为首选。长林兄具备了上述条件,虽然他英年早逝,但历史和我们都会记住他。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