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为音乐行业亮出专业标准”

2018-07-02 10:05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7-02 10:05:02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韩 轩

  “我们都说不明白的事,别人不可能说明白;我们不主动说明白,别人也没有责任帮我们说明白。”近日,第二届CMA唱工委音乐奖年度音乐评选公布入围提名名单,乐坛大哥李宗盛作为评委会首席顾问,向所有从业者寄语。提名公布现场的气氛有些振奋,同时也是沉甸甸的,从业者们都感觉到,这个奖正试图重新树立音乐行业的荣耀感与尊严。

  “乐坛没必要再多一个‘分猪肉’的奖。”去年,唱工委主任委员宋柯抱着这个想法,与评委会主席徐毅、总顾问李宗盛共同发起第一届CMA唱工委音乐奖。坚持不接受任何商业冠名、坚决不提前告知谁能获奖、坚决不求大牌艺人参加颁奖典礼,带着这几个“坚决不”,唱工委音乐奖走到了第二年。伴随着第二届入围名单的公布,唱工委奖想做一件新事情:为音乐行业亮出专业标准。

  提名原则

  拒绝“分猪肉”和暗箱操作

  去年唱工委奖公布入围提名时,业内的反应很有戏剧性。当时的评委会根本没精力做宣传,这份名单却得到了不少资深乐评人的关注:“一个音乐奖靠谱不靠谱,不用到奖项公布的那天,从提名上就能看出来。”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惊喜:内地乐坛“分猪肉”和暗箱操作的奖太多了,但是这个好像不太一样。

  正是为了建立一个有公信力的行业奖,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唱工委)才发起了第一届CMA唱工委音乐奖,评出了32个奖项。今年,奖项设置做出了部分调整,设年度类、单项类、技术类三大类,共计35个奖项。

朴树凭借专辑《猎户星座》入围年度专辑、年度歌曲、年度男歌手等10项提名。

  从今年公布的提名可以看出,陈奕迅、李荣浩分别凭借专辑《C'mon in~》和《嗯》入围年度专辑、年度男歌手等备受关注的提名。朴树凭借专辑《猎户星座》入围年度专辑、年度歌曲、年度男歌手等10项提名,领跑全部提名名单。张惠妹紧随其后,凭借专辑《偷故事的人》分别入围年度歌曲、年度女歌手等9项相关提名。VaVa、谢春花等5位音乐人入围年度新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CMA新增了最佳儿童音乐专辑奖,仅有两张专辑入围。“在过去几十年里,表现儿童、写给儿童的作品都比较欠缺,为了鼓励这方面的创作,CMA增设了这个奖项。”徐毅介绍,虽然报名参选的专辑不止两个,但经审核,符合规则、且在2017年度发表的专辑只有两张。徐毅相信,在行业的关注下,儿童音乐作品以后会更多。

  重视幕后

  李宗盛写专业评审报告

  “这些年乐坛都快变成了娱乐圈,鼓励个性和颜值,音乐本身反而被放到后面,就像最近的《创造101》,不会唱歌不会跳舞的选手还能拿高排名。我们的行业是不是把标准完全丢掉了?”乐评人卢世伟十分感慨,“就算大众认为音乐没有标准,从业者也要给自己立出一个规则,表明我们还在追求。”而这,也是唱工委音乐奖在今年试图阐明的事情。

  为了今年的评审,李宗盛最近一直在忙着编写《技术类奖项评审建议报告》,表述他对于技术奖项的解释和意见。“最佳作词:最会说故事的人”“最佳编曲:隐身的化妆师”,李宗盛在报告中这样概括他的观点。“词曲、录音、编曲等都是幕后的技术性工作,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给出专业的观念,别人不了解我们的行业,就会看轻我们的行业,更不会投身这个行业。”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让徐毅记忆犹新的是,去年在评选最佳音乐录影带奖项时,一位评审把周杰伦《床边故事》中的每一个电影和小说典故都找了出来。该专辑获奖后,周杰伦才知道了这个细节,他大吃一惊:“没有人这么细致地看我的作品!”宋柯也表示,CMA不受人气、知名度、关系等外围因素的影响,“我们想给行业一个导向,让同行知道在什么领域里努力值得褒奖。”

  提名公布后就将进入评审环节,评审团组成依旧沿用去年的方式:评委会主席徐毅首先邀请9位专业领域的资深人士组成评委会主席团,再由这9位评审分别召集10位经验丰富的同行作为评审顾问,再加上徐毅与李宗盛,共同组成101人的专业评审团。去年,贾敏恕、金培达、金少刚、李飚等资深人士担任评审。在公开今年最终获奖名单前,评审团名单依旧对外保密,独立第三方机构普华永道执行协定程序。

  颁奖盛典

  不请没功底的流量艺人

  评审环节完成后,7月31日,2018唱工委CMA音乐盛典将在京举办,最终的年度获奖名单也将在盛典现场公布。

  与台湾金曲奖等华语音乐奖相似,颁奖盛典上一定会有精彩的音乐表演。“我们欢迎会员单位和艺人报名当嘉宾,但坚决不求任何大牌艺人参加。”宋柯说,盛典对表演嘉宾的要求很高,唱功要好,要有现场表演能力,还要有创造力,“这就注定我们请不了流量艺人,没现场功底不行的,绝对对不了口型。”

宋柯在唱工委音乐奖发布会上发言,表示评委就要给行业一点惊喜。

  此外,唱工委奖还坚决不接受商业冠名,也绝不会提前向会员单位或音乐人透露得奖信息。宋柯说,不少音乐奖会有这样的“惯例”,歌手答应来颁奖现场,主办方才答应给其奖项;不少艺人和唱片公司的老板也会先问有没有奖,再决定是否出席颁奖礼,没有奖就不“陪坐”。“我以我母亲的在天之灵发誓,CMA绝没有黑幕,而且在正式公布前,我也不知道谁得奖。”

  宋柯经常提起,某一年台湾金曲奖颁奖时,张学友连一个奖都没拿到,也心甘情愿地在台下坐了5个小时,这正是他对行业、对奖项尊重的体现。对于CMA这个新生奖项而言,“我们至少得用三年的时间,让业内对它有全新的认识。”说着,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今年就不错,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得奖的。”

  “我们就想给这行业带来点惊喜,你说这个行业一年到头连个惊喜都没有,都是之前谈好的,那多没劲啊!”说罢,宋柯哈哈一笑。(韩 轩)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