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长安》:时代浮世绘 商界实情录

2018-07-03 14:42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7-03 14:42:5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施战军

  可多角度阅读的“类型化”小说

  《花落长安》是一部“类型化”明显且不单一的作品。基本上可以从这几个类型来看这部小说:

  第一,它是情节型的,现实题材里边的中国故事,按照情节来设置,故事的紧张度、戏剧化都非常充分,所以很适合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某种程度上讲,小说是影视剧本的“底子”,从这个“底子”来说,不像前些时热播的职场剧那么“神”和“虚”。《花落长安》在情节设置上,没有回避掉公司实际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在交代郑秉国和周通老总和副总的关系上,从职业人角度来说,周通为了能让公司发展壮大,十分敬业。与之相对的,郑秉国在面对公司发展遇到的道义伦理时,却没能坚持正义、正确。但,周通这个人也具有双面性,当他接触了秦幽若的秘书谢丽丽之后,他再面对人与事的时候,不光彩的一面就显现出来了。大故事和小故事,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之间皆有精彩,而这种情节层层递进的故事也特别适合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花落长安》:时代浮世绘 商界实情录

  第二,它是知识型的,所谓的“干货”主要指向商贸。在当下中国,涉及商业运作的普遍的、特殊的路径,它都涉及了。比如说创业过程中资金的问题,可以说秦幽若和郑秉国之间情节的每一次重要推进都和钱有关,其面临的商业危机之所以得以化解,都是因为郑秉国给予了鼎力支持。再比如作品中涉及的各种复杂关系,有公司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关系;而环境既包括人的环境,又包括商业环境,这些作品都写到了。关键是作品写出了一个必然的过程史,就是要做买卖,在特定时代的中国大背景下必然要经历的东西——从创业,到轰轰烈烈,到失败甚至是毁灭,然后再涅磐重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不是成功学的探秘,而是社会学的考辨。巴尔扎克的很多作品都体现了这方面的价值和意义,《花落长安》这部小说也具备这样的特质。

  第三,它是情感主线型的。作品勾勒出了人的成长历程,而这个成长历程值得玩味。作品一开始就展现了秦幽若和丈夫刘江的冲突,刘江深夜醉归,女主人公因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而闹起了家庭矛盾,预示了她和刘江关系的破裂,而这又是她出走创业的切入点。其中却内含着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地方:很长时间以来,中国的现实题材创作中的精英意识太强了,而这部小说照顾了大众趣味。过去作品中我们常见的是以男人的成熟魅力为中心的,而这部作品里,主人公是女性,她自信、成熟,又不乏天真,小说里,这堪称女人的杀手锏。作品有别于我们熟悉的男人为中心的那样一个系列,实际上它很可能预示着一种全新的大众趣味,将会引领一种新的大众审美潮流。在热播剧《欢乐颂》里我们虽然看到是一群女孩子,大家都是围绕着靳东在剧中饰演霸道总裁;而《花落长安》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女人渴望独立的、具有精神慰藉的人生如何走出来。

  容纳、善意是所有优秀作品向上的引力

  作品有两点特别值得关注,也可以说是其重要价值和意义的体现:

  第一,秦幽若这样一个女人,她在今天城市商战里边的形象和当年《平凡的世界》里孙氏兄弟的成长之间,构成了一个新的衔接。《平凡的世界》讲述的那个时代,在陕西的作家笔下是以传统文化作为自己的道德力量出现的;在《花落长安》里,秦幽若之所以可以继续前行,依然有这样传统文化力量的支撑,但她身上更多的是现代意识,有了新的变化。

  第二,对人的态度值得思考。作品中的秦幽若,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说已融入了作者个人立场、态度,一方面收纳复杂,甚至是恶意;一方面不断整理内心深处的善意。应该说奶奶是她心里善意的播种者,对她影响很大。这种善意推动着她把痛苦留给自己,而不会推给别人;当然遇到迫害性的事件时她也会迎头而上,但最终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收纳“复杂”而展示善意。这里的“复杂”包括挣扎、彷徨、伤害,等等。不像我们现在看的很多小说,主要写受苦、受难、受摧折、受虐待。对于很多“苦”的东西,她不回避,也没有对社会贴观念化的标签,而是收纳痛苦、复杂,整理好自己,保留着自己的追求,从而对他人报之以谅解、救助,甚至救赎。这是很了不起的,自带一种能引领人向上的无形的力量,这正是经典文学作品所不可或缺的。我们中国作家一般不太会写这些,让人欣喜的是,在《花落长安》这部作品里我们看到了作者的这种努力。

  文学的意境植根于语言和可信度

  能够很好地驾驭这样的热门题材,难度可想而知。应该说,戏剧化、情节化、故事化使小说引人入胜,即便有讲得不够完美的地方,我们都可以靠想象来弥补,但《花落长安》的小说感还是不太够的。所谓的“小说感不够”主要体现在语言上,可能跟完稿后的删减有关系,描写一个人表情的语言还是有点太直白、太直接了,人物心理活动以及旁及的情境因素方面也还是有些欠缺。

  《花落长安》所展现的是一卷时代浮世绘、一部商界实情录。作为“浮世绘”部分,作品做得非常好,里面人物非常明晰;但是“商情录”的部分相对不足。主人公秦幽若、孙德浩、郑秉国等到底做的什么买卖?公司的具体业务渠道是什么?他们如何与其他商家进行业务往来?这些最丰富、最实在的本相,作品却没有交待,读者不得而知。过去在传统现实主义作品中,这会是让故事真切可信的必备元素,而这部作品主要奔着人物情感故事去了,在这方面也让人多少感到一些虚化。

  总体上说,这部小说确有它难得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基底”,它保留了对人基本认识当中积极的一面,而且试图以自我担当实现对人的谅解和救助,这是值得称道的。(施战军)

[责任编辑:刘冰雅]

[值班总编推荐] “纸螃蟹”遇冷,市场回归理性

[值班总编推荐] 谱写农业农村改革发展新华章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   古代的中秋节,见证了那个时代诗词的芳华与发展,也见证了盛世与衰败。直至今日,中秋节始终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也是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节日。一个小小的节日,不仅蕴含着百姓对团圆与家和的愿望,更寄托着一个国家和民族对统一与和平长久的期盼。【详细】

      由中秋月饼吃法之争、借网络中国节的“东风”,我们欣喜地看到,对中秋等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正在进行,在互联网技术构建的这个超级社交场域下,人们可以真正地“共此时”“共婵娟”“话中秋”。【详细】

  •   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在新时代,我们要始终传承和弘扬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用中华民族创造的精神财富来以文化人。【详细】

      中秋节期间,民间有拜月赏月、互赠和食用月饼、亲友欢宴、对月赋诗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甚至还会举行大型的中秋诗会和文艺晚会。【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