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峥,不愿被定型,这次又选了“难走”的路

2018-07-04 10:36 来源:文汇报 
2018-07-04 10:36:1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吴钰

  “透过人性当中小小善意的光芒,越放越大,这种慈悲心是足以感动所有人。看到整个时代和国家的发展,真的特别好,我为我们参加这样的一个电影拍摄而感到自豪。”在7月2日的《我不是药神》首映礼上,徐峥这样解读自己获评的“演员因角色而可爱”。

  《我不是药神》点映期间,不少观众都因徐峥和宁浩的喜剧“王牌组合”慕名而来,不料在轻松搞笑的前半段剧情结束后,是一众小人物坚韧生命故事的“催泪弹”。观影结束,观众没有因“受骗上当”而懊悔,反而纷纷给出好评,还有网友表示该片应被列入“良心电影”。

  徐峥的演技也似乎突然获得了集中的关注,《我不是药神》中他饰演的角色“程勇”开场就以打老婆的失败者形象出现,造型邋遢、举止粗鄙,躲在出租屋卖保健品,还因拖欠房租被房东锁了大门。但这样一个“烂人”,在接触慢粒性白血病群体的过程中,逐渐被“生老病死”的力量唤醒了同情心和同理心,最终不计代价帮助病人。从猥琐自私小人物一夜暴富的嚣张跋扈,到无意成为“药神”后的朴实内敛,徐峥将转变过渡演绎得十分自然,从人物的变化中传递了“治愈”的力量。

  一个好故事,总能让观众在观影结束后还有探究其原型的冲动。徐峥表示,这部电影虽根据真实故事改编,他所塑造的主角却和故事原型有一定出入。剧本前后打磨了近四年,“程勇”也慢慢改编成了一个原创人物,他“有自己的小私心和贪欲”,但身上的微弱光芒也逐步放大,让观众产生同理心和同情心,这样的角色更真实可信。

  揭下“文艺青年”的标签,为何一度只演荧屏“男一号”

  提起徐峥,观众第一印象都是喜剧演员,其实他的银幕工作还有更高的追求。在被观众赞誉《我不是药神》达到了“演技巅峰”后,徐峥回应“还在山脚下爬呢”。他的演技,是扎扎实实从话剧里磨炼出来的,在出演电视剧前,徐峥曾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默默耕耘多年,还因《股票的颜色》获得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奖。但小众圈子无法满足他的抱负,徐峥不愿以“文艺青年”固步自封,而是不断寻求和现实更紧密的连接方式。

  涉足电视剧后,徐峥的原则一度是只演“男一号”,因为太过出色的配角容易让演员定型。角色不分大小,但男一号能让观众更清楚演员的能力。《春光灿烂猪八戒》常需要戴头套,即使只看得清动作,徐峥还是塑造了一个与传统印象不同的“猪哥哥”:憨直痴情又带一丝狡黠,风靡大江南北。后来的电视剧《李卫当官》由《雍正王朝》原班人马作配,面对一众资深老演员,徐峥泰然自若地插科打诨也丝毫不落下风。

  银幕上的“中年危机男”,如何面对观众的宽容不再

  电视剧斩获极高收视率,演员对自己的要求却不能止步于此。《夜·店》中的聒噪、《人在囧途》中的虚伪、《疯狂的赛车》中的油滑……徐峥转战银幕后并未力求大男主,反而“专攻”小人物。和宁浩最初合作《疯狂的石头》时,甚至不惜“强求”一个配角。宁浩本来邀请陶虹客串,徐峥看到剧本后毛遂自荐。即便因主演过多部电视剧,他成了当时剧组最大的“腕儿”,但也只剩下一个没有报酬的“冯董”,徐峥演了。

  2012年,《泰囧》以中小成本制作刷新了国产电影票房纪录,徐峥的导演处女作就迎来“爆款”,其实早有铺垫。除了对小人物的“执念”,在出演《爱情呼叫转移》时,徐峥就帮忙对台词删删改改;《人在囧途》更曾爆出视频,因为香港导演不熟悉春运相关情况,徐峥在现场给王宝强、黄小蕾讲解爆笑桥段,剧本中点睛之笔也很多出自他笔下。黄渤评价徐峥阅片量大,“有导演思维”。但在《泰囧》火成现象之后,黄渤却评论了一句话:“徐导,您以后的路要有多好走和多难走啊!”

  的确,在“囧系列”塑造一系列“中年危机男”后,徐峥似乎已能熟练调制成功的配方。《催眠大师》《港囧》《幕后玩家》无不获得商业成功,他独到的眼光一次次获得观众的肯定,《泰囧》初期寻求投资方屡遭拒绝的窘境很难重现。但与此同时,观众自然而然会对徐峥提出新的要求,不再以对新人的宽容眼光看待。

  要比海外“良心”做得更好,如何反击观众的喜剧思维定式

  “才华配不上野心”,有观众在《港囧》上映后给出这样的评价。徐峥一直试图让观众在发笑之外对喜剧故事本身有一些思考。《港囧》中加入了青春片元素,试图以初恋、情怀,触发对中年危机不同的情感共鸣,但杂糅太多让影片存在“拼凑”感,观众对结尾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

  无论新创意会不会让观众 “笑不出来”,徐峥都没有在喜剧的道路上定型,而是不断尝试更丰富的电影类型,即使题材过去被认为存在票房 “天花板”。2014年《心花路放》上映时,他谦虚地称自己 “一直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好演员,造化弄人,开小差当导演也是为了有戏可演”。为了有更多好戏可演,徐峥还跨界监制不同风格导演的作品,《幕后玩家》的导演任鹏远、后来拍出《火锅英雄》的导演杨庆、《超时空同居》的导演苏伦,以及《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多少都因他的影响力获得了更多关注。

  貌似难走的求新、求变之路,焉知不会是条坦途?随着观影习惯的培养,中国观众也在呼唤更多优秀的表演、更高质量的电影作品。在中年危机的“基本配方”上,徐峥又增加了过去国产片中少见的“人物传记”。《我不是药神》的剧情到“程勇”获得事业上的成功为止,本是一再被证明的喜剧成功范本,但剧本还呈现了让人百味杂陈的后半段,徐峥坚持以从有道德缺陷的普通人到英雄脱胎换骨的转变,诠释人性善良坚韧的正能量,平衡影片的商业与艺术。如此“反击”观众的喜剧思维定势,不是没有风险。

  面对观众的期许,徐峥表示,不是只有印度才能拍出《摔跤吧,爸爸》这类电影,我们也拍得出,甚至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