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为乡村塑浮雕

2018-07-04 13: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7-04 13:06:1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为乡村塑浮雕

——姚剧《浪漫村庄》观后

  作者:方其军

  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倾力打造的姚剧《浪漫村庄》,作为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的应邀剧目,带着姚江水的清音、四明山的清风北上而至京城,于6月20日、21日,在梅兰芳大剧院面向首都各界连续献演两场,受到观众好评。

  当前,乡村振兴的号角嘹亮、举措扎实,在这一条精神脉络和现实走向上,《浪漫村庄》蜿蜒生长于一个开合自如、深浅相宜的乡土故事、文明歌谣,它立足于乡村振兴、古村保护、富民强村等角度,既是题材选取,又是思想指向,思想性的导航所引领的显然是一个开阔空间和康庄大道。因此,正确立意之后,思维可以奔跑,可以飞翔。在姚剧《浪漫村庄》里,戏剧冲突设置了三个爆破点:第一个是科技驻村干部张子民“是去是留”的纠结与徘徊,一边是姚江古村保护与资源开发,一边是女朋友亚妮在国外的声声呼唤,何去何从成为“心结”;第二个是村民姚勇良翻修楼房与古村保护开发规划冲突构成的矛盾,围绕到底翻不翻修,将姚勇良推到包括其妻崔莺莺在内的全体村民的对立面;第三个是镇文化干部金晓东“作梗”造成的“漩涡”,其在夜里冒充张子民骚扰姚勇良之妻崔莺莺,金晓东的这个“动作”虽在全剧中间时段发生,但因是前两种矛盾或自然延伸或具有相关联的结果,所以,由此形成的连锁反应在全剧布局中有承重的意味。因为戏剧冲突的有效设置,剧情环环相扣、跌宕起伏、妙趣横生。呈现在舞台上的姚剧《浪漫村庄》,有着饱满的艺术张力:“以轻松欢快的手法描摹一位心系民生的青年科技干部在农村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所经历的种种趣事,以及由此获得丰沛的精神反馈的心路历程,呼唤与礼赞美好的人性与纯净的人文环境。”

  姚剧起源于乡野,发展于都市商演,在专业剧团经年累月不间断排演现实生活题材的努力中,不断“出人出戏”,可见小人物是姚剧舞台的“土著”,姚剧舞台是小人物的“原乡”。在姚剧《王阳明》《严子陵》之后,姚剧《浪漫村庄》的出现,让人们清晰地看见小人物在姚剧舞台上的亲切回归。检验一个作品的成败,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人物形象是否立起来”。从这层意义说,“戏剧就是脸谱”,甚至说“文学就是脸谱”。没有“脸谱”就没有人物,没有人物则无以为作品。只是,与京剧不同,戏剧舞台(甚至文学作品)的大多人物是将“脸谱”内化于神韵、外化于举止。倘若“脸谱”不够清晰,人物没立起来,作品会逊色许多,甚至可能无法“达标”。

  《浪漫村庄》中的每个小人物都可贴上相应“标签”,无形中成为烙印在观众心头的“脸谱”。省城某农科院科技干部下派姚江村的村主任助理张子民儒雅、宽厚,姚江村村民姚春燕清纯、好学,村民姚勇良刚烈、善良,姚村长有担当、有胸怀、有经验,又因年龄等因素有一定局限性,在新时代带领村庄发展可能存在学识与眼光上的短板,好在他看重、支持、邀请张子民成为他的“接班人”,乡文化中心摄影干部金晓东喜欢动点“歪脑筋”,可以说是这戏里的最大“反派”。细细琢磨其中几个小人物的身份、性格等,名字都蛮熨帖,可以领会编剧的别具匠心。

  在欣赏性上,我印象颇深的是开场的房屋移动,而男女主角就在那里“研究蓝图”,这种现实中不动的在动,生活中要动的不动,从欣赏角度上看非常有艺术张力,有新奇感和吸引力。在必要环节,舞台上别出心裁且融会贯通地展现了木偶摔跤、车子灯等余姚的非遗项目表演,既服务了剧情需要、烘托了乡村氛围,又丰富延展了舞台观赏视野,很是难得。

  《浪漫村庄》的思想引领、故事主线、人物塑造、花絮点缀所组成的画面和质感,我觉得就是建立了一个虚拟而灵动的“浪漫村庄”,那是当代乡村史的一座浮雕。(方其军)

[责任编辑:刘冰雅]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精神的当代启示,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方向和路线是决定一切的;第二,人活着应当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对艰难困苦,要经得起考验;第四,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详细】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