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每一个生命,都该被温情对待

2018-07-04 17:18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7-04 17:18:31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郑芳芳

  点映高达9.6分,票房过亿,提档上映,被冠上“年度最佳影片”的头衔,并引发了“自来水”们的大规模盛赞,这些一气呵成的“奇迹”,全部来自于《我不是药神》。

  7月5日,由宁浩、徐峥监制,文牧野执导,徐峥、王传君、周一围等主演的《我不是药神》将携带着好口碑与旺人气正式公映。抛开徐峥毫无争议的优秀演技之外,期待出生不久的儿子能喊声“爸爸”的吕受益、信仰坚定的慢粒白血病牧师老刘、为给孩子赚救命钱而在酒吧跳钢管舞的思慧、刚满20岁不愿拖累父母而离家出走的黄毛……用眼神,微表情,小动作,甚至是发型,让每一个角色都充盈而丰满,攒聚起了这部电影的深刻内核。

  电影聚焦于“吃不起药”而展开的故事。徐峥饰演的程勇是卖“印度进口”王子神油的药贩子,父亲因血管瘤卧床不起,妻子因被家暴与他离婚,并要带着八岁的儿子移民。生活一地鸡毛,落魄潦倒又不求上进。生活的转机出现在父亲突然病变需要八万手术费的当口。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一个慢粒白血病人找到他,托他从印度带一些仿制的药品格列宁。

  什么是格列宁?格列宁曾被《时代周刊》比喻为射向癌症的一发子弹,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然而这种瑞士产的药售价却高达4万元。要知道,在人人还用小灵通的2002年,一个家庭一年的全部收入可能都不到4万元,一人生病拖垮全家不仅仅是个夸张的说法。

  “人们说,印度是穷人的药房,所以全世界都在这里买药。”程勇打着“只想赚钱”的旗号,将大批仅售500元的印度仿制药代购回国后转卖5000元,从一个小老板摇身标成了印度格列宁的中国代理人,一沓一沓的钱成了他最实在的成就与欢乐。程勇无意做救世主,各医院的病友群群主却送来了一面面“药神”的锦旗。的确,这药效几乎无差别、价钱却便宜好多倍的印度格列宁,成了程勇送给那些“吃不起药只能等死”的病人的希望。因害怕犯法被抓去坐牢而停止代购,又因苦于病痛与天价药而自杀的吕受益,彼时已事业成功的程勇再次走上了分文不赚甚至赔本代购的平民英雄之路,看似不可能却始终奋不顾身。

  当一部插科打诨的喜剧,被铺上荒唐和悲凉的底色,深度和内涵便远远超越了故事梗概。电影将镜头对准“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一群不同阶层、身份、经历各不相同的慢粒白血病人,背负着同样的生存压力,在救得活和救不了之间苦苦挣扎。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一位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在呜咽着哀求警察不要继续追捕程勇时说:“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领导,谁家里没有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辈子就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只是想活下去。”

  正因为程勇抚慰和延续了慢粒白血病人们这种求生的渴望,才让一个个眼窝深陷、戴着口罩的“路人”拥挤在街道两侧,在“有菌环境”里毫无芥蒂地掀开了口罩,来送这个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的“药贩子”,沉默无声的目送画面下,覆盖住的是病人们憔悴而渴求的悲凉。

  穷病无治吗?并不是。冰冷的法律被有温度的执行的时刻有很多。就像电影里的程勇,判决时便量轻执行,后来更是缩减为三年便出狱。投射到现实中来,“药神”的原型“药侠陆勇”因为1002名病人们亲手写下的联名信,在被关135天后检方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这是最温暖也最动人心的时刻。生命之前人人平等,没有人会因为穷,就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我们都愿意为了去维护这一权利而献上自己的努力和温情。

  电影的结尾借由曹斌的口给所有人留下了希望与温情:“大家已经不买印度药了,因为‘格列宁’纳入医保了。” 从2015年开始,一些省份将格列卫纳入医疗报销,最高可以报80%,另外还有很多省市仍在为格列宁正式进入医保而努力,但如今,慢粒白血病从03年的存活率的30%上升到85%。

  文牧野说:“生的信念会给人饱满的力量,电影传递出来的应该是相信世界的希望。你怎么善待时代,时代一定会善待你。”希望以后真能如程勇在法庭上所说那般: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郑芳芳)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