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诗意林徽因

2018-07-05 11:32 来源:山西日报 
2018-07-05 11:32:52来源:山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成 炜

  一想到林徽因,脑子里就迅速闪过一句诗歌:“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这是写给林徽因的挽联,而这挽联的作者,正是金岳霖。

诗意林徽因

  林徽因是“女神”,一身诗意,而这个挽联概括出来的恰恰是林徽因身上最重要的两个特质,“诗意”和“多情”,而这位金岳霖老先生,一个徽因“女神”永远的小迷弟,谈起她时,却仍是一脸的怅惘:“徽因这个人很奇怪,我常常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个挽联之所以流传甚广,常常出现在人们的脑海里,正是在于这个挽联是大多数人对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美好女子的想象。林徽因重视仪表,每次不收拾得一丝不苟根本不出门;她还很理智地选择在当时门当户对、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绝配的梁思成为丈夫,并成为其贤内助,果真是一个符合后代多数人想象的人。

  我这次分析,想换一个角度,谈一下作为女子的林徽因。

  人非草木,怎可无情?综观林徽因的诗,多数表现为对情感体验的一种近乎热忱的痴情:“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告别中。不越界,知进退,也许才有徘徊后的万里晴空。”这是她对自己情感的一种态度,唯有将情感视为最珍贵的东西的人才会有种种产生希望、又有绝望的体验:“任何东西都可被替代。爱情,往事,记忆,失望,时间……都可以被替代,但是你不能无力自拔。”即使知道这些情感都是瞬间的,可能下一刻的你我全都会改变,可能我会变得更坚强、更乐观、更懂事,但是在这一刻,我只想对着眼前的你说,我不能忘记你,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想说的是,林徽因写的最好的几首诗,《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那一夜》《别丢掉》,全都是写给徐志摩的,或者这么说有些绝对,但至少是徐志摩启发了她这方面的才华,使得她充沛的情感得已源源不断地流出,诗人,着眼点在彼岸,而不是现世。毫无疑问,徐志摩是个浪漫的诗人,够狂、够傲、够勇敢,林徽因早年对政治不感兴趣,只关注于文学艺术,是徐志摩在那个阶段接近她、鼓舞她,让她看到了彼岸的世界是真的存在。林徽因曾在后来给友人的书信中提到过这段感情,只是很简单地提起:“我想是我当时误会了他,但我们相隔千里,有误会是难免的,他得体谅我。”很无奈的几句话,却只有轻描淡写了。如果在一起会怎样?我不敢说,我现在只能从她的诗里找到那段感情的蛛丝马迹。

  无疑,这段情感够炙烈、够火:“我还记得那一晚的夜,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林徽因写诗意象很多,例如,形容一个笑能想到万千事物上去。但在这首《那一晚》中,她的意象多为实体环境内的东西,由此可见,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对她很重要,以至于她能够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并描述出来,这首诗也是她鲜有的表达感情的上乘之作。

  还记得在《朗读者》里,许渊冲老先生读这首诗时的泪流满面,那个时候,舞台气氛正好,前面提什么我忘记了,只记得许渊冲先生看着远方,眼神呆呆的,说话声音也在颤抖着。

  “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梦似的挂起。”诵到这里时,许老先生更痴了,他的眼里分明有了泪水,这首诗绝对是情感的喷涌之作。

  这首诗是在徐志摩飞机失事后写出来的重游故地,林徽因怕是又想起了那个时候她和徐志摩谈文学理想的情景吧。黑夜、松林、明月、隔山灯火、星星,而这首《别丢掉》所对应的不就是《那一晚》这一首诗吗?在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他们乘着黑暗的灯火,架舟前行,二人相谈甚欢,谈诗歌、谈理想、谈不可及的未来,徐志摩的热情定感染了忧郁的林徽因,“那一天我要跨上带羽翼的箭,/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那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林徽因,真是一个奇女子!(成 炜)

[责任编辑:李姝昱]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