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书话的文笔与趣味

2018-07-05 13:19 来源:今晚报 
2018-07-05 13:19:59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成玉

  书话的对象是书,除了“故事”之外,介绍书的版本、内容、出版、装帧艺术乃至考证某一史实等,乃题中要义。通过这些知识的介绍和品评,唤起读者对书的热爱和兴趣,让更多的人爱书读书。当然,这里还需要读者自己经过一番“拼接与加工”,通过许多单篇的书话,去品评、去感悟读书的收获和乐趣。

  然而,面对同样的一本书,由于每个作者的经历遭遇之不同,各人的趣味和表现手法又大异其趣,再加上各自的文化修养和写作经验等因素的影响,其文笔和趣味就会呈现出多种风格。文笔和趣味,在某种意义上说,往往决定其书话的个性特征。为什么有人写得很精彩、很漂亮、很俏皮,引人入胜;而有的人却写得很枯涩、很呆滞、很平庸,就我看来原因大约在此。

  书话写作最忌“假、大、空”,其文笔与趣味最能体现这一点,也最能反映作者独特的个性。有些人的书话看不下去,并不是说写得不好,看起来振振有词,文通理顺,没什么毛病,硬要读也读得下去,只少一趣味耳。过去有人说“文章亦游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游戏”一定要精彩,能吸引人,不然的话,谁去玩谁去看这种枯燥无味的“游戏”呢。

  说来说去,就是要有自己的东西,用止庵先生的话来说,不是“代表集体”说话,而是要有自己的声音和个人趣味。书话是最具个人风格的一种文学样式,常常是通过个人的文笔与趣味表现出来的。在这里,“趣味”最为紧要,文笔好坏尚且不论。没有“趣味”,没有自己的审美情趣,而是媚众从俗,人云亦云,或是在什么口号的感召下去迎合某个主题等,至少对书话来说,就失去了它的意义和价值。这也是书话和书评最大的不同。

  我常常觉得书话是“私人版本”,而不是“大众读物”。这也许就是书话的最高境界,也是书话的当行本色。(王成玉)

[责任编辑:李姝昱]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