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长恨歌》隐含的主题

2018-07-05 13:22 来源:今晚报 
2018-07-05 13:22:06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冯日乾

  以白居易在《新乐府》中内容相关的诗篇作参考。《法曲歌》:“以乱干和天宝末,明年胡尘犯宫阙”,《华原磬》:“宫悬一听华原石,君心遂忘封疆臣,果然胡寇从燕起”,都在讽刺唐明皇迷于淫邪之音引来安禄山造反。《上阳白发人》哭诉被选进宫的女子“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新丰折臂翁》指责以杨贵妃之兄杨国忠为相,直搞得“万人冢上哭呦呦”。《胡旋女》则把安禄山与杨贵妃并提:“禄山胡旋迷君眼……贵妃胡旋惑天心”,且题下标明“鉴嬖惑(宠爱迷恋)也”的《李夫人》。此诗以大部篇幅写汉武帝苦念李夫人而求方士帮助与其魂魄相会的可笑可悲,然后笔锋一转,“伤心不独汉武帝”啊,“不见泰陵一掬泪,马嵬坡前念贵妃”?

  读这些诗,可以看清楚两点:首先,白居易将唐明皇宠杨贵妃视为祸国殃民之肇端,对魅惑嫉妒的杨贵妃也不存好感。据此,已几乎可以否定《长恨歌》的主题是爱情。同一时期同一作者的作品,怎么会对同一描写对象表现出完全相反的态度呢?难道为了寄托自己与湘灵的感情就必须把杨贵妃塑造成爱情女神吗?其次,虽然都表达了对唐玄宗贪欢误国的不满,但《李夫人》等讽喻诗立意明确,“卒章显其志”,而《长恨歌》出言委婉,观点隐蔽,只以声情并茂的形象说话。陈鸿《长恨歌传》里说:“意者不但感其事,亦欲惩尤物,窒乱阶,垂于将来者也。”即希望作品能有此客观效果,而落笔只在“感”其事,即描述故事本身,至于这“稀代之事”怎样评价就交给读者自己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诗歌一下笔便指向事情的根源:盛世转衰,烽火四起,生死别离,由此而生。“御宇多年”的“汉皇”迷恋于倾城倾国的杨家女,“从此君王不早朝”,玉楼宴,“夜专夜”,纵欲贪欢;“姊妹弟兄皆列土”,朝政混乱;“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终于导致了安禄山造反。“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穷奢极欲,内叛外伐,身辱国危,这正是史上诸多荒淫误国者走过的轨迹啊。

  从多年的太平天子沦为仓惶的逃难者,待到返回长安,李隆基已失去皇位,重过马嵬,想起先年贵妃喋血自己却欲救不得的场景,也只能泪下沾衣。回到宫中,池苑依旧而人事全非,所谓“太上皇”,不过是尊贵的囚徒而已。可他日夜思念的还是“芙蓉如面柳如眉”的杨贵妃。但思念的人儿却“魂魄不曾来入梦”,生死茫茫,辗转无计,他竟然请道士去访海上仙山……这便是贪于声色带来的祸患,即使侥幸国未灭,身未死,也会弄得国家动乱,自己也陷于无法超脱的凄苦与憾恨。(冯日乾)

[责任编辑:李姝昱]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