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人文研究的三种境界

2018-07-09 10:32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7-09 10:32:44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吴子林

  杨振宁说过:“学问的追求,要有自己的风格。”什么是风格?那就是治学者氤氲、散发出的生命气息,包括他的心灵的倾向;其中的核心是:以什么样的态度进入这个世界,以什么样的方法理解这个世界,以什么样的方式展开这个世界的理论建构,并践履于日常的“生活世界”。

  我们知道,自然科学理解世界是主体对象化的理解,是“我与它”(I and it)的关系,所探求的是“客观性真理”,重在利用厚生;人文学科理解世界则是生命气息的互动感通,是“我与你”(I and you)的关系,所探寻的是“启示性真理”,重在树德立人。故人文学科的研究,一靠生活,一靠思想,一靠学问,其中关键在于是否“有我”,是否能站到精神领域的最前沿,回答时代的问题,兴味充沛地谈论“我”的学术发现。

  根据我多年的观察,人文学科研究的专家、学者、教授大概可分三种:一是职业的,二是事业的,三是趣味的。

  职业的研究一般有学院派的严格学术训练背景,专业基础扎实,外语熟练精通,对于各种西方现代新潮理论熟稔于心,运用自如;其研究多是“因题为文”,即外来的写作任务,如课题的设置、刊物的策划、会议的研讨、市场的诱引等;其笔力多集中于某一点,“小题大做”,发掘细密深刻,能显示论者才华,但终归屈己从人,疲于奔命,蝇营狗苟,很难显示论者的全部才华;且过于专一,不仅容易自我重复,也常使研究蜕变为一种劳作,批量制作,千文一面,弄潮相逐,敷衍塞责。其甚者,沽之以名,钓之以誉,谄媚跟风,油滑猥琐,沉迷于炮制虚假欺世的概念命题,制造华而不实的前沿热点,学术不过是夤缘求进,牟取实利的工具。“匠气”过重,则又容易形成“套路”:首先“资料见底”,即穷搜冥索,收集、整理、甄别、归纳所有材料;其次借助一定的理论把材料重新装置、分配、知识化;最后在材料和理论的配置中提出些观点和看法——其实多为陋见、成见、曲见、佞见,思想贫乏,言不及物,气味枯索。职业型研究者甚众,如过江之鲫,比比皆是;其中固然有“我”,只不过是“小我”“私我”;其中不乏“创新”,但不利学术的大发展。

  事业的研究是以治学为一生悬命的事业,是持之以恒、全身心投入的名山之业。作始也简,其毕也钜。研究者数十年如一日,筚路蓝缕,心无旁骛,惓惓切切,苦行深学,视学术为自己生命;既高屋建瓴,质疑问难,又一砖一石,扎实筑基;对时代精神特具感知能力,鸿篇巨制,粲然可观,识见规模,远高流辈,而引领当代最先进的思想潮流。其佼佼者强强联手,在保留个人趣味和性灵的前提下,构建实力雄厚、结构合理的团队,秉持核心的学术理念,斟酌古今,打通中西,融会诸学,衷取群解,参差己见,万流归一,开基创业。其特出者孜孜于学科体系、话语体系、学术体系的学理性建构,大雅宏达,独创一格,施教启迪,指迷导悟,前贤后彦,学脉绵长,从中可真切感受到时代文化命脉之搏动,其事业之发达与否关乎一国文化之盛衰。这方面的研究者为数不多,寥寥千古。

  趣味的研究则是自由的个体性工作,不从俗,不慕虚荣,为性简素,避喧兰若,踽踽独行,自苦自适,气定心闲,任天而动,触事兴感,见微知著,因文为题,纵谈古今,纡徐不迫,讲论自乐;有细密处,有奔放处,豁朗深邃,不拘一格,极具创造性和生命力。此类研究完全不从事功上着想,亦无体系性之考量,其价值与意义却甚为重大,因为这种自动的工作不忮不求,机心全息,力究本来,风神蕴藉,总是竭尽了心力,决不模糊敷衍;这是一种类似爱情的工作,知之深,爱之切,多按各自的趣味发而为文,触处生春,若俯若偃,俱从其情,天趣盎然,启人心扉。因为完全按照个人的喜好摸索而得,总是有一种体系之外的率性与轻盈、清淡与准确,而在萧散随意之中,蕴藏大量尖新的学术创见,读者唯有“以心会心”方有所得;这是世间锦心绣口的绝世妙文,只对与自己处于同一层次的读者拈花微笑。这让人想起林语堂先生所言“我们精神上的屋前空地”,可惜从之者少之又少,凤毛麟角。

  在上述三种研究境界中,唯后两种研究有“我”,有“大我”,能将阅世、说理、论学三者合而为一,吐淬淋漓,卓然而为学术大家。正如龚自珍《题王子梅盗诗图》一诗所云:“从来才大人,面目不专一。”这些学术大家既有敏锐过人之思力,又有气劲神完之文笔;他们不仅是“学问家”,而且是“文章家”。他们的学术作品往往都是“美文”,不单能把理说得圆,还有一种“余情”贯串其中,写得从容、澹定、丰饶,耐咀嚼,有余味,有气象。读他们的作品,心醉神迷,神情声音毕现,骨骼血肉顿生。

  譬如,胡适、冯友兰关于中国古代哲学的研究,陶行知、林汉达的教育学研究,朱光潜、宗白华、李泽厚的美学研究,钱锺书、俞平伯的诗学研究,叶嘉莹、缪钺的词学研究,王元化、童庆炳的《文心雕龙》研究,顾颉刚、江绍原、钟敬文的民俗学研究,赵元任、周有光的语言文字学研究,顾准、孙冶方的经济学研究,吕徵的中印佛学源流研究,赵紫宸的基督教研究,费孝通的社会学与人类学研究……这些学术大家各自以完整的个人对应完整的文化,是所谓“专家之上的文人”;他们学问淹博,著述宏富,都有学术思想体系的内在经纬,都有自身的结构支点,以及由此形成的思想格局,故能打通、激活各种学问乃至一切人类文化成果,并复现为一个有机整体,为完整的个人所用;他们寓思想于学术,并浸在自己的性情里,故笔下生气流贯弥漫,文体浑然圆融,趣味盎然醇厚;其眼光态度、学养逸兴、意趣情致,都别具一格,戛戛独造。

  “职业”“事业”“趣味”三种境界表明,人文学科的研究既是“无我”的,又是“有我”的,“无我”者无“私我”,“有我”者有“真我”,这样,其创造力和生命力才能绵延不绝而有欣欣之势。(吴子林)

[责任编辑:贺梓秋]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经济全球化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此次进博会是中国对世界各国一次重要的展示和宣告,中国作为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将推动经济全球化向有利于包括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实现共同繁荣的方向持续前进。【详细】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新时代东北振兴,是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定位,明确了“六项重点工作”,为东北振兴指明了方向。【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