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让人变得更愚蠢?

2018-07-09 11:03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7-09 11:03:26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郑渝川

  尼古拉斯·卡尔是互联网时代最为著名的科技思想家之一,曾长期担任《哈佛商业评论》执行主编,是《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的专栏作家。卡尔多次发表对于网络、新科技被滥用导致的社会问题的警世言论,专文《Google让我们变愚蠢?》、《自动化让我们变笨拙》曾引发互联网界甚至公众舆论的大讨论,他的专著《大转换:重连世界,从爱迪生到Google》、《浅薄:你是互联网的奴隶还是主宰者》、《玻璃笼子:自动化时代和我们的未来》在不同程度上开启了美国乃至世界对于新科技时代到来后,人们如何延续和捍卫主体性这一严肃命题的讨论。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数字乌托邦》(中信出版集团),收录了近10多年来卡尔所写的博文,以及刊发于美国多家主流媒体的评论。写于不同时期的文章,串联起来,服务于共同的主题,卡尔指出,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获得更为普及、广泛的应用,再加上工业、管理等领域投入更多的自动化设备,在带来应用便利的同时,已经不可避免展现出其危险性,即技术工具将奴役人的现实。卡尔强有力地驳斥了一些企业家一味讴歌美妙前景的言论,指出新科技应用一方面带来了便利,却也不可避免的桎梏了人的思维,窥探我们的隐私,让人逐渐习惯于不再动用大脑,成为算法、自动化的奴隶。

  在《Twitter时代》一文中,卡尔指出,Twitter、微博这样的社交网络平台,只限制每条状态的字数,但不限制发送状态的频率,这使得短信息成为大众媒介,让人们被动的接受各种鸡毛蒜皮信息汇集起来的信息流,并同样习惯了琐碎化、碎片化的表达方式。他警告指出,这将使得用户陷入一种虚无化的自恋,“沉迷在自我陶醉之中,并通过忸怩的数字方式来承认自己空虚的本质”。实际上,Twitter、微博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平台,鼓励人们琐碎化的表达,但又让人意识到这种表达毫无价值,然后让人们接受自己毫无重要性的现实,这就是“上线就意味着孤独”的本质——网络时代,人只是一个符号,符号不需要进行思考,只需要在特定的情境下选择一个具体姿态。

  书中《盖里甘的网》一文驳斥了著名的新媒体学者克莱·舍基(代表作《未来是湿的》)为代表的技术乐观主义者的言论。在卡尔看来,克莱·舍基只不过将过去的互联网乌托邦言论进行了重新包装,将互联网产生前的世界说成一片漆黑,然后将以后的世界宣称得一片光明,这肯定是严重偏颇的。“毋庸置疑,互联网正在改变媒体的整个结构,由此产生的影响波及深远,结果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另一篇《完全控制》文中,他援引社会批评家罗伯·霍宁的话说,“消费主义让我们沉迷于物质消费中,通过让我们接触各种光怪陆离的东西来丰富我们的身份认同感,这也是当今时代互联网正在加速实现的事情……但这是以牺牲掌握任何技能为代价换来的,我们沉迷得越深,想要掌握一项技能的愿望就会越淡化。”

  事实上,许多技术乐观主义者也注意到了互联网时代的突出标志“信息过载”,却将之轻描淡写为可以通过更为智能化的过滤技术解决的小麻烦。卡尔在《情形过载和环境过载》——文中指出,信息过载表现为情形过载(信息铺天盖地,吵闹不堪)、环境过载(信息太吸引人的要求),因而过滤技术非但不能解决信息太多的问题,相反还会增加我们想要看到的信息,并且更加围绕我们的个人喜好,让我们对于自己的偏见更加深信不疑。

  卡尔也谈到了互联网让人陷入虚荣的问题。在《镜像》一文中,他谈到,“诸如Facebook等社交媒体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镜像媒体,但这种镜像媒体呈现出的形象与镜子映照出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网络映照的自我无法摆脱‘与其他人的联系’”,而是内嵌在社会环境中,服务于社交目的而进行矫饰化的设计,我们还会不断微调自己的预设,从而迎合别人的反馈。“这样别人的影响就无处不在,即使我们孤身一人时也无法摆脱。”(郑渝川)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