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从“边城”到“漫水”

2018-07-13 15:40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7-13 15:40:39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群芳

  “边城”和“漫水”,是两个地名,也是两篇小说。就地名而言,都在湖南,再具体点说,都在湘西;就小说而言,都是名篇,都是写湘西。地理上,边城和漫水,比邻而居。

  沈从文、王跃文,两位作者都是从湘西大山中走出来的。当他们回望故乡,忍不住濡血为墨,煮文为诗,痴痴地唱出了一曲对家园故国的深情颂歌。

  《边城》的好,自然不用我多说,已经是无可争议的名著。我只说在赏读过程中的一点感受:《边城》集中展现了湘西人性的“美”。真美啊,山水美,环境美,养育出的人更美。翠翠便是这美所孕育的精魂。这种美,是真正没有受到污染的美!尤其是这里的爱情,多么纯,多么贞!翠翠的母亲和屯防军人唱歌生情,私定终身,有情人却无法终成眷属,最后双双殉情。在一般的文学篇章中,这是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情节啊,但沈从文只淡淡几笔,写出一种淡淡的凄美。翠翠的爱情也一波三折,“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远走他乡,而她只能在碧溪岨痴痴地等待,“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如今,如织的游人走入边城凤凰,谁的心头不轻轻柔柔地念着“翠翠”,谁不把凤凰的年轻姑娘都叫做“翠翠”,谁不在心头把自己或女友“翠翠”一番呢?

  《漫水》集中展现了湘西人性的“善”。

  《漫水》不是没有展现“美”,但更主要的是展现“善”。这一点首先是从余公公这个人物身上集中展现出来。余公公是漫水人“善”的精魂。他“手巧”。“余公公是木匠,也会瓦匠,还是画儿匠。木匠有粗料木匠,有细料木匠。粗料木匠修房子,细料木匠做家具。平常木匠粗料、细料只会一样,余公公两样都在行。”他样样农活也都在行,还会雕龙头杠,笛子也吹得出神入化。他更具“心灵”。他急人所难,慧公公死了没有老木(棺材),他主动让出自己的;秋玉婆没有备好老木就猝死了,他连夜帮忙赶制;慧娘娘老景窘迫,儿子强坨无力割老木,他无偿帮她割好。他主持正义。秋玉婆捕风捉影,四处讲烂话,他就当面敲打她;来漫水蹲点的绿干部做事说话不在理,他也敢当面斥责。他言而有信,为消除慧公公的猜疑,几十年不再吹笛子。他宽宏大量,对无事生非污蔑自己的人也不计较……所以,他成为漫水人处世行事的楷模,也无声地影响着其他人。

  慧娘娘和他比邻而居,“心有灵犀”,她能也只有她能听懂他的笛音。有一次,余公公说动物也分公母,“从那个下午开始,有慧阿娘(即慧娘娘)会留心地里每一个虫子,哪怕是蚂蚁、蜘蛛、蝴蝶。它们也分公母,有家室,养儿女。一生一世,日晒雨淋,好不辛苦!”在漫水,慧娘娘是“善”的另一个精魂。她出身卑贱,由堂板行里的女子从良来到漫水,一心一意跟着痴头呆脑而心地善良的有慧(慧公公)过活,她学了赤脚医生,做了接生婆。后来,漫水的妆尸人死了,无人接脚,她就自然而然地为妆尸人妆尸,从此成了新一代妆尸人,“从那天起,漫水人不论来到这世上,还是离开这世上,都从慧娘娘手上过。”有人撺掇有慧嫌她妆尸不干净,她就说:“哪个开你的玩笑,告诉我!哪天他死了,我不给他妆尸就是了!”然而,“说过这话,有慧阿娘很后悔。这话太毒了。”可见其心地之软。慧娘娘的善与余公公的善阴阳互补,相映生辉。我在读《边城》和《漫水》的时候,总有一种恍惚:说不定,翠翠年长以后,就是慧娘娘了。

  《漫水》中也隐约可见时代风云,漫水村里也有不善的因素,像生风起祸的秋玉婆,像强坨因无力偿债而伙同外人盗卖了漫水的传家宝——楠木龙头杠。但是,“善”就像村子东边的溆水河,无声地滋养着这一方土地,洗濯着“不善”的浊泥,有着无与伦比的亲和力。有慧年轻时,把堂板行的女子领回家,漫水人虽然见怪,然而,非但不像白鹿原上的宗族驱赶黑娃和田小娥,反而稀罕她识字、会给自己接生,继而“村里人想都没多想”就推荐她去学医,最终她也成了令人敬重的“善”的精魂。犯错误的女干部来到漫水改造,熬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十个月;盗卖龙头杠的强坨,最终在母亲的出殡日幡然醒悟……漫水,始终如一株出水芙蓉,灼灼其华,善哉善哉。这股“善”的清流,日夜不息,永不枯竭,成为人性中最永恒最光辉的钻石之一。(李群芳)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APEC应针对新趋势,使各成员能够有效地应对挑战,充分利用新的发展机遇,共享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实现包容性增长的目标。【详细】

      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新筑车站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从西安发往德国汉堡,中亚、中欧班列开行以来,从这里出发的货物已经遍布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经从陕西西安出发,贯穿千年驼铃声声的丝路通道,如今已经变成一条立体多维的宏大铁路走廊。现在的陕西,正依托铁路运输载体,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互联互通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已经成为陕西与国内、陕西与世界资源共享、共同繁荣的发展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