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聂鲁达

2018-07-13 15:41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7-13 15:41:43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林颐

  巴勃罗·聂鲁达写过一部自传《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聂鲁达自叙,“这部回忆录是不连贯的,有时甚至有所遗忘”,“里边陈列着受他那个时代的烈火和黑暗撼动的众多幻影”。作品洋溢朦胧诗意,仿佛罗兰·巴尔特描摹的秋天写作状态,写作者的心情在累累果实与迟暮秋风之间、在深信和质疑之间转换不已。

  (《聂鲁达传》 [英]亚当·费恩斯坦 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是一部很出色的文学传记,但这部回忆录里那些“不连贯的”大片空白,“甚至有所遗忘”的部分,到底是什么呢?自传强调政治事件里的作为,除了年少时光的青春萌动,几乎闭口不谈婚恋,着力打造伟岸的公众形象。公众视线之外的聂鲁达,到底是怎样的?

  亚当·费恩斯坦的《聂鲁达传:生命的热情》是目前“英语界资料最翔实客观的聂鲁达传记”。主要围绕聂鲁达与三位妻子与众多情人的交往,突出诗人的私密世界,揭开传主英雄事迹和高贵品质形成的隐情,揭示聂鲁达的生死爱欲与政治狂热之间的微妙关系。这部传记很好地填补了聂鲁达自传里那些不连贯的、遗忘的部分,并且对自传惯有的一些夸饰、隐瞒与自我辩护进行了论证与分析。伍尔芙曾经强调传记中的事实当如大理石般不可动摇,艺术的写作当使传记如彩虹般美丽夺目。费恩斯坦的这部传记,正是“大理石与彩虹”的组合。

  爱情带来的灵感纷呈,贯穿了聂鲁达的一生。聂鲁达的早期情诗深受波德莱尔等法国诗人的影响,有点颓废,但清新明透。年轻诗人的身后埋葬着现代主义的灰烬,热烈澎湃的飓风般的一场场男欢女爱,让他的想象力行进在一条浪漫而又青春绝望的道路上。《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是脍炙人口的永恒诗作。情人如荧光,转瞬即逝,一息存于纸缝间。最吸引聂鲁达的,在他的生命里烙下深重痕迹的那些女性,比如他的三位妻子,有个共同点,性格都很强势,却又包容、隐忍,以各自的方式宠他,她们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母亲、保姆、助理、护士、导师和经纪人。尤其是昵称“蚂蚁”的迪莉娅,比聂鲁达大二十岁,以丰厚资产解决了他的财务窘况和后顾之忧,以个人魅力扩大了他的交际圈。她的被辜负,让人惋叹。她的坚毅,让人感佩。

  聂鲁达依恋她们,爱过每一个,背叛了每一个。他不愿在自传里谈及,或许出于内心有愧,或许是孩子气的逃避。费恩斯坦挖掘聂鲁达性格里的天真,这种天真是唯我的、自私的、残忍的,面对糖果般的诱惑毫无抵抗力。这种诱惑,不止是性,还有拉美这块土地不断发酵的话语氛围。聂鲁达后期转向成为政治诗人,以诗歌来履行作为一个战士的使命。在“斯大林神话”破灭之后,聂鲁达意识到了自己对斯大林的盲目信任和过度抒情,随之而来的是觉醒的痛苦。《疑问之书》这部晚年诗集,以纯粹的孩童语气追寻天地万物,探问生而为人的意义,或许,在那一刻,聂鲁达回到了生命的原点。

  “聂鲁达发展起如此多的生活面相和诗歌面相,以至于他对于我们每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提供了一种信息。他包容了我们人类所有的好,所有的坏,所有平庸和所有自相矛盾。”这部传记展示了这些所有。展示了一个人,一种人生,可能的,所有的面相。(林颐)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