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

2018-07-13 15:43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7-13 15:43:27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杨戈平

  在郴州的苏仙岭脚下,有一幢三层小白楼,住了一批文化人,李沥青老先生就居住于此。后来不知何故爬墙虎疯长,整幢楼房春夏都绿油油的。或许与这有关吧,沥青老为自家取雅号“绿满楼”。

  (《绿满楼日记》 李沥青 著 武汉出版社出版)

  沥青老毕生最突出的成就,莫过于对湘昆剧种和嘉禾民歌的重大贡献。其实在诗、词、歌、曲、赋、联等方面,沥青老均颇有建树。

  我特别喜欢绿满楼红彤彤的春联,每次经过都要驻足欣赏。绿满楼在二楼,门两边绝对不会张贴那些市井俗气的商品对联。每到年关都是由沥青老自题并亲书,有些还是嵌名春联。沥青老的书法有自己的味道,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拖着细长的尾巴,清秀中透有几份骨气。譬如,鸡年是“有凤来仪,颂寿儿孙相依膝下;闻鸡起舞,催诗风雨又上楼头。”(1993年)虎年是“沥雪满楼头,如此江山添虎气;青枝横水面,曾经风雨不龙钟。”(1998年)又譬如,70岁是“年寿七旬时,基因之来,数不多也;文章千古事,江河不废,吾其勉乎。”(1991年)80岁是“沥胆对天,八十高龄,为牛甘随孺子;青春还我,风雷一卷,附骥奋作劳人。”(2001年)90岁是“容易又一年,沥沥雨声催诗急;离休越廿载,青青山翠染衣多。”(2011年)

  沥青老打上大学开始就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也变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绿满楼日记》时间跨度好几十载,已由武汉出版社出版。沥青老闲来常翻看日记,就像欣赏一部由自己领衔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每当看到自己风华正茂时,仿佛又变年轻了,又“敢下五洋捉鳖”了。

  沥青老写日记,有记录工作的,有记录生活的。“有则记之,无则不记,断断续续,零零碎碎”。在行文上,各种体裁都有尝试,甚至包括诗歌。沥青老之所以取名“沥青”,就是立志像铺路石一样,毕生铺筑路面,默默无闻地承受压力,不屈不挠,甘心奉献。《绿满楼日记》记录的虽是沥青老一个人的历史,但对后人却是一面镜子。是美是丑、是对是错,是善是恶,是是非非,不用说,一照便一清二楚。

  如今沥青老已97岁高龄,身体好得没边。别人常问起他长寿的秘诀,他笑而不答。他平素在绿满楼里深居简出,粗茶淡饭,不争不怒,不气不怨,随遇而安,处事相当低调,并自创李氏保健操。这或许是他长寿的秘诀吧。

  有一日他下楼活动,在房前的樟树林下散步。邻居与他打招呼,随口一句祝福话:“李老,您老活到150岁。”想不到他竟答:“好!争取!”没打一个顿,颇有信心。(杨戈平)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