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河水里洗干净的诗

2018-07-13 15:50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7-13 15:50:27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雷平阳

  张战的世界自成道统,有自己的时空、物象、美学和律条。如果她一直保持沉默,对我们而言,她就是一个不明飞行物,一个谜。她开口说话了,她说出的均是她别样的秘密。

  (《陌生人》 张战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鸟儿啊

  它的叫声

  就是我受尽折磨的灵魂

  ——摘自《鸟叫》

  他就只是一颗星星

  是一颗强忍了一辈子

  都没落下来的眼泪了啊

  ——摘自《我心疼今天傍晚的夕阳》

  老虎狂喜的方式

  就是奔向天空

  飞成大雁

  ——摘自《我只对你胡言乱语》

  在《陌生人》这本诗集中,这样的句子很多。我认为它们已经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诗句,而是某种密码被破译到了纸页上,并天生具备了诗歌异美的品质。在尝试着解读它们的时候,我当然也是从日常性、现代性和唯美性等不同的角度入手的,以为它们存在于轰天炸地的当代汉诗革命的浪潮之中,是群舞中的独舞,大合唱中另有腔调的异类。可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自己犯下了先入为主的经验性错误。我所面对的歌者,她根本就不在我们的群体中。她在狂乱的诗歌现场上,状若卡瓦菲斯那样“自己埋没自己”,也像五柳先生或王摩诘那样“独坐幽篁里”,或“户庭无尘杂”,另辟了一个自己的蕞尔小国,按照自己的诗歌理想和活命观念,自由自在地歌吟着。入其法眼的现场,均是“我”到过的;贴着心肝的人物,都是“我”的亲人;让其悲欣的事物,无一不是“我”体认过的。“我”不仅存在于每一首诗的灵魂里,甚至就是每一个字的偏旁部首,每个字的影子。而当“我”远行,灵魂出窍或神游八荒,“我”又有着唤醒星星、月亮、猛虎、鸟儿、雷电等万事万物的魔力,辽阔的世界瞬间缩小,纷纷来到一张白纸上,成了“我”的喻体,“我”的伙伴,“我”的字,“我”的美学元素。整本《陌生人》,对我而言,每首诗均是陌生的,它们的每一句,也是在银河水里洗干净的。

  写诗近三十年,我为自己写诗拟出了“十六字令”:态度庄严、有感而发、拔地而起、别开生面。读到或写出的诗歌,符合这十六个字所传达的气象与精神,我认为它们就是我个人心目中的优秀之作,张战的《陌生人》当属此列,向她致敬!(雷平阳)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