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禅到高处自成诗

2018-07-13 16:11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7-13 16:11:54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刘冰鉴

  向未喜欢人家称他为“诗人”,我也是。诗者,灵魂的舞者,不论白天黑夜。不是每个写诗的人都可以称作“诗人”。

  我觉得,应像读经书一样诵读向未的新诗集《白夜》,不怠慢,不扭捏,不揣摩,不虚幻,只与字里行间的共鸣相遇。相遇并不走开,像影子一样蛰伏,然后低眉唱和。时光很旧,光阴很浅,深情的是诗篇,沉淀下来的白天黑夜才是诗者的感悟与赠予。

  诗集的开篇《来去令》才三步,七行,成就一个“小令”。从来处来,到归处去,不管白天黑夜,无问西东。暮春的伤口卧着十万粒盐渍,感恩赠予的清醒。警世的秋风,飘零的人生,最终像尘埃一样落定,即所谓“归处”。生如夏花,若有花魂,该安于何处?休问。休问。花儿落了,果实留在枝头,果实熟了,种子落入大地。“我”,就在其中。生命的感悟,留白处,依然是蓝天白云,四季依然花开花落。行脚的“来去令”里,生命依然风轻云淡,生命最终静美如落叶。

  读到《白夜》这首诗里的“卑微的眷顾”,让我想起浮克的歌《坐在岸边的鱼》。凡间的人,都是行走在岸边的鱼。我们看不到水面下的拥挤,我们听不到水中鱼卑微的吟唱。我们总习惯白天做梦,夜晚清醒。很多的梦里,我们占了江山,还要香草美人。俗世里的我们,忘了祭奠江东的项羽,混淆了白天黑夜,关闭了屈子的“天问”。空怅惘,理想是只坐在岸边的鱼。现实里,行者卑微,吟者如梦如幻,低吟浅唱都是对世间的眷顾。笃定人间,但愿水长流,诗清涟,生命常在。

  向未的诗,从故乡的泥土出发。今世,此生,回眸里,乡愁已成前尘往事,但并不妨碍诗人的灵魂在时光深处的村庄隐姓埋名。在诗歌《灵与肉》中,诗人折叠自己,折叠阳光,折叠故乡的乳香。诗人终将用尽一生,用阳光喂养故乡的神灵。

  向未的诗,沥尽红尘声势,拈花的手打开如葱的岁月,时光曼妙成诗,光阴透过木格子窗,影子映在廊上,斑斓成诗。红尘里流行着繁华琐碎、堆砌、无章、无思,向未的诗是红尘中娉婷的一朵莲。你听,《奴去也》,细风绣在水面,月色戛然而止,细碎的足音里,空旷着谁的前世今生?

  向未的诗,透着芬芳的禅意,神秘,玄妙,净心深思而得,修行悟禅而成。《我与鸟鸣有多远》依然短小,才五行,却意象清晰,语言明澈,韵味悠长。“果实面秋涅槃,一只鸟正在梳妆,鸟鸣清扫春秋的气味,我的仰天一叹赶在坟墓之前,抱紧鸟鸣。”低眉俯首皆是禅,禅中有诗意。

  在我看来,向未的诗,不仅是充满禅意的“心经”,更是挣脱羁束的真言。你看那《真如》:“你不用预留腹地,我要种的庄稼,种子还没有发芽……”俯首是诗。仰天是诗。诗是藏经阁里的春天。诗是落在僧袍上的花瓣。诗是禅心吐露的芬芳。

  禅到高处自成诗。真正的诗人,哪一个不是在用生命歌唱?哪一个不是在用灵魂舞蹈?(刘冰鉴)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APEC应针对新趋势,使各成员能够有效地应对挑战,充分利用新的发展机遇,共享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实现包容性增长的目标。【详细】

      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新筑车站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从西安发往德国汉堡,中亚、中欧班列开行以来,从这里出发的货物已经遍布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经从陕西西安出发,贯穿千年驼铃声声的丝路通道,如今已经变成一条立体多维的宏大铁路走廊。现在的陕西,正依托铁路运输载体,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互联互通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已经成为陕西与国内、陕西与世界资源共享、共同繁荣的发展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