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用镜头书写青春

2018-07-13 17:09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7-13 17:09:3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陈梦溪

  任曙林出生在北京板厂胡同,“再离开是54年后了”。2008年秋天,工人告诉他这个院子被一个老外买去,要重新装修改造。他爬上屋顶,坐在屋脊上发呆。之后,他站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举起相机,照了一张照片,阳光从并不茂密的鲜绿色树叶中射向镜头,晃眼但不刺眼。在任曙林的一生中,许多这样那样难忘的生活片段,他都用相机记录下来。

  《不锈时光》

  任曙林

  新星出版社

  任曙林1954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1976年开始摄影,师从狄源沧先生,代表作包括《先进生产者》、《北京高考》、《八十年代中学生》、《矿区劳动者》等,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获得“年度摄影家”称号。

  在新书《不锈时光》中,任曙林坦露自己的青春与摄影之路:特殊年代的学生岁月、摄影的启蒙与摸索、拍摄《八十年代中学生》的前前后后、离开中学生之后的矿区拍摄、下海后的迷茫与顿悟,与父亲既简单又复杂的感情……敏锐捕捉那些胆大妄为的勇气、暧昧幽微的情愫、隐隐的愧疚与不舍、当头一棒的顿悟,正如我们每一个人曾经走过的青春。

  任曙林是幸运的,他并不是老北京人,随父母进京,因为父亲在国务院工作,在西四上小学的他放学后坐几站无轨电车就到了中南海。那是一片古香古色的房子,“那些年的许多下午,我都是在那些古老庭院中度过的”。任曙林小学四年级时,父亲买来一台用120胶卷的上海牌的折叠相机,出厂日期是1965年,这在当时的日常生活中无疑是稀罕玩意儿。这成了他的摄影第一课堂,尽管那时候他还没有权力按快门。任曙林在月坛中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卢沟桥附近的机床铸造厂当一名钳工,做工人期间他用工资和母亲给的钱买了一台“上海202”,开始了他的业余摄影生涯。一次在中国书店翻阅旧书时,他发现一本《摄影艺术表现方法》,捧着看了许多遍,逐渐地,他开始将自己的事业重心转移到了摄影上。

  1979年一次阴差阳错的经历,他开始将目光投向高考,他拿着照相机来到离家最近的一所中学,学校、老师、座椅、地上的水、做题的学生之间形成一种独特的场景,触发他将镜头转向学校和中学生。“学校有很多、数不清的瞬间,虽然很快,但特别吸引你。”镜头对于学生而言,是一种潜入者。“拍照的时候,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所有的学生都像雷达一样警惕。”任曙林从拍中学生到煤矿工人,开始领悟好的摄影不仅仅是构图、画面、光圈等技巧,最重要的甚至都不是摄影师,而是被拍摄者。怎么拍到最自然生动的人呢?首先要融入被拍摄的群体,让他们把你当成圈内人,而不是圈外人,这样才能真实不做作。融入他们不一定靠语言,聊天也不是套近乎,而是去理解和接受被拍摄的群体,获得对方的认可,对方才能放下戒备,把你当成透明。

  “绘画可以把控,而摄影,本质是一个完全不依赖你而存在的时空,你又在里头看到了自己,”任曙林强调摄影的感知性,“摄影是一种感知方式,感是感觉,知是知觉,它开辟了一种认识自己和认识周围世界的通道。”摄影师同样应该是内心细腻敏感的,善于感受微妙的气氛,才能在一瞬间捕捉到人物悄然而逝的神态。他特别指出,拍摄矿工生活也是一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一边做工人,一边持续到煤矿拍摄矿工生活。“煤矿是一个封闭的生存空间,可以解决所有的生老病死,”任曙林认为镜头在于不加矫饰地呈现矿区丰富的生活面貌,“概念化、格式化的快乐与苦是毫无意义的。”(陈梦溪)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APEC应针对新趋势,使各成员能够有效地应对挑战,充分利用新的发展机遇,共享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实现包容性增长的目标。【详细】

      西安国际港务区的新筑车站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从西安发往德国汉堡,中亚、中欧班列开行以来,从这里出发的货物已经遍布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经从陕西西安出发,贯穿千年驼铃声声的丝路通道,如今已经变成一条立体多维的宏大铁路走廊。现在的陕西,正依托铁路运输载体,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互联互通的重要动力,“一带一路”已经成为陕西与国内、陕西与世界资源共享、共同繁荣的发展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