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仰望莫扎特

2018-07-19 10:08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7-19 10:08:04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林文钦

  圣·埃克絮佩里在他的名著《人的大地》中将莫扎特评价为“被扼杀的”。这位大名鼎鼎的作家,只有他在为莫扎特苦难的童年鸣不平。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灵性,若在童年时代得到正常的教育和熏陶,日后都可被抚育成莫扎特。可是现实社会往往不能使这份潜在的才能有所发挥,绝大多数人一辈子庸庸碌碌,犹如莫扎特遭到了扼杀。

  将目光放回到维也纳,在这块大师魂牵梦绕过的故乡上,那里的人们起初用母亲般的双臂拥抱过他,其后又如敝履一般地残忍地抛弃了他。莫扎特因此成为音乐史上首位为追求思想及创作上的自由而不愿依附权势的人,他丢掉了在萨尔茨堡大主教的宫廷里担任专职乐师的铁饭碗。他也正因此听从了内心召唤,走上了一条必须依靠自己的创作和演奏为生的自由职业者道路。

  莫扎特后来穷困潦倒,一度中断了歌剧《魔笛》的创作,也曾经为钱而写了样板歌剧《狄托》。也许,每个听众对于莫扎特音乐的感受体会是不同的,从某个角度来说,莫扎特这个名字,和巴赫、贝多芬、海顿、帕格尼尼等名字一样,早已成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形象,一个不可置换的形象。

  据说,出版家尼古拉斯·西姆洛克每当提到莫扎特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要脱帽致敬,另一位与他同时代的重要人物——克尔凯郭尔甚至要建立一个教派,这个教派不仅最最敬仰莫扎特,而且毕生只敬仰莫扎特一个人。

  没有丝毫歧视,没有丝毫愤怒,当莫扎特的音乐如水一般轻轻流过心田时,你想到的是什么?可是,在莫扎特写给友人的信件里,我们却看到了一个长期忧虑,焦灼不安的男人。

  当他在长长的白昼里审视自己越来越无望的青春时;当他满怀希望的热血却惨遭社会抛弃之时;当他日甚一日因为贫穷而被孤立之时;当他在夜深人静的晚上,不得不放下音乐来面对这一切之时……这位时代造就的天纵之才,在他生命最后的几年里,必定也感受到了与环境之间的格格不入。音乐引领着他越走越远,就像与时代拉开了一道不能逾越的鸿沟。莫扎特怀揣着心中极度的悲悯和对自由无比的渴望,坚守住一个艺术家的情操和立场。我极其欣赏维克多·雨果说过的话:极度的悲悯是非凡而令人敬畏的光辉,将不幸者照得面貌一新。雨果的这句话,多么像是在评价莫扎特的音乐啊。

  在这世上,唯有音乐能抚慰莫扎特晦暗的内心。一代天才终于在35岁之时陨落,就像泰戈尔曾在诗中所写的那样,生如夏花般绚烂。

  也许,一个为艺术而生的人,必要的时刻,也会为了艺术而献身。为了追求艺术的永恒,为了让世界在一望无际的坍塌之中重新建立起来,他挺身而出,以人性的音乐,抵达了天国的圣殿。(林文钦)

[责任编辑:刘冰雅]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精神的当代启示,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方向和路线是决定一切的;第二,人活着应当有信仰、有精神;第三,面对艰难困苦,要经得起考验;第四,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详细】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