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不倒的战神浅利庆太

2018-07-30 17:52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7-30 17:52:0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翔浅

  浅利先生离世的消息正式对外发布的第二天,我在上海虹桥机场见到了四季剧团新任社长吉田智誉树先生。说新任社长并不准确,2015年3月的四季剧团会员杂志《竖琴》上,全文刊登了浅利先生隐退的致辞。当时82岁的浅利先生因高龄的原因主动让贤,全面离任,由他指定的继任者吉田智誉树接过指挥棒,四季剧团由此进入后浅利时代的“第二创业期”。发布了隐退致辞的浅利庆太,回到了四季剧团最初创立时的代代木排练厅。他回归到“浅利庆太演出事务所”,以八十多岁的高龄重新回到原点,在一座安静的老房子里,开始排演四季剧团成立早期的话剧和音乐剧作品。

  对于浅利先生的抉择,去年吉田社长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我们都是看着浅利先生的身影成长起来的,如今,我们的榜样仍然在排练厅继续着自己热衷的事业,这让我们深感踏实,备受鼓舞。”一年保持3000多场演出,体制更迭,即便压力再大,因为四季剧团“定盘针”的存在,一切都没有辜负观众的期待。

  在四季剧团所有人的心目中,浅利庆太是一位战神,他不会倒下,永远大刀阔斧地勇敢前行,即便隐退,也如定盘针一样牢固坚稳。不料,突如其来的是一次没有预告的永别。因为他的辞世对所有人来说都极其意外和突然,为保证演出质量不受影响,四季剧团在消息正式发布前提前在团内召开会议,给大家留出时间调整情绪。即便如此,在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铁上看到消息正式发布的那一瞬,我依然无法自持,直到各种媒体的来电一次一次把我拉回现实。日本当地的报道更是铺天盖地,在这样的情形中,当我和吉田先生在上海的机场重逢,立刻感受到彼此内心巨大的空洞和悲痛。

  我在《艺术与经营的奇迹》一书中曾经这样描述过浅利庆太:一个20岁退学从艺、22岁宣布与当时的日本戏剧界决裂的叛逆,一个80岁高龄仍亲自前往地震灾区送去演出作品的戏剧人;一个执导并制作了四季剧团全部作品的导演、制作人,一个将学生剧团壮大到年收230亿的企业家;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一个年事已高依然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老人……

  如果说他曾经是战神,隐退后的浅利庆太更像一个孤独的战士。从82岁到85岁期间,浅利庆太复排并上演了12部话剧和音乐剧作品。直到他去世人们才知道,浅利先生在去年秋天罹患淋巴癌,其中话剧《这生命究竟属于谁》和音乐剧《李香兰》是在他住院、出院的反复中排演出来的。

  那个曾经的巨人,集中力、记忆力、体力都在衰退,有时候在排练间隙都会不自觉地睡去。他以强大的精神力量对抗着一切阻止他向前的东西,与让自己倒退的时间作战,耗尽的心力唯有让上演的作品依然鲜活、有力。

  今年4月《李香兰》在自由剧场上演,浅利先生或许已有“这是最后一次”的预感。他在中央戏剧学院培养的学生们都特意赶到东京来看望他;那一次在《李香兰》结束后,我和同事怎么也不舍得走,在后台出口等了他很久。谁又能说诀别没有感应?

  时间让浅利庆太褪去了锋芒,从文化、经济、政治界的风云人物变成了一个宽厚的艺术家,一个慈祥的老人。他在剧场前伫立着微笑,谁都可以和他上前打招呼。最后一次他坐在椅子上站不起身,尽量把手抬得够高让站在他面前的人握住。

  吉田社长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让浅利先生看到“春”、“秋”剧场在2020年新建后的样子;而我和同事们在十多年前根植于心,实现他由中国演员上演四季剧团经典音乐剧的梦想,浅利先生也再无缘看到。

  不过我和吉田社长还是不约而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相遇在中国。吉田先生代表四季剧团来考察当地演出的剧目,我则为从四季剧团引进版权的新作品招考演员。两天后,我们在机场告别。夜以继日的工作在渐渐治愈我们的伤痛。

  吉田说,浅利先生过世后,他头脑中经常浮现的是《狮子王》中辛巴在水边和父亲灵魂的对话。人总要独立和成长,余下的我们,只有努力地传承和创造。(王翔浅)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