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道红光划破暴风雨的天际

2018-07-31 15:04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7-31 15:04:5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志音

  经典剧目新翻杨柳,基本套路多以视觉效果标新立异而引人瞩目,国家大剧院2018版古诺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无出其右。在尊重原著精神、保留音乐全貌的前提下,舞台呈现“翻天覆地”。7月份首轮五场演出,众口皆碑好评如潮。我国著名声乐教育家郭淑珍教授,在7月19日演出现场不吝赞美之词,她认为,新版体现了高科技与艺术性的有机结合,视觉审美的全新解读令人心悦诚服。

  意大利导演斯特法诺·波达“五项全能”集舞美、灯光、服装、编舞于一身,在视觉上为观众带来焕然一新的审美经验。序曲音乐中,大幕半启半掩。上方幕布描画出十四世纪维罗纳市容街景与地标建筑,古罗马风格的圆形竞技场让人联想到角斗格杀、暴力血腥。下方舞台却赫然一轮白色椭圆拱形结构,如时光隧道纵深通幽。白色,既象征着纯洁的爱情,又意味着悲哀与死亡。依据人物的悲欢离合心绪性情,顺遂情节的推衍变化起伏转折,光影色谱如无声的语言自由变换。青春儿女一见钟情,白色穹窿幻化一片淡粉似少女脸颊晕染的绯红;世仇家族争锋对决,漫天铺地浸染一片猩红如利剑穿刺喷溅的鲜血;新婚夫妻生离死别,白色穹窿由苍白转青白,预示着死亡濒临……

  第一幕舞台正中旋转扶梯,双向入口顶端相接。朱丽叶翩然若仙登高定位,通体连身红色长裙恰似“一道红光划破暴风雨的天际”。众人仰望迷醉由衷赞叹,“她真美,宛若清晨绽放的鲜花!”。三幕间奏音乐牵引“地平线”下缓缓升起两个不规则球形,有人形容它像两瓣夸张变异的丰唇,但以其质感却更像开裂间离的星球分体、世仇家族两大势力。“纯粹的幸福,无上的欢乐”赞美歌声牵引两半球型,向圆心旋转靠近合为一体。全剧尾声重现这一场景,新颖别致蕴含深意。

  同所有版本开场舞会大相径庭,波达为舞者设计的肢体语言,奇特拧巴怪诞诡异。音乐分明一派圆舞曲风,导演却采用强化“手舞”而淡化“足蹈”的处理,舞者像被点穴般的僵直、僵化,在强拍重音上,突然神经质的痉挛抽搐发力,棱角分明的舞姿,似在无声传递着“抗拒、对峙”的信息。

  新版带给观众的视觉印象,非常特别分外深刻。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形象与灵魂,终归要靠音乐来塑造提升。在古诺笔下,莎士比亚的经典悲剧得到高难度技术性与高密度情感化的表现。法语歌剧权威指挥帕特里克·富尼耶牵手中外歌剧新秀,同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以及合唱团默契合作,全剧音乐焕发奇异神采。圣咏般的叙事,喧哗中的悲鸣,歌队表现不俗;从序曲、间奏曲到声乐曲,乐队全力以赴,向新的艺术高峰不断攀升。

  A组外国联队,B组中国军团(“外援”仅一个女主)。在戏剧化上,A组更具优势;在歌唱性上,可能B组也不逊色。应该说,两组齐头并肩各有千秋。某些角色B组胜于A组,如,罗密欧的侍童斯苔法诺,次女高音张媛相对突出,她唱得顺也演得活,关于“斑鸠、野鸽、秃鹫”的一段戏妙趣横生惟妙惟肖。劳伦斯修士重要唱段“请听我虔诚的祷告”,布拉克·比尔吉利声若洪钟振聋发聩,张文巍的歌喉同样超强能量感人肺腑。段妮娜、张扬和苑璐、王心等青年歌唱家饰演的葛璐德、麦库修、提拔特等角色也表演到位可圈可点。

  两个罗密欧,A组弗朗西斯科·德穆洛嗓音华丽而清亮,他英俊潇洒表演生动,是个多情而敏感的罗密欧。B组郁永钊歌声柔美而圆润,他健朗挺拔表演自然,是个深情而细腻的罗密欧。两个罗密欧都充分发挥个人优势以期达到理想状态。“爱将我的心愿带给她”,第二幕的谣唱曲德穆洛唱得相当动人;“新婚之夜甜蜜的爱情之夜”等二重唱以及墓穴中最后的咏叹等,郁永钊的演唱通透舒展气息平稳行腔流丽,B组罗密欧显示出扎实而规范的专业功力,其角色的独特魅力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两个朱丽叶美貌如花形神兼备。在声音造型上,A组梅丽莎·波蒂和B组米哈埃拉·马尔库,一个丰美宽厚更加成熟,一个纯美清灵更加青春。《我愿活在醉人梦境里》大段抒情花腔技巧表达少女春心萌动,一个注重内心情感层次递进,一个偏向角色个性单纯天真。在“云雀”与“夜莺”这段二重唱里,梅丽莎配合更主动而自信,米哈艾拉更灵动而活跃。在朱丽叶为了罗密欧即将喝下迷药时,一段“爱给我勇气驱散心中恐惧”,A组的戏剧性张力更让人震撼,B组的抒情性表达更令人感动。

  同一部经典不一样的演绎,带给观众心旷神怡的审美体验。《罗密欧与朱丽叶》花开花落,在绽放与凋零中展示无穷魅力生机无限。(陈志音)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