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跳来跳去不停侃的人 _看客 _光明网


高晓松:跳来跳去不停侃的人

2018-08-02 10:48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8-02 10:48:40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半夏

  在大众更追求功能化生活的当下,高晓松实在是一个标签许多的人。他是才子,这是他诸多标签的底色,而这个底色无疑来自书香世家的传承。他的祖辈外祖辈和父辈都是知识人,祖父和外祖父更身负院士和名校之长的盛名。而外舅公施今墨则是传奇人物,早年由黄兴介绍加入同盟会,参加孙中山就职大总统典礼,协助陆军总长黄兴制定陆军法典。后弃政从医,曾为孙中山、杨虎城、何香凝、溥仪、李宗仁等诊病,名列北京四大名医。

高晓松

  在如此斐然背景衬托的底色之上,覆盖诸如词曲作者乃至音乐人、电影导演、作家、主持人种种符号,实在也是并不奇怪的事情。诚然,逮至当下,高晓松最具知名度和辨识性的头衔,该是互联网脱口秀第一人。

  2012年3月,由韩寒命名的号称互联网首档脱口秀《晓说》开播。这档为高晓松量身定制的节目,凭借他的知识维度,说历史,评人物,聊八卦,论文化,谈热点,从历史的切片中发掘整理出有趣有料有益的谈资,变以往习见的宏大叙事为娓娓道来的家常私语,并且力图成为一种日常的消费,为难免苟且的庸常提供一份出离的偷闲,甚至也可以熏染哪怕菲薄的诗和远方的想象,起码可以让执着奔命者在忙碌的惯性中略略放空,或者在镇日油腻的套餐之外,添加一客清淡的私房小菜。

  这实际是档读书节目,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读书衍生节目,其中自然也有高晓松个人的体悟。一如博客天下的广告词:不仅提供知识,更提供见识。高的表述语速中快,不论节目的时长,都足以释放充裕的信息量。节目中的高,信马由缰,出语犀利,而自我的身位则是放低的,言谈间不乏自嘲,虽然时有文艺腔,却绝不令人生厌,一切只因闲来无事小聊怡情,确乎打造成了所谓视频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

  这档录制成本极低的节目,首期上线24小时流量就击破百万,3个月总播放量便超过3000万次,两季创造超5亿次点击,俨然是视频网站自制综艺的风向标。

  面对如此火爆的反响,连高自己都连称惭愧:没想到费了我10年努力,花了投资人无数钱的4部电影没红,这个没花我什么精力的节目红了。按照主推本节目的李黎的说法,市场上需要新一种文化类脱口秀,即完全靠主讲人的个人魅力、个人知识的积累,高晓松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2014年,晓松还是那个晓松,节目也还是那个节目,名字却变身为《晓松奇谈》,播出平台也从优酷跳到爱奇艺。2017年1月,《晓松奇谈》宣布收官。4月7日,停播近3年的《晓说》在优酷重新开播,高晓松依然故我,连口号都没变:世界依然很大,大到可以“晓说”。也就是说,自2012年伊始在网络上聊天,高就一直没闲着,其间虽有节目名号和定位的调整,但主题和宗旨则一以贯之。

  如此看来,作为互联网脱口秀第一人的高晓松,起码在播出平台上,是一个跳来跳去不停侃的人。这当然是资本的诱因,内中不乏无奈,但他的倾诉欲求毕竟拥有市场召唤力,否则也无从跳,虽然跳得非此即彼。正像有人说的那样,互联网世界实在太小,小到高晓松没有第三个选项,只能在两个平台之间反复,从优酷跳到爱奇艺,又从爱奇艺跳回优酷。

  尽管高晓松在他的脱口秀节目里时常说再见,并且不免引发唏嘘扼腕,但对追随他节目的受众而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年变的只是平台,走马灯一样更换的名号之下,不变的仍旧是高晓松本人。

  我们似乎并没有权力评判高晓松的去就,这应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其实还要对他始终保持如此喷薄的倾诉欲求表示敬意。只要他的倾诉欲求依然存在,并且依然有市场召唤力,不论跳到哪个平台,这档节目总是会做下去的。文化类节目的勃兴,总是一桩好事。

  不论怎样的跳和变,高和他的聊天节目就是一个有高大商业价值的IP。所谓高大,除了商业的资源,也包括其立足传播知识的底蕴。按照梁文道的观点,文化类节目本来就适合在视频这种容易吸引垂直市场和垂直观众、精准定位观众的产品存在。如果此言不虚,这款IP真的是更具前景的富矿。当然,所谓高大,也和高本人的名号互有呼应。

  虽然高晓松的火爆节目如有人说的那样,有那么点应运而生的意思,不过,如果我们回溯一下就会发现,距离他成为互联网脱口秀第一人最近的前一个身份,便是“醉驾入刑第一名人”。服刑期间的高,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当穿越回从前,过一过父辈清贫的日子。实际上,这段时间的他颇不寂寞,除了对自己担任导演的《大武生》进行场外指导,为崔永元的纪录片制作主题歌,还写诗写歌,顺带翻译了马尔克斯晚年小说《昔年种柳》片段。而据密友老狼透露,高在服刑期间仔细阅读了《大英百科全书》。

  这个容易被八卦忽略的细节,实际上不妨视为一个因祸得福的契机。不见嘛,刑满后4个月,《晓说》就开始播出,效率和定位都令人不由得联想到服刑中他细读的大百科。我想,如果问高晓松带一本什么书去服刑,他的回答应该是确定的。

  尽管知识改变命运是个颇富争辩性的老话头,但对高晓松而言,知识的确改变了命运,这自然包括他的成长和成功。诚然,改变命运的绝不仅仅止于知识,大时代的变革其实才是他以及他同时代人命运的推手,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半夏)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