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四大天王》是徐老怪制造的一场幻术

2018-08-07 13:35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8-07 13:35:2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俐

  年近七十了,徐克这个老顽童依然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反而将脑洞越开越大,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拍成了一场天马行空的大型幻术。是心甘情愿被他的障眼法迷了心智,还是在银幕下理性思考其中的剧情逻辑,全看观众自己的选择了。

  徐克曾说,希望通过“狄仁杰”系列让全世界看到中国制造的精彩奇案。这一个“奇”字,就道出了整个系列电影的关键所在。狄仁杰要破的案,注定不是什么密室杀人、滴血认亲的老套路,而是各种匪夷所思的“奇案”。从第一部的人体自燃,到第二部的下蛊变异,再到这一部《四大天王》里的异人幻术,都不是我们在寻常侦探故事里所能看到的题材,更像是江湖中的传说再现。狄仁杰断案的过程也越来越像是“走近科学”,其核心技术不是抽丝剥茧地推理验证,而是用一套科学理论戳穿案件中匪夷所思的重重迷雾,让真相大白。

  “奇”的第二重含义,是奇观。这恐怕才是徐克的私心所在。徐老怪的种种奇思妙想,在CG技术不断成熟的加持下,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呈现在大银幕上,这才是狄仁杰系列真正吸引眼球的东西,而非所谓的探案。第一部的地下鬼市、通天浮屠,是在搭建一种介于真实与奇幻之间的情境;第二部的奇观也很明确,把水的特效玩到了极致;第三部更是在想象力上登峰造极,从江湖术士的呼风唤雨、三头六臂、移形换影到封魔族的飞天蜈蚣、金龙杀人,将东方的神秘幻术逐一再现又巧妙拆解。朝堂上的幻术展示让人不由地想起了陈凯歌的《妖猫传》,同样是障眼法,陈凯歌营造的是盛事繁华,徐克描绘的则是奇诡血腥,其背后都直指人心的虚伪罪恶。

  《四大天王》中最精彩的段落当属最后15分钟的正邪之战,金属质感的怒目金刚和浑身雪白的巨型灵猿在大理寺的屋顶上好一番恶斗,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拜服于徐老怪的脑洞清奇。尤其是怒目金刚以全身眼球为武器进行攻击的画面,形象化地演绎了“惊爆眼球”一词的真正意义,充满了徐克式的恶趣味。

  不过,腾云驾雾的幻术之下,《四大天王》的故事确实乏善可陈。所谓奇案的谜底,早就在电影还未过半时就已经给出了答案。所以这一部,狄仁杰的重点不在破案,而是如何击败封魔族,最后的解决方案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因为实在打不过只好请出圆测大师降妖伏魔,有点孙猴子搬救兵的感觉。

  狄仁杰系列的故事一直屡遭诟病,这主要是源于徐克对影片的定位和观众对“探案片”的期待之间,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大部分观众寄望于看到的是古代神探的侦破过程,而徐克只不过是以探案为引子,以传统武侠片为依托,着力展现东方奇幻的种种可能性。在此之外,重现大唐时代的风云权谋,也是狄仁杰的主题之重。《四大天王》的最后,武则天不再依靠江湖幻术,而是一心向佛,并非佛法真正感化了统治者,而是她在最后一战中看到了佛法的力量,决定用更强大的力量来控制人心、统治国家,这就使故事巧妙地回到了第一部《通天帝国》,形成了一种呼应。

  作为一部系列电影,“狄仁杰”最失败的其实是人物的塑造。狄仁杰冷静机智、一心为国,看似完美的人设却显得毫无生气,仿佛成了导演完成故事的一颗棋子,看不到人物的丝毫魅力。《四大天王》中,徐克倒是给狄仁杰设计了“心病”一说,力图使观众看到人物脆弱的一面,但这心病实在太过表面,除了动不动头疼晕过去,实在看不出狄仁杰真正焦虑的问题所在。如何在续集中挖掘出狄仁杰更多层次的内心,甚至是叛逆的一面,让观众真正爱上狄仁杰,才是这个系列能够走下去的关键所在。 (李俐)

[责任编辑:崔益明]

[值班总编推荐] 教师言语关乎人性教育,应持重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这样弘扬航空报国精神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讲坛]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