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投射古人身份认知难 _看客 _光明网


《延禧攻略》投射古人身份认知难

2018-08-08 16:5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18-08-08 16:51:28来源:新华每日电讯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杨 原

  近来电视剧《延禧攻略》在网络上热播,在社会中又掀起了一波清宫历史的热潮,剧中的情节和一些生活细节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较之以往的很多清宫戏,这部剧在还原历史方面已经有了很多改观,比如一改过去只要是清宫戏就用的,其实只有晚清时期才有的“大拉翅”发式,比如应该挂在衣服大襟上的十八子手串,再比如亲王见皇帝也要自称“奴才”,凡此种种,可以看出剧组人员下了很大的功夫。不过,以一个史学工作者挑剔的目光来看,有一类问题还是值得商榷的。

  例如后妃。剧中的高贵妃是个飞扬跋扈的人,屡屡有着不可一世的夸张行为,为了表现她的这种跋扈,在给皇帝皇后行请安礼时,应该缓速深蹲的行礼,往往双腿微微一弯便敷衍了事。清代旗人极重礼仪,宫廷当中更为凸显,作为后妃,行礼的潦草,是非常有失身份的表现,非但不能表现跋扈,而只能显得粗野,在当代人眼中可能是傲慢的表现,但按照清代人的思维逻辑,地位越高的人,礼数应当越周全,所谓“既读孔孟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如此行礼只是一种丢脸的行为。

  剧中另一处情节是晚间在长春宫内,皇后在众宫女的怂恿下,穿上洛神的衣服,并歌舞了一段,不仅宫女们不断赞美,还吸引了皇帝的目光。这一段的处理就过于现代,歌舞艺人在古代身份卑微,技艺再精湛,亦属玩物,特别是主人在奴仆面前表演,是极为有伤品格的表现。朱家溍先生在《故宫退食录》中曾有一段与清宫老太监耿进喜的访谈,说到清代皇帝票戏的往事,耿进喜曾说同治皇帝曾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给慈禧太后唱过戏,同时也谈到这是亲儿子才敢如此“上脸”。皇帝只会给太后表演,但依然属于“皮一下”的表现,而皇后在众宫女围观的情况下歌舞,实则会被人耻笑太不端庄,皇后的身份感也就荡然无存了。

  再如亲王。剧中的弘昼是个性格不羁的亲王,也为了表现这种不羁的性格,导演或是演员也为他在举止的细节上进行了一些小的设计。其一,用扇子时把扇面全部展开,舞动如飞,这种动作在旧时属于极为不雅的举动。古人的行为举止最重要的要求就是稳重,老话说“坐如钟立如松”,行动坐卧的幅度都不可太大,士大夫阶层如此,皇家则更为讲究。老电视剧《大宅门》对此曾有过表达,青年白景琦被安排到衙门里当差,有个官员就因为天热自顾自地大扇特扇,被白七爷戏弄了一通,按他的话说“这哪儿是扇凉儿呢,这是孙猴子过火焰山呢”,虽说时代、身份都有一些错位,但对于清朝人用扇子的举止,也可见一斑了。而以一个亲王的身份,又是在皇帝面前,是绝不可能这样失仪的。

  其二,中国的盖碗出现于清代康熙雍正时期,不过当年的盖碗不是现在“三才碗”的形制,只有茶碗与碗盖,而没有碗托,且不言剧中使用的“三才碗”是否正确,就晚清民国时期士大夫阶层使用盖碗的规矩,剧中的表演便值得商榷。旧时出于诗书之家的人用盖碗,无论是否有碗托,都是用手拿住盖碗,让碗盖与茶碗之间露出一定的缝隙,用手指按住碗盖,把盖碗从碗托上拿起送到嘴边去喝,绝不能把碗盖完全掀开,甚至用碗盖去拨茶碗里飘起的茶叶,剧中的和亲王喝茶的举止就比较现代,大概是为了表现其不羁的性格,但如此处理,按清代的礼法,却早已丢了亲王应有的教养,性格不羁也不是这么个不羁法。

  还如宫女。剧中宫女随意多嘴、随便插话的情节很多,而且与皇帝、后妃说话的时候,也经常直勾勾地看着他们,频频做着眼神上的交流。在旧时,幼见长,男女相见,懂些礼法的人都有一套行为举止,有问才可答,不可随意打断别人,看人的时候,更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方显得为人有规矩,皇宫这种格外突出尊卑的地方则更甚,如果宫女屡屡犯禁,不仅其主人会被人嘲笑调教无方,自己更会受到责罚。

  无论后妃、亲王,还是宫女,其实这一类问题都是关于对角色身份的认知问题,对于历史的还原做了再多的努力,但这种身份的古今错位感,总是让古装剧留下莫大的遗憾。戏剧的故事情节其实大可以天马行空地编排,但身份感的丢失,则很容易就让人感到这个故事换什么时代的衣服其实都一样。当然,这一点不能随意苛责我们的演员,毕竟现实生活与古代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几代人都生活在人人平等的社会里,当代人对过去那些封建礼教早已极为陌生,这是今人理解古人很大的一道难关,这其实需要导演与编剧做出更多更细腻的准备工作,对古装剧的历史背景有更深刻的把握,帮助演员体会那个时代符合身份的行为举止规范,整体格调才更像是演绎历史故事。就像我们的传统戏曲,各行当对人物身份的把握是第一要务,故事虽说大多来源于民间传说,与真实的历史无关,但身份演到位,历史的味道自然也就呈现了。

  戏剧毕竟是一种娱乐,不应过分指责它的细节,但古装剧毕竟反映的是我们的历史,我们如此恢宏的文化恰恰正是这一个一个小细节积累起来的大厦,尤其古代不同身份人群的行为细节,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举止,做着什么样的事,什么值得传承,什么需要扬弃,这是我们把握传统文化时极为有力的工具,如果我们总是以无所谓的态度来面对,那么我们的文化也会随着娱乐被潜移默化地渐渐蚕食掉。(杨 原)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