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鲍勃·迪伦或者追鹿晗区别何在 _文艺观察 _光明网


追鲍勃·迪伦或者追鹿晗区别何在

2018-08-10 09: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8-10 09:33:44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郭小寒

  2016年意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鲍勃·迪伦持续自己“放任自流”的时光,一直到2017年的4月1日愚人节才趁着巡演的档期,来瑞典把自己的奖项取走。就像上了发条的时钟,他一直准确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并在安排自己与乐队的世界巡演,又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巡演巡到了压轴。6月27日鲍勃·迪伦与乐队登上了日本最大的户外音乐节Fujirock,并在8月4日在香港会议中心举办了个人专场。

追鲍勃·迪伦或者追鹿晗区别何在

  对于中国和亚洲观众来说,这可能是最近距离瞻仰“偶像”的机会。除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光环加持,今年已经77岁的鲍勃·迪伦虽然身体健康良好,但这两年跟他同时代的音乐人纷纷离世,也会让观众总有“可能看不到了”的担心。

  我作为一名乐迷,本来每年就要去Fujirock,所以今年得以在Fujirock主舞台黄昏时段看到了鲍勃·迪伦,而我的很多朋友和同行2016年意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鲍勃·迪伦持续自己“放任自流”的时光,一直到2017年的4月1日愚人节才趁着巡演的档期,来瑞典把自己的奖项取走。从晚霞到星空,Fujirock主舞台倒二出现的鲍勃·迪伦老师很可能是自己要求这个时段的。都去了香港的专场。距离我上次2011年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看到他的专场,又过去了7年,确实也发生了很多改变。

  从晚霞到星空,Fujirock主舞台倒二出现的鲍勃·迪伦老师很可能是自己要求这个时段的。(当晚的压轴演出,是超级小鲜肉Vampire Wweekend)

  鲍勃·迪伦把自己的现场放置到了经典老式的布鲁斯时段,他个人对布鲁斯和爵士乐的热爱也一直高过民谣和摇滚。60年代经典时代的一些不热门老歌被重新编排,前奏开始有点听不出是哪首,虽然歌单上有《重返61号公路》《沿着瞭望塔》这些。年纪和鲍勃·迪伦差不太多的老年乐手们技术熟练准确,却也并无出彩之处,鲍勃·迪伦大部分时间在一架钢琴后面,含混唱出或念出他的那些长段长段的歌词。(倒是比2012年来北京还弹吉他瞎鼓捣实验音乐那会儿顺耳多了)2016年出版发行《堕落天使》之后,鲍勃·迪伦的台风就是老派复古演出,漫不经心又偶尔深情,在Fujirock他看似冷漠,其实有些段落还是很深情激动的。

  但全场最需要吐槽的是灯光师,全场几个筒灯直射没有任何变化,换场的间歇就像停电。另外Fujirock有非常成熟的现场大屏直播的团队和技术,到了鲍勃·迪伦时段,也只是在一个非常远的机位停在那,画面遥远而模糊。连浅野忠信都在ins上吐槽了一张全舞台黑的照片,说找不到鲍勃·迪伦。这样的舞台设置,据说在香港也是差不多,固定灯光无改变,现场不让拍照,但香港会议中心的红色天鹅绒幕布也许增加了一些庄重的剧场色彩。Dylan和他的乐队依然如我地改编原有歌曲,演奏布鲁斯,唱歌或朗读诗歌,很少跟观众互动,谢幕也非常干脆利落——更像一个深夜读诗文艺老年作家。

  在日本Fujirock音乐节上,鲍勃·迪伦演出的时段大部分年轻人去别的舞台看更有活力的电子乐演出去了,留下的成年人和老年人居多。再加上Fujirock音乐节本来就有坐着看的习惯,我在黄昏看见大批人在自己的小椅子上“睡”过了鲍勃·迪伦。所以在Fujirock,鲍勃·迪伦带来的是一场及格分的现场演出而已,而且并不适合户外。鲍勃·迪伦应该也不在乎,他不会更关心年轻观众,关心舞美灯光,他在舞台上看过台下的无数人。五十年过去了,站在他的角度看,也许年轻人更新了三代,然而并没有什么太大改变。

  当然,我依然会被朋友圈刷屏,哈哈哈,很多人看得心满意足,热泪盈眶,激动不已。我想说感动的肯定脑补自己这么多年的追星经历和诺贝尔偶像光环了。追爱豆嘛,总有些是自我感动的成分。

  五十多年来,鲍勃·迪伦在美国、在西方世界,不仅仅是个唱歌写歌弹吉他吹口琴还学会了弹钢琴,出版过37张唱片的音乐人,他用自己五十年的音乐艺术生涯,创造并延续了历史,成为传奇。他的音乐、他的歌词,还有他的人,早已成为这个地球上一个代表自由、反思、独立精神的象征。

  这一点也不是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被盖棺定论的,他还曾获格莱美奖、奥斯卡奖、金球奖、肯尼迪中心荣誉奖、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普利策诗歌奖、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等等等等,鲍勃·迪伦一生创造了很多传奇,他出版过37张唱片,影响了The Beatles,U2,Patti Smith,Pink Floyd等一大批音乐人。他一直活跃在舞台上。最忙的时候一年有200多场演出。2018年的亚洲巡演,就像无数个平常的小工作而已。而对于中国/亚洲观众而言,这是为数不多、可能没有下次的近距离接触“经典偶像”的机会,所以我会看到我的朋友圈里有很多人只是感动于“我近距离看到了鲍勃·迪伦”这件事,或者想合唱几句“答案在风中飘”(但鲍勃·迪伦很少唱这首歌)。中国人还是很爱追星和沉溺于追星的自我感动的,这一点追鲍勃·迪伦和追鹿晗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大家关注的是“我看到了”而不是演出质量本身。

  作为一个演出者,一个音乐人,面对舞台,有的人是驾轻就熟,觉得舞台就是表达自己的一个形式,他们更自我。另一种对舞台和观众是有谦卑感和无限痴迷热爱的,比如 Leonard Cohen比如 David Bowie比如Michael Jackson………鲍勃·迪伦无疑是前面那种,就像他以前说过的:“我觉得自己先是一个诗人,然后才是个音乐家。”舞台和乐手,都是他表达诗歌的一部分而已。但作为一个买票看演出的观众,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更高的,值回票价的舞台演出质量而已,所以这些年看到的好的现场都是后者。

  “他就那样!他从不为别人改变!”也有人用这种方式去仰慕他的独立与自我。当然,鲍勃·迪伦是世界上最有资格混不吝的来一句“我就这样”的人,他可以缺席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礼,他的音乐与艺术永远无法被定义;他在各个身份之间狡猾地游走转换,他可以对这个时代直接指手画脚,他还活跃在舞台上,所以他也没有甘于退休,但是对于这么牛的人来说,“我不这样”是不是更酷呢?(郭小寒)

  注:原标题为《追鲍勃·迪伦或者追鹿晗区别何在?》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