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画出新时代的“洛神”之美

画出新时代的“洛神”之美

2018-09-06 13:23来源:中国艺术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何瑞涓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曹植一篇《洛神赋》传诵千年,引无数人竞折腰,东晋“画圣”顾恺之读后挥笔而就作《洛神赋图》,端庄华美,摹本众多,令人神往。美轮美奂的“洛神”在今天年轻人眼中是怎样一副模样?“90后”青年插画师叶露盈创作《洛神赋》绘本版,将浓郁的中国传统画风与灵动的现代漫画技法结合,画出她心中最美的洛神,配以中国台湾儿童文学作家余治莹对《洛神赋》的白话文改编,全新演绎两千年前的凄美故事,再现洛神所在的缥缈绮丽世界。近日该书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并于8月24日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举办新书发布会,叶露盈、余治莹与众读者分享了关于《洛神赋》(绘本版)的心得和创作体会,深入探讨如何创作出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故事。

  “我和曹植是有共鸣的,《洛神赋》其实是抒发理想不得实现。”叶露盈说,曹植与洛神的距离,是我们每个人和理想的关系。叶露盈从中国美院本科毕业,研究生时去挪威奥斯陆大学交流,回国后一切重新开始,倍感孤独,“如何画好中国故事”萦绕心头,理想可望而不可即,不知前路在何方,正与曹植心境相似,当看到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她决定画出自己心中的洛神。为了尊重史实准确描绘,叶露盈查阅大量古籍与文史资料,造访各地博物馆与古迹,反复推敲,画时用铅笔一笔笔勾勒,再用电脑上色,技术的进步使得画面颜色更加饱和、清爽、有层次。

  前有《洛神赋图》已难以逾越,再画洛神只能另辟蹊径。在叶露盈心目中,比起以前端庄优美有内涵的洛神形象,新时代的洛神应该更青春,更有活力,更像是异世界的少女,也更具有普通人的感情。她是水中女神,头发在水中飘摇,披着鱼尾披风,水波为耳环,河蚌小仙子手持珍珠项链在她身边飞舞,鱼群瑞兽围绕,当洛神与曹植人神殊途时,也会难过,叶露盈就画出了她眼中的晶莹的泪。在叶露盈畅想的绮丽世界里,小鱼小虾是洛神的伙伴,传统少女羞于表达情感,小鱼成为感情使者代她献上玉佩,含蓄传递心意,洛神的泪也化作粒粒珍珠被小鱼小虾收起来。画作以长卷形式向顾恺之《洛神赋图》致敬,她表示,“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如同一座宝藏,一旦探秘其中,就会终身受用,我想把这种美、这种感动分享给大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叶露盈《洛神赋》获得第十三届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插画奖金奖、第二届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家大赛国内金奖、2016年张乐平绘本奖提名奖等,获选2019亚洲插画年度大赏,2016年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其绘画作品被慕尼黑国际青少年图书馆收藏。央视综艺频道《国家宝藏》推出国宝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邀请叶露盈担任“今生故事”讲述者与国宝守护人,古今“洛神”在此相遇。与中信出版社签订出版合约后,叶露盈仍觉得画作不够精细,洛神的世界没有达到理想,于是大胆挑战自我,推翻原画作,重新画《洛神赋》,每天闭门画十几个小时,紧锣密鼓创作,经过与余治莹远程交流,终于有了这本内文优美画作精致的《洛神赋》(绘本版)。

  “顾恺之的洛神只可远观,而叶露盈笔下的洛神灵动起来,更具有人性,像陷入情海的少女一样。”余治莹称赞《洛神赋》(绘本版)呈现出了新世纪的洛神之美,指出较之文字,绘本是更直观地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方式,中国绘本要有中国特色,不要跟着画一些金发蓝眼、西方环境,或取材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或真实呈现我们自己的生活,外国读者才能透过绘本了解中国,我们也才能在世界绘本舞台上发光发热。叶露盈也表示,要在世界发声,仅仅学习西方的表现形式、学一些皮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讲述我们自己DNA里的故事,不论讲述过去还是现在与未来,都要根源于生活,才能有血有肉。(何瑞涓)

  (原文标题:“90后”女孩叶露盈画出新时代的“洛神”之美)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