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制作走心,低片酬也能出精品

制作走心,低片酬也能出精品

2018-09-07 09:26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夏至

  北京市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反映大三线建设历史的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刚刚在北京卫视圆满收官,在暑期档低迷的卫视收视中意外逆风飞扬,不仅播出后收视率连续占据排行榜前三,而且在网络上也赢得了不少年轻人的点赞。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采用还原度极高的厂房场景,再现大三线建设时期一代航天人攻克技术难关的历程。

  独特的普通人叙事、写实的摄制手法以及丰盈的情感张力,让这部看上去又红又专的主旋律剧显得与众不同。

  鲜活质感打动制片人

  1965年三线建设时期,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九院)内迁四川梓潼,在这里,中国科学家们相继完成了原子弹、氢弹的设计方案,九院旧址也成了“两弹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以下简称《那些年》)讲述的正是这段往事。故事时隔多年,又涉及火箭发射的专业知识,对《那些年》主创团队来说,如何让这部剧拍出来既能还原历史质感,又能让年轻人喜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些年》第一稿剧本来自原先在基地某研究所任管理员的黄鉴。制片人铁佛透露,以往聚焦这一题材的影视作品大多是纪录片,如《三线风云》《大三线》等,或是从领袖的角度来记叙,很少有通过普通人视角完整展现“大三线”航天人的故事。第一稿剧本鲜活的生活质感打动了铁佛,但影视转化仍需做大量改动。剧本几易其稿,直到遇到第三任编剧王之理,他去年曾凭借电视剧《情满四合院》入围白玉兰奖提名,作品善于表现普通人的情感世界,而且曾经有过当火箭兵的人生经历,对于这一题材有浓厚的情怀,也有丰富的生活体验。

  “情怀”打动老戏骨

  导演韩晓军的家人也曾在军工厂工作过,主创们对这个题材一拍即合,希望借这部剧能够展现一代人的奉献,让如今的年轻人了解爷爷奶奶的故事。“情怀”成了整个团队最大的内在驱动力,最终创作出这样一部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的佳作。韩晓军表示,该剧在2015年投拍,彼时尚没有“小大正”的提法,但事实上这部剧本身恰恰诠释了这一特点。该剧演员阵容中不乏因为《欢乐颂》大火的杨烁,也有最近因为《延禧攻略》而备受关注的尔晴扮演者苏青,更有一大批中老年熟脸撑起了整部剧的表演水准。“就是这样的阵容,所有演员的片酬加起来只到总预算的30%。主演杨烁以市场价的1/2出演,高明、倪大红等老戏骨也仅象征性地领取演出费。”铁佛直言,真正的演员还是会看剧本挑戏,剧中还有不少演员是客串出演的,像大家熟知的演员高明在剧中饰演司令员,其实接戏前正值过年,本来已经打算休息拒绝邀请。“但他在拿到剧本后又主动打电话给导演,‘这个戏我接了,什么时候拍、多少钱都行。’”

  真实历史打动观众

  王之理表示,《那些年》的剧本是他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写出生离死别,也是流泪最多的一次。这并不是因为创作需要,而是因为三线的故事里真实发生着一桩桩生离死别。剧中人物向晴原本正准备结婚却突然因公牺牲,他在设计这一情节时也很犹豫,“现在看观众弹幕,很多人都说要给编剧寄刀片,为什么要让向晴牺牲。”王之理感慨,他必须这样写,因为向晴的牺牲其实是有人物原型的,“我们应该尊重英雄,也尊重历史,这个故事我们不是从成功走向成功,而是我们曾经经历过失败。”

  “想要观众相信,就得先让自己人相信。”韩晓军说,剧组专门到“两弹一星”研究基地之一的四川绵阳实地取景,当年邓稼先工作的防空洞首次在荧屏上出现,而剧中制造导弹、火箭零部件的工厂也选在了曾经生产榴弹炮的工厂旧址。布景置装的高还原度容易让演员们入戏,在拍摄阶段,全剧组属于半封闭状态,大家每天去现场的时候就穿着剧中的衣服,“一开始大家感觉比较奇怪,慢慢就进入了当年的状态。”

  主创团队还斥巨资从中央台新闻电视制片厂、八一厂、中国档案馆甚至国防科工委的资料馆,购买了相关的影像资料,用来弥补已经无法还原拍摄的导弹、火箭的发射过程。“我们不希望被特效、后期等技术手段拖累,而是希望呈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三线时期。”韩晓军认为,大家齐心协力还原了一段完整的三线建设史。(李夏至)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