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2018-09-11 10:26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童薇菁

  根据国漫大IP改编的舞台剧《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首轮连演22场于上周末收官;此前由中日联合出品的音乐剧《阴阳师》来到上海,八场演出一票难求……一批基于动漫、游戏改编的舞台剧演出,从日本火到了中国,吹起一股强劲的二次元风潮。

  近年来, 《网球王子》 《仙剑奇侠传》 《剑仙情缘网络版·叁》等海内外多部二次元舞台剧作品,几乎每一部都能产生 “热效应”。以话剧、音乐剧、歌剧等为代表的传统舞台,正面对着一个新生力量的强势介入。虽然画风多元,剧作质量也较为参差,但已引起不少戏剧评论家和创作者的关注。有专家指出,要正视这种全新的热潮,而不是一味否定和忽视它;二次元或许会成为一座非常好的桥梁,激发出传统艺术的当代属性。

  二次元舞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在此被打破

  进入主流剧场后的二次元舞台剧,主体目标观众大多为90后甚至00后。“二次元文化有着鲜明的年轻属性。”上海戏剧学院荣广润教授认为,“年轻人的性格中带有冲动、狂热、缺少理性的一面,但这不是缺点,恰恰是他们身上美好的特质。”所以,以年轻人为主力消费对象的二次元舞台剧,大多有着惩恶扬善的主题,充满了青春少年的热血情怀。

  虽然这些剧作大多以虚幻世界作为表现对象,幻想色彩十分浓重,但叙事中蕴藏着青少年对未来的向往,有着纯真积极的一面,有些更回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去汲取精神养分。如舞台剧《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以同名动画为母本,取材于秦始皇灭六国到西楚霸王项羽攻陷咸阳这一英雄辈出的历史时期,传递的就是中国古代的侠义精神——“重诺胜于生命”。

  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被打破,二次元进入舞台领域,在中国舞美学会副会长韩生教授看来,是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不必将其视作洪水猛兽。荣广润说,二次元碰撞传统艺术舞台,是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一次 “交互式体验”。若利用得当,将从亚文化的方向助推主流文化的发展。有青年导演认为,国内二次元创作者要打造自己的文化属性。 “当代青少年对传统文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看古风IP舞台剧,已经成为一种新潮流。”

  此前,成功嫁接二次元和传统艺术的范例也有不少。台湾艺术家吴兴国的《荡寇志》就曾经舍弃传统的京剧戏服,选择从动漫作品中获取设计灵感,为京剧争取更多新观众。沪上京剧名家王珮瑜更是懂得二次元的妙用,她为网络游戏《剑网三:曲云传》的舞台剧亲身献唱了主题曲,穿上剧中人物 “藏剑”的戏服,并在网上上传了一组写真,其丰神俊朗的扮相 “圈粉”无数。

  一味走向技术主义将越走越狭窄

  二次元舞台剧的另一个基本特质,是拥有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直接带来强劲的票房号召力。这推动了国内各类演出商纷纷效仿,投入IP舞台剧的开发。一时间,二次元舞台剧良莠不齐、粗糙与精致并存,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伴随着各类IP剧同时涌现的,是某些颇具争议的 “创作规律”。

  例如,过多的舞台特技、灯光与多媒体,喧宾夺主地抢占了演员的戏份。又如,创作者的 “产品思维”简单粗暴,回避作品思想、内涵、美学意义上的开发,甚至牺牲了舞台剧基本故事性和完整度,使其简单地成为满足粉丝群体对偶像顶礼膜拜的狂欢……

  “当下的二次元舞台剧也存在着一些不加思考、浅薄的创作态度,拒绝在创作方向上进行更深层次的艺术探索。”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二次元舞台剧招致了轻浮、无脑的恶名。事实上,IP影视化、舞台化均不轻松。由于动画、游戏已完成了具象化的演出,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在观众心中有了 “约定俗成”的印象,这对真人的二次演绎是不小的压力。“如果演员一上场,观众就在那里尖叫、起哄、鼓掌,如朝圣一般,那就是创作的失败。”《秦时明月》的导演沈磊告诉记者,希望观众在他的舞台剧里 “脑补”出的不是人物与原著形象的契合度、不是角色的 “帅气指数”,而是故事的精神和内涵,能全程安安静静地看完这样一个故事。

  韩生告诉记者,二次元舞台剧一味走向技术主义将越走越狭窄。最高层次的艺术表演,往往感受不到技术的痕迹。荣广润则认为,就和音乐剧、歌剧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讲究 “大排场、豪华场景”一样,二次元舞台剧要尽快走出强烈的视听元素吸引观众的 “浅表”创作层面,尽快回归到戏剧的本源。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