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现实题材创作犹如采摘“带刺的玫瑰”

现实题材创作犹如采摘“带刺的玫瑰”

2018-09-12 11:37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孙红侠

  当下,现实题材剧作的创作颇受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因此,现实题材创作成为理论和实践双重关注的话题,讲好中国故事和当代故事,重视与加强现实题材创作是其必由之路。

  与此同时,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却是,传统戏曲对现实生活的表现存在着一定障碍。传统戏曲舞台上表现“千山万水”都只在一时半霎,因此现代生活中的火车、飞机、轮船就成了艺术表现上的难点。虽然现代交通工具在舞台之外可以一日千里,但在剧场的方寸之间却寸步难行——舞台表现的障碍和表演上的棘手使这一类现实题材的作品成了少有人触碰的“雷区”。

  前不久,湖南省湘剧院推出首部表现“高铁题材”的湘剧《玉龙飞驰》,在戏曲舞台上首次以讴歌中国高铁建设成就和高铁建设者为核心设计情节。这样的作品,从立意上看是讴歌改革开放的成就、讴歌中国科技的进步,这是符合现实题材创作要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题材的选择类似采摘一朵“带刺的玫瑰”,更像是戴着镣铐跳舞。表现难度很大,题材的选择需要巨大的勇气,这也正是我们应当关注这部剧作的原因。

  《玉龙飞驰》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全剧以高铁工程师田晓龙的工作成绩和隐秘的感情经历为主线展开,将一个普通科技工作者放到中国高铁飞速发展的大时代背景之下,让他的人生轨迹和中国铁路的发展轨迹重合在一起。故事的讲述风格是怀旧式的,人物的行为方式也充满了上世纪80年代特有的怀旧感。从绿皮车到动车高铁,再到“一带一路”通达四海,交通的飞速发展带来了物质文明的累积,也带来了更深沉的乡愁。故乡在哪里?心灵的通道去向何方?田晓龙的人生也许能给观众一些解答和感动。他似乎古板老套,不会享受生活,独自一人带大女儿,面对优渥的生活做出并不聪明的选择……但他像绿皮火车一样朴实、简单,将毕生奉献给了高铁建设,在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保持自己内心的干净。“高铁题材”是雄伟而宏大的,田晓龙的内心却是安静而缓慢的,宏大与微小、高速与缓慢,形成错落有致的人设和故事。

  虽然我们肯定创作者和湖南省湘剧院选择“高铁题材”的勇气和眼光,但目前看来,舞台对“高铁”这一表现难点的展示仍然没有足够的创意突破。我们并不反对将声光电的技术手段应用于现代戏的舞台,也不反对LED大屏幕在不破坏基本表演原则前提下的应用,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现代戏的演出方式与传统戏相比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改进。

  现代戏并不是也不应该是穿着现代服装的“传统戏”,对现代戏的评价也不能使用和传统戏相同的标准。传统舞台以鞭代马是高度程式化的演出方式,在江苏演艺集团京剧院推出的京剧《骆驼祥子》中,“洋车舞”就是对“拉车”这一表演方式的全新探索。虽然“洋车舞”在程式和舞蹈之间的界限尚不明晰,很难说它就是一种新的表现方式,但毕竟表现出了不同于传统舞台的“拉车”。因此,当“高铁”这一现代交通方式出现在戏曲舞台上时,创作者不仅要有题材选择上的勇气,更应该有表现方式上的探索。目前,我们看到的舞台是使用背投照片方式来表现高铁,这当然是创作者深思熟虑和多次探索的结果,但在如何结合演员表演、如何将“高铁”的表现进一步舞台意象化、如何探索与之相适应的新的表演程式等方面,显然创作者还需要更大的勇气。

  当下,现实题材舞台作品数量并不少,但如果冷静客观地看,无论是从剧作的思想价值还是舞台呈现来看,优秀的现实题材剧作还可以更多,题材的选择还可以更开放、大胆。湖南省湘剧院的湘剧《玉龙飞驰》在当下的现实题材创作中走出了勇气可嘉的一步。我们希望这部戏的上演能具有超出剧作本身的意义,希望有更多的剧作敢于创新、敢于破冰。(孙红侠)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 宗 城:《找到你》止步于中产阶级式的反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钢筋水泥筑成的丛林中的都市人,正在失去着对环境与自然的感知能力和连接。《奇遇人生》其实是带着观众去领略自然里的广阔天地,在此中发现我们和世界有着千万种可能性,将撒落的生活的屑拾起。
2018-10-16 09:51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准确把握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对加强和改进我国美育工作、推进新时代教育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系统深入地研究和阐释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的丰富内涵与学理逻辑,是完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美育体系的时代课题。
2018-10-11 10:24
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粉丝与偶像间的高频互动提供了便利,也令双方关系中的“伴生”属性加强,如今一些粉丝不只是崇拜偶像,也更期待与其“共同成长”,这是粉丝文化、追星文化在网络时代的新表现。
2018-10-11 10:21
中国有源远流长的“以歌舞演故事”的历史,它是音乐剧创作不容忽视的丰富资源。新世纪以来,中国音乐剧市场呈现“名作引进”和“本土原创”双管齐下、多头并进的局面,越来越活跃的中国原创音乐剧层出不穷,涌现出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优秀作品。
2018-10-11 09:28
《无双》是部优秀的电影不假,但它还没有优秀到港片金字塔尖的程度,它可以说是庄文强电影的新高峰,意味着庄文强独立于麦兆辉的一次自我蜕变与成长,并让市场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庄文强。
2018-10-11 09:3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