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说书人转战网络能否重生?

说书人转战网络能否重生?

2018-09-13 09:46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 洋

  前天,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离世。“世间再无‘且听下回分解’”“一个时代结束”成为许多人在悼念这位老艺术家时的感叹。作为一门历史悠久的艺术形式,评书还在,只是和大师云集的时代相比,现在演出场次少、名角儿缺位,让这门艺术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书馆少,两个巴掌就数过来

  “对面审贼”是一句行话,说的是演员和观众面对面表演,观众就围在演员身边盯着看的一种表演关系。评书,从发轫至今就是这样的一门艺术。不过在北京,评书书馆“对面审贼”传统的回归,并不算久远。

  2007年9月15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连丽如在西城区第二文化馆创办宣南书馆,标志这一传统正式回归。整整11年过去了,宣南书馆还在,但整个京城的品牌书馆加在一起也就一个巴掌多一点儿。

  除了宣南书馆,连丽如与夫君和弟子们还一起开办了东城书馆、国如轩书馆。此外,还有田占义、武宗亮领衔的五里坨书场;马歧领衔的康龄轩书馆;北戏老师张怡领衔的北戏书馆、平谷书馆;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美术老师吴荻领衔的澄书馆。可以说,这数得过来的几个书馆和演员已经是北京评书界的全部了。

  评书书馆还难谈“市场”二字。书馆场地多为政府部门或文化机构免费支持,来听书的观众只需花上四五十元,或者干脆免票。并非没有更多人愿意提供低价或免费场地开书馆,连丽如就接到过来自天津和北京其他场所的邀约,但她都谢绝了,“没有那么多演员啊,难以分身。”她感慨。

  书馆少,专职演员更少。拿传承状况最好的北京评书来说,连丽如和先生今年都已经77岁了,平日里跟着二老最多的王玥波、贾林、梁彦、马剑平、唐柯当中,梁彦的本职工作是出版社编辑,王玥波的本职工作是相声演员,唐柯的本职是大鼓书演员。他们几个人,每周要演出八场、教学两场,同时还要去电视台录评书节目、整理出版书籍、参加巡演。如此繁忙,确实难以再开设更多的固定书场。

  就连各大专业院团里,评书演员也成了稀缺资源,要么压根儿没有,要么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至于有影响力、号召力的名角儿,更是罕见。

  名角儿少,人才培养需要积淀

  曾经以文艺范儿吸引了一批粉丝的澄书馆,已经两个多月没举办过演出了。最后一次的演出,不是在他们的固定场地当代MOMA,而是在朝阳9剧场。

  “不是场地问题,而是我太累了。”澄书馆老板吴荻身兼演员和跑堂。一部《西游记》他说了7年才说完。“说完这一部我就感觉很累,我自己是比较随性的人,不想一下弄伤了,就改变了演出方式。”他的改变方式,是不在固定的场所说固定的长书,而是改为与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一起,通过跨界表演,以另外一种方式传播评书。6月在菊隐剧场、7月在朝阳9剧场各安排了6场之后,吴荻就进入了休眠期。

  说长书,是考验说书人艺术功力的试金石。《西游记》《三国演义》《隋唐演义》《西汉演义》……看看这些评书艺术传承下来的经典书目,哪个不是鸿篇巨制?艺人说书,不能靠背,而是要在把内容烂熟于心之后再旁征博引增加新的知识点,最后一环是现场发挥。连丽如自17岁在天桥“刘记”茶馆登台,至今说了一辈子,到今天仍然感慨“太难了!”直到57岁那年,她的夫君才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她“你现在会说书了”。

  王玥波在宣南书馆说了11年,去年才得到曲艺界前辈李金斗的肯定,“玥波气质好、口儿甜(指他的北京话说出来好听)。”

  连丽如的徒弟梁彦说,评书艺术全靠一个人,一张嘴却要说尽人间万象、世间百态,没有几年、十几年的功夫是无法登台的。老一辈艺术家一天三开箱,如今的演员一周才能说几回啊,舞台实践严重不足。要从登台成长为“角儿”,那就更难了。

  不仅演员的养成周期长,观众培养的周期也长。按照目前大部分书馆的演出频率,每部书每周才能说上1至2个小时,一部《三国演义》就需要约10年时间。

  开直播,网络上寻求新生机

  虽说能坚持走进书场的观众不多,可今天,听评书的观众却在另一个渠道逐渐增多。

  3台摄像机、1个导播台,1个4G编码器,实时拍摄、实时上传……这是评书在直播。每周日9时30分至11时,五里坨书场都会准时开通网上直播。

  五里坨书场的运作方、立山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陈亚璐说,网络直播,本也是无奈之举。书场虽说位于四合院里,环境优美,但地理位置偏僻,且现场室内仅能容纳40位观众,这两个先天条件决定了它无法聚拢来更多的观众。

  2016年1月,五里坨书场进行了第一次网络直播尝试,没想到有超过1万名观众实时收看,这给了大家很大的信心。经过两年的运转,从今年1月起,五里坨的评书直播开始井喷。每周上午在线观看人数都不低于30万人,最高纪录曾有22家平台同时直播,在线观众232.8万余人。

  挖掘网络资源,似乎在年轻说书人中正在悄悄形成一种自觉。今年刚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毕业的田珺,签约了VIVA畅读平台,眼下正在录制《包公案》和《八仙传奇》。她说,“已经各录了20集左右,录到30集时就打算通过畅读、蜻蜓等平台共同推出。”

  虽说现场表演是评书传承的根本,但利用网络先聚拢观众,也许不失为一次曲线救国的尝试。就如五里坨书场,现在每周都能迎接专程来看直播现场的网上粉丝。看到年轻人的努力,也许驾鹤西去的老艺术家们会感到些许安慰吧!(李 洋)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