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传统艺术需要当代策展

传统艺术需要当代策展

2018-09-13 10:00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南溟

  前不久亮相刘海粟美术馆的“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作为上海入选今年文化和旅游部“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的三项展览之一,提供了一个传统藏品当代策展的范例。

  展览不仅展出了书画作品,还将相关争议直接置于展厅中,希望由此触发人们对于中国古代书画的兴趣。这一新颖的策展思路,引发业内外广泛关注。——编者

  “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以刘海粟美术馆的馆藏原作《松下高士图》组合另外两幅几乎相同的作品为展览主题,重提书画考证这一话题,将争议直接置于展厅中,也从一定程度上给后续考证的人们提供文献参考。在颇具当代感的展厅设计中呈现一部分石涛和八大山人的原作,为观众观看传统艺术作品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新的感受。

  当代美术馆兴起以后,美术场馆分化为有传统藏品的博物馆和有当代藏品的美术馆。但事实上,有些当代美术馆是有传统藏品的,而传统博物馆也会扩大范围新辟当代分馆,像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就在它雄厚的传统藏品中扩张出了当代馆,爱丁堡国家美术馆、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等则是当代与传统藏品兼有。传统与当代艺术如何在展览中呈现出对话关系,或者,如何将传统藏品纳入当代策展的范围内,是一个很重要的实践。在这一过程中,策展人显得尤为重要。

  从没有策展人的展览到有策展人的展览,艺术家作品在美术馆的呈现是完全不同的。这种不同,首先体现在艺术家的作品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会通过策展人附加到艺术家作品中并在展出的过程中形成各种因素,使得虽然展出的是艺术家的作品,而实际上又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因而,有一种说法称,策展人是通过将艺术家的作品组合在展厅里,创造出自己的一件作品。

  我们一直强调要尊重策展人的学术视野,也就是说,展览与艺术家作品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空隙,等着策展人去挖掘。一个好的展览不等于所有好的艺术家的相加,有好艺术家不等于是好展览;反之,那些没有好的艺术家甚至展示的是被人们贬为差的艺术作品的展览,倘若有好的话题或者打开通往另一方向的道路,依然有可能成为策展人策划的好展览——我们通常说的策展人的好展览,是针对这个成果而言的。那些寄生性和只会找名人艺术家而没有自己的主题发现或者思考的展览,都不能称为策展人的展览。

  策展人的概念最初出现于当代艺术领域,但这样的方法论同样也可以在传统艺术展或者是博物馆传统藏品中被强调。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在书画领域中提出过传统艺术需要当代策展,就是说,策展后的展览不只是拿着作品来展示,而是哪怕展示的是传统书画也需要展览主题。然而至今这样的实践并不多,且未受到重视。

  传统艺术展览与当代艺术展览最大的区别似乎是,传统作品其标准都已经固定了,而当代艺术的标准是待定的。似乎“待定”就意味着需要展览和评论,策展正可谓架起展览与评论之间的桥梁。事实上,传统作品同样需要以评论为中介来推动作品向着学术的方向发展,特别是——传统艺术的固定标准也是需要突破的,哪怕进入艺术史的作品都有可能卷入重写艺术史的漩涡之中;并且,传统藏品也需要通过策展主题把各种各样的藏品分成不同的主题加以研究式展览,而这方面同样有待提倡。

  当下传统藏品的固化展示,首先根源于美术史研究方法的陈旧。那些编年史从远到近,每个时期的总体风格和生平事迹考、代表艺术家和代表作品及其对后世的影响,差不多构成了一个陈述套路。而这样的陈述方法论用于展览,只会关心有没有代表作品?能不能在一个展览中陈列出全面和完整性?有没有历史上更多朝代的作品让展览的规模更大?这种编年史的展览,更像是通常意义上的一个博物馆的长期陈列,而不能被称为展览本身。展览更应该是这样的:通过一些藏品从某个侧面找到讨论的点,像做课题一样地将这个点呈现在美术馆,而对这个话题的研究内容成为展览中的学术文本。

  回到 “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这一展览的题目就像一篇论文,而这确实凝聚着刘海粟美术馆自开馆以来的学术发现。围绕石涛和八大山人合作的《松下高士图》引起的故事和争议成为了一个展览,这在我们的美术馆学术中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展览中的故事,最初是在展览和研究中发现还有一幅一样的《松下高士图》,随着研究的推进又发现了一幅一样的作品,组成了《松下高士图》“三胞胎”,展览还与其它馆藏合作借展品和陈列辅助的相关作品、史料做成典故展。

  同样的,那些拥有丰富传统藏品资源的博物馆美术馆,其实都可以在藏品中挖掘出有价值的部分作为专题展的资源,找到一定逻辑关联的线索,做成各种与当代艺术的对话展。这样的展览方式,既可以重新唤起对艺术作品的讨论,还可以借此带动公共教育。(王南溟)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马粉英:让西部文学走出西部想象

  • 朝圣之旅:从物理空间到心理空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豆瓣开分9.5分,不出意外的话,2018年度国产综艺最高分的桂冠就要花落开播不久的《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电视综艺普遍受困于“综N代”的收视魔咒之时,一档已经做了四年的网综不仅打破了续集难做的惯性,而且始终尝试创新,实属不易。
2018-11-16 09:22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我国的文化IP行业快速发展,激活了规模巨大的网络市场,找到了我国知识产权转化的新途径,发掘并放大了文化自身的潜在价值,生成了远超其单质的巨大聚合效应。但也应当看到,文化产品和服务存在“有数量,缺质量”的问题。
2018-11-16 09:24
以金庸作品为代表的武侠小说,开启了年轻心灵对英雄的崇拜。一个个具有家国情怀,又不断自我磨砺的“大侠”,用侠肝义胆、扶危救困、勇于担当等中华传统优秀品质,开启了文学式的成长教育。优秀的武侠文学,是一部浸透着中国精神的通俗文化读本。
2018-11-16 09:38
大型文化季播节目《上新了·故宫》开播,掀起又一轮“故宫热”。节目“以熟悉嫁接陌生”的展现方式独具匠心,对故宫独有的历史文物资源进行揭秘性开放,让观众怀着兴趣,跟随节目的脚步,走向故宫和历史深处。
2018-11-16 09:32
无论什么时代,也许载体会发生变化,文学却永远不会缺席。如法国《现在》杂志的创办者、主编雷吉尔·加亚尔所说,文学杂志最重要的是对语言的关切,它能允许作家通过他自己的语言,去和世界上各种各样对语言的损毁和漠视做斗争。
2018-11-15 10:07
电视剧《新流星花园》播完,因口碑较差,未能实现预期的火爆。翻拍电视剧,在中国每年的电视剧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是影视圈的“怪现状”:一边是不尽如人意的市场反馈,一边是忙于立项的“一面多吃”。
2018-11-15 09:46
尽管该剧后半部分在营造时代氛围和人物细节刻画上出现了瑕疵,然而在笔者看来,其最大的亮点正在于,徐慧真的成功,不仅是一部自强不息的女性创业史,更是一番身体力行的女性宣言,它告诉我们,女人是可以和男人创造同样社会价值的、知行合一的践行者。
2018-11-14 09:59
从爆款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到动辄卖几个亿的故宫文创,故宫的每一次热点并非直接缘于建筑、文物这些压箱底的东西,而是年轻人从故宫及其相关元素中感受到了鲜活的、跃于史料之上的温度、情感和个性。
2018-11-13 09:55
查良镛94年的传奇一生,帷幕落下。“金庸”这个笔名是他从名字里顺手拆分,署到报纸专栏上的。年轻的他未必能想到,这“填天窗”的故事连载一写就写了15部长篇小说。大侠与英雄,都逝去了,讲述大侠与英雄的故事的人,也逝去了。但故事会永远留下去。
2018-11-13 09:48
《诗经》作为中国诗歌传统的起点,其申发出来的很多东西,仍然是我们今天需要去实践、去充实,甚至去反驳的。它是中国文学的一个原点,它所反映、所谈论、所涵盖的,就是整个民族文化精神的方方面面。
2018-11-13 10:14
城市和戏剧有相似的一面。现代大城市很像一部不落幕的大戏,其中戏剧冲突的激烈程度、精彩程度,有时候可能超过舞台上的戏剧演出,每个人都是演员。戏剧是城市的表情,剧场里演什么,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文精神面貌,人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提倡什么。
2018-11-13 10:10
强烈的戏剧冲突与复杂的游戏规则,曾被视为综艺节目的收视法宝。如今,这样的创作“铁律”正在被娓娓道来的“生活诗意”瓦解——从琐碎的日常与微妙的人际交往中寻找看点的节目,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8-11-13 09:43
一个高度抽象的创业精神的概念靠疯魔的表演和狗血的人物关系并不能完成表达,与其说是“架空剧”,不如说是“悬浮剧”。国产剧中打出行业剧、职业剧旗号的作品不在少数,基本呈现的都是花式包装的恋爱剧,既没有真实的行业职场,也没有合格的爱情故事。
2018-11-13 09:58
正如人类来自黄土,终将还要回归黄土一样,乡村,以一种完美的姿态,又终于在岁月流变中翻转成一道耀眼风景。更重要的是,曾经伴随着庄稼野草朴素生长,传承千年的文化根脉和基因,依然鲜活流淌,在果木葳蕤中升华成新的吟唱。
2018-11-13 10:24
适者生存,胜者为王。纪录片《王朝》第一集,便以撒哈拉边境中黑猩猩家族的王权争夺展开。此外,该片还记录了南极帝企鹅、肯尼亚狮子、赞比西杂色狼等充满权力斗争、家族背叛的世界,堪称动物版“权力的游戏”。
2018-11-13 10:20
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带来的审美和艺术的感悟力、想象力、塑造力及穿透力,是当代艺术家必须面对和承担的重要课题。当未来人工智能和通用人工智能到来之际,情况会变得非常复杂,始料未及的文化景观会目不暇接地涌现到我们面前。
2018-11-13 09:06
文艺创作与生活、时代的关系,永远是艺术家要正视的第一要务。文学艺术要与时代同频共振,作家、艺术家要做时代的发现者和感知者,用宏阔的视野、深邃的思想统摄时代的变迁、心灵的悸动,感应时代的召唤,完成为时代而歌、为人民抒怀的文学使命。
2018-11-13 09:02
贾平凹散文集《自在独行》上市两年来,累计发行量超过100万册,对此贾平凹本人同样意外。“可能是青年读者又起来了,虽然我们的年轻时代有巨大差异,但生命的东西没有变,爱不变,探求不变,梦都是一样的,因为渺小而费劲地努力着,永远是青春的现象”。
2018-11-12 10:01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电影取得了辉煌成就,2017年创造高达559亿元票房,一举跃升为仅次于北美地区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中国电影的多样化以及创作的高峰并没有随着市场的繁荣而出现,电影产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急需转变发展路径。
2018-11-12 10:17
饮食反映一个族群的民风民俗,被赋予意味隽永的时代印记和文化情怀。以“舌尖”为代表的美食纪录片,以食物为视角瞭望自然风物、世事人情,看似是个小切口,实则包含大学问,这才是“舌尖叙事”久盛不衰的秘诀。
2018-11-12 10:0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