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不仅“温故”更是“知新”

不仅“温故”更是“知新”

2018-09-14 00:16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徐 俊

  白蛇故事的源起可以追溯到《山海经·北次三经》——“神囷之山,其下有白蛇。”唐代《太平广记》、谷神子《白蛇记》,属“志怪小说”。南宋话本《西湖三塔记》,形成白蛇故事相对完整的情节。到明代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娘永镇雷峰塔”,其故事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发展,虚实相生,以文学形式促进了白蛇故事的传播。清代方成培在前人的基础上,增加了“端阳”“求草”“水斗”“断桥”“祭塔”等关目,改写成三十四折的《雷峰塔传奇》,成为诸本中相对完整的剧作。1953年田汉版《白蛇传》与方氏《雷峰塔》的故事情节基本相符,但比方本更加简炼、干净和口语化。经典的魅力就在于不同的艺术门类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切入点和不同的视角对文本进行不同的诠释。评书、弹词、戏曲、舞剧、话剧、小说、电视剧、电影等皆如此。

  音乐剧《白蛇惊变》意在实现对神话精神回归后的再思。神话精神蕴藏着人文力量和文化内涵,是对于天地人合一的高度尊重,流露出对宇宙的敬畏、对自然的赞美、对人性善良崇高和正义的向往。同时,其超现实、想象力以及开放性的特质,经现代性的再思,具有突破传统的巨大潜能。《白蛇惊变》尝试用音乐剧的艺术属性挖掘出现代精神与神话精神中隐藏的逻辑共通,从而实现双重想象力的美学价值。让观众不再是温故,而是知新。

  一、重构故事

  重构故事的关键点,在于从现代性的视角建立起白素贞、许仙、法海之间的逻辑关系,由此自然生发出与传统叙事不同的情节发展线索,在此过程中,人物的性格得以重立,形象得以更新。

  法海始终以“理”的逻辑,介入白素贞与许仙之间,不容悖逆。“理”的逻辑是已然存在的天地秩序之网,它向内、固定、收缩、去时间感,是一种静态逻辑,而法海则是这一逻辑的维护者。白素贞与许仙以“爱”的逻辑,反抗法海的逼压,“爱”的逻辑是从生灵内心生长出的冲动,它向外、流动、扩张,有时间感,是一种动态逻辑。白素贞与许仙超自然的冲动悖逆了“理”的逻辑,而且越生长,冲突越激烈。

  依照这两条逻辑,剧中的三次冲突实为必然:白素贞与许仙面对雄黄酒时,法海直接切入两人的意象界中,形成虚拟空间对立交锋的场面。法海意在让白素贞与许仙一刀两断,各归其所。虚拟空间中的法海让两人备受痛苦折磨。白素贞不忍许仙受此煎熬,宁愿饮下雄黄;而许仙断然阻止,他宁愿同受惩罚。这是“爱”与“理”的逻辑的第一次冲突。法海逼酒不成,率众神将包围保和堂,欲先收白素贞,再度许仙。白素贞不屈于法海重压,勇敢迎战,许仙则不逃避这场恶战,以有限的力量奋勇相救白素贞,这是“爱”与“理”的逻辑的第二次冲突。白素贞退至保和堂,法海昭告“天网恢恢”,白素贞将被永镇雷峰塔下。“理”的逻辑即将胜利。但白素贞道出了心中决意:饮下雄黄酒,显回原形,再修五百年,重返人间。许仙坦然直面、坚定等待、爱永不放。在“爱”与“理”的逻辑的第三次冲突中,“爱”的逻辑最终绝处逢生。

  两个逻辑构成三次冲突,贯通全剧的核心脉络。重构的《白蛇惊变》采取了推进性的现代叙事结构,使故事情节发展变速,直奔主题,直接展开矛盾冲突。

  二、重塑人物

  白素贞

  《白蛇惊变》中的白素贞是人、妖、仙三重性格的混合体,三重属性始终共存,它们的矛盾、冲突的动态发展构成了白素贞性格的完整性。作为“妖”的白素贞,她具有魔力。尤其体现在对雄黄酒的辨别上,当雄黄酒出现在她的眼前时,她即刻辨出,并向许仙一语道破此酒乃法海所为,意欲显其真身。这一新的处理,使白素贞与许仙的人物动作和行动走向发生改变。改变了传统戏中白素贞对雄黄酒的“未知”,以“已知”状态在情节发展中变被动为主动。在现代语境下理解白蛇故事,其意义在于表达对“人”的美的定义。《白蛇惊变》保留了“遇西湖”一折中的部分内容。在此基础上,增强了白素贞作为“人”的感受性。在“水斗”这一场,作为人的白素贞,她一直在做选择:向妖,为了与许仙在一起她可以不顾一切要去战胜法海;向仙,对许仙的爱唤起了对众生的爱,当她目睹水族的阵亡,幡然自醒:一己之爱引发的战争是自私的、不正义的。“仙”性终于觉醒,驱使她选择放弃对法海的抵抗,哪怕与许仙同死。

  许仙

  传统戏中许仙的形象懦弱、犹豫、自私、背叛,终究由懦弱变为耻辱。《白蛇惊变》重塑了许仙的人格,让他成为勇敢、坚定、忠诚和有担当的男人,这更符合现代审美。许仙在全剧的整体行动都是积极主动的。保和堂,他不是劝酒,而是阻酒;水斗,他没有逃离,而是冲进战场以凡人之力救护白素贞;白素贞自悔三罪,他愿同赎此罪;白素贞决意再修五百年,他愿等爱,等她重返人间。许仙实现了人的无奈的悲壮。

  法海

  传统戏中的法海被视为封建的代表和象征。《白蛇惊变》中法海的“道”在于以“理”为纲,将天地秩序的清明归整视为“理”的逻辑之根本,并以此为最高使命。所以,他将白素贞在人间的存在和与凡人的爱恋视为“在红尘作乱”、天理不容。与小沙弥的争锋给了法海“内心告白”的充分余地,阐明了他要维护天地秩序的坚定和勇气,但小沙弥“僧人慈悲为怀”的诚恳为法海之后的行为埋下了伏笔。所以,在“水斗”一场中小沙弥为白许二人求情时,法海内心有所触动,慈悲之心最终生发,给予白许俩人的“最后一个时辰”,实为他在秩序和慈悲之间做了选择。

  小沙弥

  小沙弥也是一个全新的人物。他有着通透的眼睛和清亮的心。与法海以“理”观人相反,他以“善”观照每一个生灵,所以,他会道出:“妖也有善良的化身。”对自己的师父法海,他也始终葆有期许。故而,当法海给许仙雄黄酒时,他必然有不同的态度。命他暗访保和堂,目睹白素贞与许仙因真爱遭受的煎熬,必然触动于心。与法海的争辩,必然坚守道义和真善的立场。在水斗中,他必然为弱者解围。小沙弥是一颗爱和善的种子,是秩序与慈悲之间一道温暖的光。

  三、挑战、实验、冒险

  用音乐剧的形式呈现中国传统题材,少有前鉴。我们建立了“古典新美学”的理念,其意其境发思古之幽情,又有悄然的现代感。以此为链接,达到美学观的统摄,同时平衡不同文化背景中的观众审美。音乐以现代交响来结构,契合新叙事的乐感逻辑。此外,运用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中国古乐器的关键点缀,巧妙地传递出东方神话的韵味和时空超越感。歌唱则采取美声和通俗相结合的方法。舞台美术以中国传统写意美学的原则,简练、留白、意象,以镜面的画面营造和映现江南水的意境,又蕴育着现代性的抽象,将空灵的舞台留予演员的表演。灯光以侧流为主,勾勒人物的线条和轮廓,增强造型的立体感。演员的表演和调度,融于光束的流变中。舞台始终保持清新、通透、明净。舞蹈融实验性的肢体运动及现代芭蕾、戏曲、武术为一体,创造独特的舞蹈语汇。

  将十几项非遗元素融入音乐剧这一灵感,看似自然,实须精心巧妙地设置。剧情中,白蛇故事本身、端午节、龙舟赛等,需自然;形式上,东阳竹编结构的断桥、灯柱、酒坛以及顾绣、蜀绣、乱针绣、缂丝、苗银等,需巧思;表演上,武术、鼓乐等,需设计。源自不同时代和地域的非遗元素,在神话超逻辑的语境中能够释放出惊艳的效果,立体呈现出民族文化的活泼生命力。

  挑战之艰,实验之难,尤为体现在对融合和综合的思考之中。对东西方文化艺术元素的采撷、加工、嫁接,要经过缜密的逻辑梳理,使其顺理成章地产生出理想效果,实现一种创造。

  冒险,是面对未知的勇气。未知就在于探索极具民族性的白蛇神话内核中可以与世界文化产生共振的触发点。《白蛇惊变》从神话的流变之中掘取超越时空的秘密,将神话的悲剧美感、舞台视觉的写意美感、音乐的抽象美感、舞蹈的现代美感高度综合。让宇宙、自然、生命、爱、自由与正义的主题通过丰富和多层次的美感体验全面敞开,面向未来和不同的文化群体。

  中国传统文化历久弥新,“惊变”自由惊变来。

[责编:刘朝]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祈祷落幕时》:“血腥”祈祷映射出的复杂人性

  • 《老师•好》:让青春的理想照进成年的现实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演员力量储备不足、剧目运营管理水平不高,无疑暴露了我国当下音乐剧行业发展的真实水平,也给正在享受音乐剧“发展红利”的从业人员都提了个醒。只看到“流量”的拔苗助长,为博取短期利益不顾职业道德,损害的是默默耕耘多年等来的大好春光。
2019-04-23 10:01
孟浩然是盛唐诗坛上一位很特殊的诗人。杜甫对孟浩然也是称颂有加,认为他的“清诗”句句值得传诵,数量不多却在质量上远超鲍照和谢灵运。在这部影响最大的唐诗选本中,孟浩然的《春晓》可谓流传广泛、文字浅显、意蕴深刻、兴象高妙。
2019-04-23 09:42
偶像是粉丝欲望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饭圈”粉丝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偶像的言论,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这正是如今“饭圈文化”的缩影。
2019-04-23 10:11
搬演经典文学始终考验着艺术家们观察时代的眼光和创作水准的高下。优秀的名著改编应既不失原著文学核心,又能将文字底下的美感合理且适度地通过舞美与形式呈现,在戏剧观众和文学之间架起了一座友好的桥梁。
2019-04-23 10:03
影评人梁鹏飞认为,在影视行业内部,演员是比较接近导演的工种之一。演员在和不同导演的合作中,能够学到很多不同的经验;即使是参与烂片,也能从反面看到很多教训,如果自己当导演,就会想办法避免;而且,在调教演员上,演员具有天然优势。
2019-04-22 09:56
融媒体传播方式扩宽了古诗词传播途径,增加了大众接触古诗词的机会。自2016年以来,《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在社会各界反响热烈。诗词走出了书本典籍的禁锢,走出了书斋,借助电视、网络、新媒体等现代传播手段,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
2019-04-22 09:34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