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匠心守得绒花开

匠心守得绒花开

2018-09-15 09:35来源:人民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图①、图②、图④:赵树宪工作室绒花作品瓶花《荷包牡丹》、胸饰《紫百合》和摆件《松鹤延年》。

  资料图片图③:赵树宪制作绒花。

  作者:姚雪青

  “每一行想要做到优秀都是不易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份职业,一辈子都要踏实干好。”

  ——赵树宪

  在南京老城南,有一条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巷子。这里坐落着清代最大的平民住宅甘熙宅第,也是现南京市民俗博物馆所在地。64岁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赵树宪就在这里制作南京绒花。

  历 史

  宫里传出吉祥花

  绒花,这项独具南京特色的手工艺,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武则天时期。当年的三山街至长乐路一带,曾是热闹非凡的“花市大街”。绒花品种众多,有鬓头花、胸花、戏曲花等,其中鬓头花最受喜爱。

  “古时宫里的女子头上要戴花的,但是鲜花少,不能四季都戴,慢慢就开始制作人造花。”赵树宪介绍,绒花起初仅供宫中使用,《红楼梦》里提及的“宫里作的新鲜样法堆纱花儿”,说的就是南京绒花。之后才流传到民间,人们以绒花寓意“荣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南京的绒花制作以家庭作坊为主,有柯恒泰、张义泰、德胜祥等40多家,赵树宪是张义泰的第三代弟子。然而,工艺美术的黄金年代悄然过去,随着审美、民俗及技术变迁,纯手工制作的绒花渐渐被工业流水线产的头花、胸花所取代。

  2006年,南京绒花作为省级非遗项目,重新回到了公众视野。近年,赵树宪和徒弟的作品还出现在《延禧攻略》等电视剧中,绒花人气又高涨起来,前来参观和订购的游客络绎不绝,客户主要是喜爱传统文化的年轻人。“现在预订要半年后才能拿到啦。”赵树宪说。

  制 作

  巧手蚕丝“传”成花

  绒花坊10平方米上下,3张操作台就占了大半。桌上和桌边散落着各种线圈和材料,橱窗里展示着凤冠、装饰画等作品,一张张证书惹人注目。绒花的主要材料是蚕丝,经过“勾条”“打尖”“传花”等多个步骤,最后攒成花式,一朵绒花才算完成。

  “将蚕丝煮成熟绒,再染上不同颜色,才是花瓣、花蕊和叶子的材料。”赵树宪挑选着深浅不一的绿色材料,开始制作一片叶子。将选料梳理通顺后,他小心翼翼地将其裁剪成1厘米宽的小段,再用烧至退火软化的黄铜丝捻成螺旋状,成为“绒条”。这叫做“勾条”,是极为关键的步骤。

  下一步是“打尖”。赵树宪右手拿着剪刀,左手旋转着绒条,不一会儿就修剪出两面凸、中间凹的造型。再将它们一一熨烫平整,颜色深浅有致的叶子就完成了。根据需要,绒条还可以被加工成钝角、锐角、圆角等不同形状。修剪好的绒条在他一双巧手下灵活组合,一朵美丽的茶花便活灵活现了。

  绒花样式各异,制作过程短则一两日,长则需要一两周。眼下最炙手可热的,自然是电视剧《延禧攻略》中各位妃嫔的同款配饰。“剧组定制了19款绒花发饰,我和两个徒弟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好。”赵树宪介绍,这套绒花饰品都是参照剧组提供的、故宫馆藏文物的图片制作而成,其中富察皇后佩戴的“摇钱树造型绒花”是做工最复杂、最受欢迎的一款。

  传 承

  “当下是非遗最好的发展时期”

  从1973年进入南京绒花厂做学徒,今年已是赵树宪制作绒花的第四十六年。他十分坦然:“每一行想要做到优秀都是不易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份职业,一辈子都要踏实干好。”

  赵树宪收徒弟,只有两个条件,一是真心喜爱,二是全职投入。做绒花需要有巧思、美感和手工,不仅机器无法取代,手艺人也要潜心学习三四年,才能做成一件像样的作品。曾有不少人想要业余学习,但一听说周期长、过程苦,便打了退堂鼓。

  令赵树宪欣慰的是,近年来陆续招收到5个年轻学生,为工作室注入了活力。“因为喜欢,我大学毕业后就来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已经三年了。”90后的李璐说。80后程颖还开了介绍绒花的微博和微信,让老技艺的传播有了新渠道。

  对于技艺的传承,赵树宪一直坚持原则:必须使用传统材料,必须运用传统工艺。在此基础上,表现形式、体裁角度等方面则力求创新,进行生产性传承。

  赵树宪介绍,在过去,绒花主要做头饰,色彩以大红色为主;这些年,绒花不仅有了更雅致和丰富的色彩,更重要的是,它逐渐跳出了原本的行当,成为表现内容更丰富的艺术形式。他的工作室里,既有传统中不乏时尚的胸花,也有灵动乖萌的各式动物造型,还有如同油画般细腻的绒花装饰画。在跨界服装领域,2012 年“绒花若雪”礼服一亮相就惊艳了法国戛纳。这是赵树宪用一个月时间,将1000根绒条拼接而成的。

  “当下是非遗最好的发展时期,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喜欢它、愿意学。”赵树宪说。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