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背叛》:于平静叙述中寻找背叛之源

《背叛》:于平静叙述中寻找背叛之源

2018-09-16 12:13来源:齐鲁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黄体军

  英国“荒诞派”戏剧大师、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罗德·品特代表作《背叛》近日在济南首演,让现场观众真切感受了一次“品特式”的日常生活平静状态下的“威胁”,也给我们的戏剧观念带来了一次新的启示。

  拒绝道德评判

  《背叛》一剧可能会让喜欢作道德判断的观众失望。在此有必要了解一下品特及其戏剧观。品特是“荒诞派”戏剧的代表性剧作家之一,2005年因“在作品中提示出隐藏在日常闲谈之下的危机,并强行打开了受压抑的封闭房间”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戏剧被人们习惯于称作“威胁戏剧”。

  妖魔鬼怪、天外来客、异形入侵及天灾人祸等都是人类面临的恐惧和威胁,但在品特看来,隐藏在日常生活中的威胁更具实质性。《背叛》面世于1978年,是品特创作晚期的一部代表作,用倒叙手法讲述了一个持续十年之久的背叛的故事。

  剧中三个主要人物杰瑞、罗伯特和爱玛,其中文学经纪人杰瑞和出版商罗伯特是多年好友,罗伯特和爱玛是一对夫妻,杰瑞和爱玛是情人关系。剧中提到但未出现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是作家凯西。全剧从1977年杰瑞和爱玛在某酒吧的一次相聚开始,慢慢回溯到1968年两人发生初次恋情的场景。在这十年间发生了各种背叛:罗伯特和爱玛这对夫妻相互婚姻的背叛,杰瑞对罗伯特的友情背叛,爱玛移情于作家凯西,对情人杰瑞的爱情背叛。

  全剧重在冷静而客观地展示背叛的全过程,不作任何道德评判。剧中人物谁是谁非、谁高谁低、谁输谁赢没有定论。正如诺贝尔奖颁奖词所说,“品特的作品中既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这正符合品特强调的戏剧观,即“戏剧不要说教,而要保持客观性”。

  而保持客观性对演员的舞台控制力提出了很大挑战。导演张慧表示,因为翻译版本语言很生活化,排演时几乎不需要“二度创作”,要做好的就是“把人物心中巨大的隐瞒和波澜通过日常对话表现出来,再把它们埋回人物心中。”

  拒绝提供答案

  《背叛》会让喜欢大团圆结局、喜欢在最后一幕所有冲突和矛盾迎刃而解的观众失望。我们看到的是,剧中人物十年间或背叛别人或被别人背叛,并各自得悉了事情的真相,受到影响的只是两个朋友好久不在一起打壁球了,情人见面的间隔越来越长,夫妻两个经过长谈以后可能会分手,但没有出现激烈的报复、打斗、仇深似海、永不见面。即生活表面的平静并未被打破,他们照样见面,一起吃饭,谈论友情和爱情,尤其是杰瑞和罗伯特两个人,照样互相认为彼此是“最老最好的朋友”。

  品特揭示的正是我们自以为牢不可破的心理地基出现的裂痕和崩塌,最可怕的是它就近在咫尺,在我们身边温柔的生活面纱之下,这种威胁更具杀伤力。

  品特曾表示,“我创作从不从某种体系或理论出发。”巧合的是《背叛》正是品特和妻子费雯决裂、和女作家安东妮亚同居之后写的第一部戏剧。尽管品特否认此剧与他的爱情生活相干,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品特在生活中肯定从某个角度品尝过“背叛”的滋味,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种“威胁”决非空穴来风,而是有深厚的生活土壤,且常常没有答案。在生活中无解的东西为何强制在艺术上有解呢?正如品特所言“作品所赋予的生命已足够了,倘若试图挖掘更多的内容,事实上纯属浪费。这会堵塞车轮的。”

  对于这部没有答案的剧,导演张慧“很享受”地表示,“恰似与品特谈了恋爱、捉了迷藏——猜他的心思暗指,猜他喜欢藏在哪里,然后用心做好最有趣的情人、玩伴。”(黄体军)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李 静:唐风古韵说谷雨

  • 我们为何关注一个刊物的文学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