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单先生们不在了,评书就要完?

单先生们不在了,评书就要完?

2018-09-18 09:15来源:北京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辛酉生

  单田芳先生去世,他再也不能念过“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为听众朋友们开一部新书了。作为单先生的听众,我遗憾有二,没有机会看一次单先生现场表演,没有机会听单先生唱几句西河大鼓。单田芳是西河大鼓本门,在某次电视访谈节目中,他说,“有机会我给你们唱几句,可好听了。”

  摄影/王晓溪

  摄影/崔峻

  单田芳的观众不仅是曲艺爱好者,他的观众是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中国人。他的影响也早已超越了一个曲艺名家对社会影响的维度。对他沙哑声音的模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现在仍在综艺节目中时常见到,仍能引起观众共鸣,说他是有评书以来社会影响最大的一位演员也不为过。这几天评论中都在说,有井水处即有单田芳的评书,至今犹是。单先生的评书不知道支撑了多少地县广播电台,养活了多少卖药的电台节目。

  回顾单田芳的艺术生涯,他既不是新中国成立后成名最早的评书演员,也不是最早登上电台、电视台的评书演员。上世纪50年代后期,单田芳开始在鞍山茶社说书时,同在辽宁的袁阔成凭借说新书轰动一时,《烈火金刚》《林海雪原》《红岩》《野火春风斗古城》让他有了全国影响,是“说新书的带头人”。“文革”之后,单田芳恢复工作再次走进茶社时,同为鞍山曲艺团演员的刘兰芳已凭借广播评书《岳飞传》,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当单田芳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布时,同为辽宁评书演员的田连元,已经通过电视评书《杨家将》,让荧屏前千家万户熟悉了他的形象。似乎单田芳从没占过先机,每每总是晚同行一步,而他却是在评书这条路上走得最成功的一位。

  单田芳艺术上有什么特点?单田芳的评书进入情节快,抓人,使听众或观众快速被他的故事吸引;单田芳的评书通俗、世俗,情感是市民的,道德是老百姓的。他的人物塑造易于被接受;他的表演火爆热烈,矛盾冲突直接,听着过瘾。

  单田芳能书甚多,袍带、短打、新书兼善,《隋唐演义》《白眉大侠》《乱世枭雄》《百年风云》等等在听众中广获好评。他一生录制广播电视评书110部、12000余集,如此高产,在评书历史上恐怕绝无仅有。单先生不保守,热爱新事物。结合历史史实,创作红色评书;与企业合作,播讲企业历史评书。接触电视剧,“刀是什么样的刀?金丝大环刀。剑是什么样的剑?闭月羞光剑”,一部《白眉大侠》风行一时。将评书改为动漫、评书结合多媒体,都是单先生的创造。

  但单先生的评书在有的听众眼中也并非尽善尽美。人物雷同、表演不细腻也常被诟病。我最早接触评书时,最喜欢单先生作品,听了过瘾,但年龄日长,他的作品,逐渐对我少了吸引力。

  诚如有的观众所言,单先生的评书,短打、袍带各听一部就行,因为每一部短打书故事都差不多,每一部袍带书故事也都一个样。这有单先生的问题,也有评书本身的问题。评书发展形成袍带、短打两大类,袍带就是闯关夺寨、皇亲作祟、打擂夺印、破阵招亲;短打就是清官受难、盗宝栽赃、淫贼杀人、破山平岛。但在处理人情、细节上演员各出机杼。在每部书细节处理上,单先生偏于雷同。

  表演不细腻,单先生的书多少有“跑梁子”(注:评书术语,只叙述主要情节,缺少人物塑造、结构剪裁)的嫌疑。当然我想这在单先生,可能也是刻意而为,适应广播电视特点,突出主线情节,势必不能如在茶社说书,交代过于细致,甚至一场书多一半是书外书、闲白儿。也有单先生录书过多,不能在一部书上过多打磨的原因。数量上的优势,既成就了单田芳,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单田芳。

  如果说单先生的艺术瑕瑜互见,回到前面的问题,他何以在一众评书演员中取得最大成功?我想可以通过他的一部评书一窥端倪。单田芳晚年出版有自传《言归正传》,并且把这部自传变成一部评书。将自己的自传改为评书,在评书界又是一个绝无仅有。我认为这部书是他晚年最成功的作品。这部书是一个艺术工作者的自传,是一个人在时代巨澜中试图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的展现,也证明只有当时代的洪流和个人努力在同一方向时,人才有成功的可能。同时这部自传是几十年历史的一次微观展示,是一部珍贵的个人史。

  按自传所说,单先生出生在曲艺世家,从小浸润在评书鼓曲中。他本来并不想从事这个行业,励志求学改变门庭。但在青少年时期,因为身体抱恙和家庭变故最终走上曲艺道路。他的曲艺道路是成功的,也是名利双收的,瑞士手表、自行车,这种当年的绝对奢侈品,在单先生都不是仅有一块,只有一辆。为取得更多经济收益,是单干还是服从曲艺团安排,单先生和曲艺团产生矛盾,也为后来的人生低谷埋下伏笔。“文革”中,下放农村劳动几年后的单田芳,为了活下去选择逃走,成为城市中的黑户,以制作水泡花街头贩售为生。“文革”后恢复工作,本来没有电台录书的机会,他经过反复争取,终于走出迈向全面成功的第一步。在全国产生影响后,他带团全国巡演,同时整理评书文本出版发行。作为曲艺团领导,顺风顺水,却毅然提前退休,投入市场怀抱。自己录书出书,成立公司拍电视剧。拉赞助、找投资,评书销不出去,参加活动各处推销。

  不论是评书“四大家”也好,还是“五大家”也好,每位艺术家都出版有传记,其中新时代部分,前传都是奋斗而后成功,成功之后多是走上领导岗位,国内海外慰问演出。而只有单先生的自传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内容,不论走穴、出书、下海、开公司,都是如何贴近市场贴近受众。我想这大约从他早年间为活着而挣扎努力时,就有了认识。他作为曲艺世家子弟,使他在幼时就对市场、观众有天然的敏感。为什么单田芳会是最成功的评书演员?艺术之外,他对市场的主动靠拢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每每一位老先生离去,媒体都要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假使真有一个什么时代,这些老先生大多只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并不是主要参与者,更不是缔造者。单先生不同,如果说有评书好时光的话,他一定是这个时光与时代最重要的缔造者之一。

  是不是单先生离去,评书就消亡了?不会。人总有听故事的需求。评书的存在,基于两个因素,评书演员和“闲人”。评书的连贯性和表演周期相对长,需要有足够长的关注和持续稳定的时间观看表演。晚清民国,城市有资产的闲人可以每天去书馆,上世纪50年代,鞍钢工人下班,不去茶社听单田芳,也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文娱生活。随着人们可选择的休闲方式增多,评书就走进广播电视,成为众多选项之一。

  有人担忧眼下的评书丧失了土壤,论据无外是评书盛况不再,人们没有固定时间听评书。首先,评书为什么要有“盛况”?在一个文化选择多元丰富的时代,为什么要求人人都选择听评书呢?嘻哈这几年火吧?比评书火吧?嘻哈的盛世来了吗?全国听嘻哈的比听评书的人多吗?如果到现在,还会出现全民皆听皆看某一品类的艺术,这才不正常。说没有固定时间听评书,评书就完了,随着音频App的发展,更成了伪命题。事实上,许多评书演员都主动和平台合作,他们的作品都已经能在音频App中下载收听。在网络发达起来的这些年,人们能听到看到更多稀见作品,给了新人更多平台,观众的比较鉴别、欣赏水平都在提高。

  如果说某一天评书完了,那不是观众和社会的原因,只能怪演员们没有超越前人的艺术水准,没有主动贴近观众市场的意识。在这点上,单田芳先生值得所有后辈演员认真学习。做好自己,在文化市场中占好一席地,吃好一碗饭。

  人世沧桑,还需山后练鞭。(辛酉生)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抄一部经典,献给母亲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这或许在提醒我们,去关注这样一个事实: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钢筋水泥筑成的丛林中的都市人,正在失去着对环境与自然的感知能力和连接。《奇遇人生》其实是带着观众去领略自然里的广阔天地,在此中发现我们和世界有着千万种可能性,将撒落的生活的屑拾起。
2018-10-16 09:51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