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单先生们不在了,评书就要完?

单先生们不在了,评书就要完?

2018-09-18 09:15来源:北京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辛酉生

  单田芳先生去世,他再也不能念过“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为听众朋友们开一部新书了。作为单先生的听众,我遗憾有二,没有机会看一次单先生现场表演,没有机会听单先生唱几句西河大鼓。单田芳是西河大鼓本门,在某次电视访谈节目中,他说,“有机会我给你们唱几句,可好听了。”

  摄影/王晓溪

  摄影/崔峻

  单田芳的观众不仅是曲艺爱好者,他的观众是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中国人。他的影响也早已超越了一个曲艺名家对社会影响的维度。对他沙哑声音的模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现在仍在综艺节目中时常见到,仍能引起观众共鸣,说他是有评书以来社会影响最大的一位演员也不为过。这几天评论中都在说,有井水处即有单田芳的评书,至今犹是。单先生的评书不知道支撑了多少地县广播电台,养活了多少卖药的电台节目。

  回顾单田芳的艺术生涯,他既不是新中国成立后成名最早的评书演员,也不是最早登上电台、电视台的评书演员。上世纪50年代后期,单田芳开始在鞍山茶社说书时,同在辽宁的袁阔成凭借说新书轰动一时,《烈火金刚》《林海雪原》《红岩》《野火春风斗古城》让他有了全国影响,是“说新书的带头人”。“文革”之后,单田芳恢复工作再次走进茶社时,同为鞍山曲艺团演员的刘兰芳已凭借广播评书《岳飞传》,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当单田芳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布时,同为辽宁评书演员的田连元,已经通过电视评书《杨家将》,让荧屏前千家万户熟悉了他的形象。似乎单田芳从没占过先机,每每总是晚同行一步,而他却是在评书这条路上走得最成功的一位。

  单田芳艺术上有什么特点?单田芳的评书进入情节快,抓人,使听众或观众快速被他的故事吸引;单田芳的评书通俗、世俗,情感是市民的,道德是老百姓的。他的人物塑造易于被接受;他的表演火爆热烈,矛盾冲突直接,听着过瘾。

  单田芳能书甚多,袍带、短打、新书兼善,《隋唐演义》《白眉大侠》《乱世枭雄》《百年风云》等等在听众中广获好评。他一生录制广播电视评书110部、12000余集,如此高产,在评书历史上恐怕绝无仅有。单先生不保守,热爱新事物。结合历史史实,创作红色评书;与企业合作,播讲企业历史评书。接触电视剧,“刀是什么样的刀?金丝大环刀。剑是什么样的剑?闭月羞光剑”,一部《白眉大侠》风行一时。将评书改为动漫、评书结合多媒体,都是单先生的创造。

  但单先生的评书在有的听众眼中也并非尽善尽美。人物雷同、表演不细腻也常被诟病。我最早接触评书时,最喜欢单先生作品,听了过瘾,但年龄日长,他的作品,逐渐对我少了吸引力。

  诚如有的观众所言,单先生的评书,短打、袍带各听一部就行,因为每一部短打书故事都差不多,每一部袍带书故事也都一个样。这有单先生的问题,也有评书本身的问题。评书发展形成袍带、短打两大类,袍带就是闯关夺寨、皇亲作祟、打擂夺印、破阵招亲;短打就是清官受难、盗宝栽赃、淫贼杀人、破山平岛。但在处理人情、细节上演员各出机杼。在每部书细节处理上,单先生偏于雷同。

  表演不细腻,单先生的书多少有“跑梁子”(注:评书术语,只叙述主要情节,缺少人物塑造、结构剪裁)的嫌疑。当然我想这在单先生,可能也是刻意而为,适应广播电视特点,突出主线情节,势必不能如在茶社说书,交代过于细致,甚至一场书多一半是书外书、闲白儿。也有单先生录书过多,不能在一部书上过多打磨的原因。数量上的优势,既成就了单田芳,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单田芳。

  如果说单先生的艺术瑕瑜互见,回到前面的问题,他何以在一众评书演员中取得最大成功?我想可以通过他的一部评书一窥端倪。单田芳晚年出版有自传《言归正传》,并且把这部自传变成一部评书。将自己的自传改为评书,在评书界又是一个绝无仅有。我认为这部书是他晚年最成功的作品。这部书是一个艺术工作者的自传,是一个人在时代巨澜中试图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的展现,也证明只有当时代的洪流和个人努力在同一方向时,人才有成功的可能。同时这部自传是几十年历史的一次微观展示,是一部珍贵的个人史。

  按自传所说,单先生出生在曲艺世家,从小浸润在评书鼓曲中。他本来并不想从事这个行业,励志求学改变门庭。但在青少年时期,因为身体抱恙和家庭变故最终走上曲艺道路。他的曲艺道路是成功的,也是名利双收的,瑞士手表、自行车,这种当年的绝对奢侈品,在单先生都不是仅有一块,只有一辆。为取得更多经济收益,是单干还是服从曲艺团安排,单先生和曲艺团产生矛盾,也为后来的人生低谷埋下伏笔。“文革”中,下放农村劳动几年后的单田芳,为了活下去选择逃走,成为城市中的黑户,以制作水泡花街头贩售为生。“文革”后恢复工作,本来没有电台录书的机会,他经过反复争取,终于走出迈向全面成功的第一步。在全国产生影响后,他带团全国巡演,同时整理评书文本出版发行。作为曲艺团领导,顺风顺水,却毅然提前退休,投入市场怀抱。自己录书出书,成立公司拍电视剧。拉赞助、找投资,评书销不出去,参加活动各处推销。

  不论是评书“四大家”也好,还是“五大家”也好,每位艺术家都出版有传记,其中新时代部分,前传都是奋斗而后成功,成功之后多是走上领导岗位,国内海外慰问演出。而只有单先生的自传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内容,不论走穴、出书、下海、开公司,都是如何贴近市场贴近受众。我想这大约从他早年间为活着而挣扎努力时,就有了认识。他作为曲艺世家子弟,使他在幼时就对市场、观众有天然的敏感。为什么单田芳会是最成功的评书演员?艺术之外,他对市场的主动靠拢应该也是原因之一。

  每每一位老先生离去,媒体都要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假使真有一个什么时代,这些老先生大多只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并不是主要参与者,更不是缔造者。单先生不同,如果说有评书好时光的话,他一定是这个时光与时代最重要的缔造者之一。

  是不是单先生离去,评书就消亡了?不会。人总有听故事的需求。评书的存在,基于两个因素,评书演员和“闲人”。评书的连贯性和表演周期相对长,需要有足够长的关注和持续稳定的时间观看表演。晚清民国,城市有资产的闲人可以每天去书馆,上世纪50年代,鞍钢工人下班,不去茶社听单田芳,也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文娱生活。随着人们可选择的休闲方式增多,评书就走进广播电视,成为众多选项之一。

  有人担忧眼下的评书丧失了土壤,论据无外是评书盛况不再,人们没有固定时间听评书。首先,评书为什么要有“盛况”?在一个文化选择多元丰富的时代,为什么要求人人都选择听评书呢?嘻哈这几年火吧?比评书火吧?嘻哈的盛世来了吗?全国听嘻哈的比听评书的人多吗?如果到现在,还会出现全民皆听皆看某一品类的艺术,这才不正常。说没有固定时间听评书,评书就完了,随着音频App的发展,更成了伪命题。事实上,许多评书演员都主动和平台合作,他们的作品都已经能在音频App中下载收听。在网络发达起来的这些年,人们能听到看到更多稀见作品,给了新人更多平台,观众的比较鉴别、欣赏水平都在提高。

  如果说某一天评书完了,那不是观众和社会的原因,只能怪演员们没有超越前人的艺术水准,没有主动贴近观众市场的意识。在这点上,单田芳先生值得所有后辈演员认真学习。做好自己,在文化市场中占好一席地,吃好一碗饭。

  人世沧桑,还需山后练鞭。(辛酉生)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 谢士杰:用真诚面对舞蹈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经过日剧持续不断地描摹和挖掘,如今再想及“家庭主妇”,她们不会是家居广告般的纸板人,个个展露完美的笑容,做着美味的便当,和孩子们在暖阳下嬉戏的模样,在“××妈妈”或“××太太”的背后,她们是活生生的、拥有人性幽暗与复杂的女人。
2018-12-06 11:31
《云雾笼罩的山峰》同样将镜头对准了生活中最普通的群体,他们各有各的困境,并因各种困境交织在一起。相比《无名之辈》的人物关联,《云雾笼罩的山峰》的交织更具交互性,更像是某种蝴蝶效应,一个人煽动恶念的翅膀,引发另一些人的一系列灾难。
2018-12-06 11:16
动漫作品要实现跨文化传播,获得更大的品牌价值,“好看”还不够,更需高浓度的精神文化含量。《灌篮高手》在全球范围内火了20多年,叩响了全球漫迷心门的,正是剧中人物为实现目标,不认输的热血拼搏精神。
2018-12-07 10:45
粉丝把偶像高高举起,更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而将自身价值建立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身上,空虚感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填补这种空虚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失去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成为群体的附庸,把群体的喧嚣当成个人肌肉力量的展现。
2018-12-06 10:13
《大路朝天》是一首散文诗,表达了我们对大时代巨变的感动和骄傲,更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影片中有朴素的、极具年代质感的生活叙事,记录了几十年来路桥三代人鲜为人知的生活,为观众带来崭新的观影体验。
2018-12-06 10:05
《无名之辈》的黑色幽默,不是炫技,更不是刻意。它更像是一种自信的平衡。就像给浓烈的黑咖啡加入牛奶和砂糖,它们会中和咖啡的苦涩,却不会冲淡咖啡因给神经带来的刺激。所谓“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惟其如此,情意才更显真切。
2018-12-05 17:56
歌剧《唐璜》讲述了唐璜在生命最后一天毫无节制地“猎艳”,终因被拖入地狱的故事。剧中令人又爱又恨的唐璜,油腔滑调的莱波雷洛以及抱持不同爱情观念的安娜、艾尔薇拉、泽莉娜等人物始终在歌剧舞台上光彩不减。
2018-12-05 16:33
从《无间道》《窃听风云》到《无双》,麦兆辉、庄文强与金牌监制黄斌这个“铁三角”的组合已创下许多奇迹,如今在《廉政风云》中三人再度合体。尽管近年来,“反腐”主题的电影相对较多,但庄文强表示,这一部不太一样,因为“我们‘腐’得比较深入”。
2018-12-05 16:30
话剧《婿事待发》在进行诸多社会问题的展示和探讨时,基本实现了自我批评的功能。而这些问题巧妙地点到即止,借用一种大团圆结局给了所有难题一个最好的答案,回避了对于疑问进一步深究和挖掘的必要性。
2018-12-05 12:43
我们可以寻求各种表达,甚至包括对“死词”的重用。但在“古风”文化的世界里,既没有对古代的戏剧重演,也没有对现代的深切表达。仿古式的写作,若构成了成规模化的风格形态,就不得不促人反思了。对于创作而言,模仿是一种可能,但不是激励的方向。
2018-12-05 11:13
加载更多